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1141回 毛骨悚然的聊天
    赵慎三愕然的看了看陈伟成,当看到他不易察觉的轻轻点点头时,游魂样站起来跟着进了那间房。他刚进门,房门居然自动关上了。其实,是那个年轻干部从门外拉上的,但赵慎三心神不定没察觉。虽然仅仅是轻轻的“咔哒”声,却把赵慎三吓得个激灵。

    “别怕小赵,过来坐。”连月冷已经在这间屋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看到赵慎三的反应,指着对面的个皮凳子让赵慎三坐。

    赵慎三坐下了,也不敢说话,静静地看着连书记大气都不敢出。

    “呵呵呵,小赵,你好像很怕我?其实,我早就听说过你,我们单位有个领导同志在我来之前特地提到过你,所以我知道你是个能信得过的好孩子。别紧张,咱们随便聊聊。”连月冷突然笑着说话了,这就让她在外面时的煞气消除了不少,有了种长者的慈祥了。

    “谢谢连书记信任我,您请问吧。”赵慎三说道。

    “肖冠佳的妻子是姚氏集团的长女,跟姚老也有着很深的感情,肖冠佳本人也是个非常敏感的人物,故而,肖冠佳的死如果不尽快调查出个让人信服的结论,我们大家都难辞其咎,这点你想必清楚吧?”连月冷问道。

    “是的,这绝对是让人难以置信的突发事件,咱们应该谨慎下自杀的结论,进步调查取证。”赵慎三答道。

    “呵呵,你妻子郑焰红的社会关系挺复杂的嘛,我们单位的领导介绍你的时候说是侄女婿?看来,卢博文书记眼光不错,认的女儿好,女婿也不错!”连月冷又貌似闲聊了。

    “嗯,我知道您说的是谁,我贯尊称他大叔的。”赵慎三恭谨的回答。

    “小赵,听说,白满山同志到省上任后,跟文彬书记不大合得来?”连月冷突然问道。

    “啊?这是谁”赵慎三开始进来时的思路全部在肖冠佳之死和这个案子的联系上面,后来连月冷头上句脚上句的貌似闲聊,他的情绪就松懈下来了,谁知突然间她又冒出来这么句高压线般的问话,让他几乎冲口说出“这是谁在造谣?”这样句大不敬的话来,都到了嘴边了总算意识到了对面这人的身份,赶紧咽下去了。

    “你不要这么戒备嘛,我们为什么要进来单独谈呢?就是我想随意点聊聊,我也是想多了解点省的基本情况,还有拉近咱们俩之间的熟悉程度,给我们俩彼此都有个互相了解的过程,便于咱们后期共同工作嘛,你不用害怕。”连月冷说道。

    不戒备?随意点聊聊?开什么国际玩笑!您老人家是谁呀?中纪委副书记、兼着纪检监察室室的主任,国内纪检系统赫赫有名的冷青天,在您这把利剑之下折戟沉沙的贪官污吏车载斗量,以您老人家的威望能力,可以说省部级及以下干部您都能言定盛衰,我要是真信了您的话,跟您随意聊的话,没准等下聊天结束我就直接被武警带走喝稀饭去了!

    赵慎三边腹诽不已,边脑子里飞速的运转分析着连月冷的来意,越分析越觉得毛骨悚然了!

    刚刚在外面遇到李建设,急匆匆就进来,车上李建设除了责怪他不该失踪,没有提个字关于京城来人的事情,难道他就不知道提前提醒句吗?

    哎呀!赵慎三猛然想起自己坐上李建设的车,只顾打听发生了什么变故,恍惚间瞟了眼司机,根本不是李建设的司机小王,是个陌生的男人,此刻细细想好似穿着警服。看来,李建设说话是有忌讳的!

    赵慎三仔细的回忆跟李建设来的路上那短短的几分钟,他现在已经充分认识到了目前的处境之严峻危险,明白句话不慎很可能就会引发多米诺效应,所以顾不得在连书记面前呈现副白痴相,绞尽脑汁的回想着李建设试图带给他的某种提醒或者是警诫。

    你还别说,真想还真是被他想到了段看似平常却余味无穷的话:“你以为你走了之,这边就稳稳当当等着往下发展啊?我告诉你,案件出了大变数了,现在不单单是咱们谁都难以置身事外,就连省委都赵慎三,即便你躲到了河阳,河阳也不是个消息封闭的地方,你真的就没听到点风声?”

    天哪!原来李书记的确已经提醒他了,谁都不能置身事外,就连省委都都什么?都被牵连了吗?当时他随口说郑焰红忙她自己的工作可能没留意,此刻才觉得就算郑焰红再忙,事关中纪委来省城这么大的事情她个市委书记绝对不可能得不到消息的!而且以她的政治敏感性,听到这样的消息绝对不会随听随忘连赵慎三都不告诉的,她没说,就只能是她真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