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1140回 肖冠佳死了!
    李建设答道:“他是云都市纪委书记赵慎三。”

    可是那人却依旧说道:“那就请赵书记提供下证件。”

    幸亏赵慎三带着身份证,从钱包里抽出来递了过去,那人接过去仔细看过了,还拿出个像火车上乘务员验证身份证那样的仪器照了照,这才还回去侧过身子说道:“请进。”

    房间里居然并不是只有个空间,外间坐着几个陌生人,那个验看赵慎三身份证的人领着他们俩走到又扇门门口,直接推开门自己先进去了,不会儿出来说道:“二位请进吧。”

    弄得如此神秘,让赵慎三几乎腿都要软了,若非他强大的内心在支撑,换个人看到这阵势,说不定没上来就趴下了,此刻房门洞开,李建设收敛气息率先走了进去,低声说道:“各位首长,赵慎三来了。”

    赵慎三抬头看大吃惊,因为屋里有六个人,却仅仅两个是他认识的,个是省纪委书记陈伟成,另个是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方子明,其余四个个都不认识!

    上首坐着个六十来岁的女人,头利落的短发,根部已经花白了大半,虽然看起来年龄不但浑身透出种不怒自威的精气神来,看就是长期掌握绝对权威的领导。

    左右分别是两个接近五十岁的男人,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坐在最左侧,再下手就坐着陈伟成跟方子明。看起来,陈书记跟方厅长两人的职务居然是这些人中最低的。

    “你就是云都纪委书记赵慎三?我是中纪委的连月冷,这几位都是京城相关单位的同志们,我们来南州了解些情况,请你过来配合下,你请坐吧。”那女人的声音跟她的气质样,干脆、冷冽,却带着莫名的种威压感,此刻说道。

    “啊?您是连书记?久呃”赵慎三听到这女人就是威名赫赫、号称国内纪检系统第神剑的、中纪委监察部监察室书记连月冷,吓得脸都白了,刚想套近乎说句“久仰”,却硬生生又被憋回去了,赶紧狼狈不堪的坐在小沙发上,大气都不敢喘下。

    陈伟成跟方子明此刻也成了锯了嘴的葫芦,连书记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关于肖冠佳的自杀”连月冷想切入正题。

    “什么?肖冠佳死了?什么时候的事?这怎么可能?”赵慎三今晚踏进来,情绪就如同越拉越长、越拉越紧的橡皮筋般紧绷着,听到连书记又爆出这么石破天惊的句话,更是让他的橡皮筋触即断,失态的跳了起来叫道。

    “小赵,坐下好好听连书记讲话!”陈伟成看赵慎三出了洋相,赶紧低声呵斥道。

    赵慎三满脸的不可思议,虽然坐下了,嘴里还是喃喃的低声说了句:“肖冠佳绝不可能自杀的”

    连月冷的眼神里闪过丝亮光,扫了眼陈伟成轻轻摇摇头,暗示不让他讲话,她也不急于开口,等赵慎三的情绪平静了点之后,才淡淡的说道:“小赵书记是负责这个案件调查的同志,对这件事的第反应很具有借鉴性,那么你就谈谈你对这个突发事件的看法吧。”

    赵慎三猛地抬起头看着连月冷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越看越有种莫名的惶恐,那两簇亮光仿佛射线般正穿透他的血肉之躯,钻进他内心深处跟大小脑的沟壑里,察觉他想隐藏的切阴暗面。

    “连书记,这几天我因为身体原因,直在我妻子任职的河阳市疗养,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肖冠佳真死了吗?是怎么样的状况下死的?我需要知道情况,否则我谈看法的时候,岂不是无所凭据吗?”赵慎三控制住情绪问道。

    “你说的有道理,那么就把情况给他份。”连书记冲那个年轻点的陌生人奴嘴。

    立刻那个四十来岁的人递给赵慎三叠资料,他接过去看时,却看到是公安局的法医鉴定证明,跟事发现场的照片等东西,触目可及的第张照片,就是肖冠佳死亡时的照片,只见他躺在张有着雪白床单的床上,只胳膊无力的垂了下去,满地就是暗褐色的血迹,整张脸惨白狰狞,看上去惨不忍睹。

    赵慎三张张看着,死亡时间是前天夜里,恐惧跟震惊渐渐被种愤怒所替代,他通过前段时间对案件的调查,对肖冠佳这个可悲的男人产生了深深地同情心理,还在取证的时候暗地承诺过肖冠佳,定要还他清白,还他自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