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1042回受了什么刺激?
    但随着郑焰红能力的逐渐展露,原本为人正直,跟佟国杰仅仅是政见不一的吴红旗第一个动摇了,紧接着姚廷贵也不肯出面了,而怨怼最深的田振申又被郑焰红用离间计导致邹天赐的疏远,最终,郑焰红用要乔远征过来接替他给了他最终的打击。

    田振申不服啊,他觉得他窦娥还要冤!好端端板钉钉的副书记被这女人打消了也罢了,好不该现如今他接受了事实,已经愿意跟郑焰红保持一致了,她却又给他玩了这么一招背后出刀子,让他连防备的机会都不曾有险些死去。

    从邹天赐的8号楼出来,田振申在院子里简直是欲哭无泪,他感受着暮夏熏人欲醉的微风,却恨不得仰天大呼,让老天为他降下一场六月雪!

    在花坛坐了好久,他还是觉得这件事并非不能挽回,以他对郑焰红这位大老板的理解,郑书记行事十分光明正大,在用人更是不坏私心,量才使用不问立场,否则魏刚明明是政府那边的人,她不是也毫不怀疑的让魏刚负责工业园项目了吗?

    只要他能够坦诚的跟郑焰红表明立场,表示日后他情愿为她鞍马坠蹬,忠心耿耿,郑焰红一定会对他冰释前嫌,收回要人的计划的。

    谁知怀着一腔**辣的心思到了7号楼,田振申却吃了闭门羹,这让他的心彻底凉透了,觉得郑焰红已经不给他留任何的余地了。因此,在听到林媚为了让发走他而说的真话后,居然又萌生了一个新的计划……

    郑焰红当然是不知道发生在田秘书长心里的这一切的,她当晚心烦意乱的等到十点多钟,乔丽丽又打来电话,说赵慎三打了点滴已经睡着了,烧也退了让她放心,她才松了口气睡下了。

    躺在床,原本十分疲乏的郑焰红却无法入眠,她的耳边却不停地响起赵慎三的那几句呓语:“宝贝,宝贝……这世界的女人,只有你配得这两个字,只有你才是我赵慎三真正的宝贝……”

    一开始,这几句话带给郑焰红的是一种幸福,让她好气又好笑的甜蜜,可是,好似红烧肉吃多了会变味道一样,这几句话越是琢磨味道越怪。

    终于,郑焰红完全逆转了第一感觉,萌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赵慎三这么说是在强调什么!没有较没有结论,没有结论没有强调,那么反过来推论的话,赵慎三是受了哪个女人的刺激才得出这个结论的?

    他在拿她这个妻子跟谁,才觉得唯有她配得“宝贝”二字?赵慎三原本不是容易失态的人,怎么会喝得烂醉胡言乱语,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想到这里,郑焰红又一次拨通了乔丽丽的电话,急急的问道:“丽丽,赵慎三从江州返回云都后除了班去了哪里?见了谁?你好好想想仔细告诉我,别遗漏什么。”

    乔丽丽根本没想到隐瞒,真的仔细想想说道:“这两天赵书记都在班,昨晚下班后参加了省里一个检查组的晚宴,出来我跟司机接住他要送他回家……我想想啊,当时他没理我直接走到酒店外面打了个电话,我听到他叫了声‘菊花’,好像跟这个叫菊花的人约了见面来着……后来赵书记让把他送回家,我跟司机看着他楼回家了,后来他出去没出去我不知道了。

    至于今天,一班赵书记有点感冒,情绪很低落,一整天都不怎么说话,我跟他说话他也心不在焉的样子,买药给他也不吃。

    下班后他去朱局那里了,是当着我的面在办公室约的,这个我很确定,下班后他不让我们送,自己开车去了,估计是这朱局那里喝醉了。”

    乔丽丽虽然性格倔,但毕竟是个女孩子,观察能力相当的细致,加她从桐县跟着赵慎三,因为钦佩,对赵慎三的一言一行已经琢磨透彻,所以赵慎三昨晚受了宁菊花的刺激,今天到班自认为已经伪装的够好了,却瞒不过这个深为了解他的秘书乔丽丽。

    赵慎三更加没想到乔丽丽被他推荐给郑焰红之后,内心深处对郑焰红的亲近程度丝毫不亚于他,更因为他跟郑焰红的夫妻关系,导致乔丽丽在一定程度已经偏离了秘书的职责,不,也许是超越了秘书的权限,把自己当成他们夫妻俩家庭的一员了,无意识间,已经拥有了替他们捍卫这个家庭的义务,故而,对郑焰红的询问毫不迟疑的和盘托出,根本没有丝毫对不起主人的感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