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 1039回郎舅把酒话当年
    朱长山,那个赵慎三心目曾经能改变他的命运、无所不能的神,一度骨肉情深、亲如一家的人,如今,戏剧化的变成了一个看不穿的谜,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魔,一个他想起来急于远远避开的洪水猛兽。 可他,却没有其第二个选择,只有面对。

    朱长山的身影出现在赵慎三正面对的楼顶,他高高在的站着,并没有出声,冷冷的看着赵慎三站在那里变幻着诸般情绪。这栋楼并不高,仅三层,夕阳又正照在赵慎三脸,作为特种兵的朱长山视力非凡,居高临下可以看得非常清晰,连闪烁交替在赵慎三眼睛里的或感慨,或痛恨,或恐惧,或迷惘,或羞愤或无奈的诸般情绪都看的一清二楚。

    赵慎三站了良久,突然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迈开大步朝主房的屋里走去,朱长山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楼顶,当赵慎三走进屋里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这栋房子的拐角处,淡淡的叫了声:“小赵来了?”

    “啊,大哥,我以为你在屋里。”赵慎三转过身,已经一脸的惊惶不安,连脸都有些做错了事般的羞红,忐忑的赔笑说道。

    “这会子屋里也闷,开空调空气又不好,咱哥俩到房顶坐一坐吧,我让他们把酒菜端来。”朱长山平静的说道。

    两人联袂走顶楼,朱长山走到临近山下那一侧,站在那里看着矿山说道:“小三,你还记得你被马慧敏踢出办公室,躲在我这里酗酒的事情吗?当时我痛骂了了你一通,又告诉你郑焰红托我带给你一句话,让你耐得住寂寞。是这句话,给了你起死回生的本领,让你信心百倍的下山去了。”

    赵慎三当然记得这件事,但他拿不准朱长山此刻提起这件事想干什么?他此刻已经把对面这个人当成了一个庞大的对手,哪里敢有一丝疏忽,打点着十二分的精神时刻提防应对,想了想愧疚的说道:“大哥,我当然记得……我的一切都是从拥有了郑焰红才开始的……有了今天这般成,跟她是绝对分不开的。

    我知道大哥生我的气,只是,我跟宁菊花并非你想的那般……那女人故意在我面前做出一副天然呆的模样,蒙蔽我对她不设防备,我是故意做出被她骗了的样子,说要养起她的。其实,我让她搬家是怕失去对她的控制,说到底还是立功心切,急于破案罢了。

    至于我跟她鬼混……我承认我对不起郑焰红,但……宁菊花那种女人,我若是不做出了她当的样子,怎么从她嘴里套取情况?大哥,我明白我想得到情况有无数的法子,我采取这种是最无耻的一种,可是……我……唉,我无可辩解,你要是生气狠狠打我一顿吧!”

    朱长山一直没回头,赵慎三一个人说的情真意切的,连自己都感动了,他却毫无所动,好似灰扑扑的矿山充满了庞大的吸引力,让他看得如痴如醉一般。

    良久,朱长山终于回过头了,带着一抹非常明显的讥讽笑容说道:“小赵,有长进。不过,你今天打电话好像提到红红有麻烦?怎么回事?”

    赵慎三一愣,他万没想到在江州给朱长山打个电话,被他骂的狗血喷头,此刻面对面了,对方居然提都不提对不起他妹妹的事情了,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啊?

    “呃,事情是这样的……”赵慎三仅仅短暂的一愣神赶紧说道:“红红在河阳搞了个工业园工程,在招标的环节得罪了一个官二代商人,那人叫毛向东,开了一家沸腾地产,事前已经做通了市长邹天赐的工作要拿下工程,却被红红阻止了把工程给了另外一家公司,这个人能力很大,在层到处散布红红收受贿赂的谣言。我生怕三人成虎对红红造成不利,想跟大哥商量商量,看是不是动用一下非官方力量把这个隐患消除?”

    朱长山说道:“毛向东这人我听说过,你是想好了法子又拿不准,想让我帮你拿主意呢,还是想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我现在毕竟已经搞政法了,亲自出面貌似不妥,所以想拜托大哥帮帮红红。”赵慎三难为情的说道。

    “红红是我妹妹,你既然不想受影响,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管的,那你别管了。你今天来找我,这件事算个由头,应该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你在江州怀疑我跟雷震天暗通消息,现在面对面了,不想求证了么?”朱长山坐了下来,自斟自饮了一杯,戏谑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