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6章 983回真修行和伪沙门
    我们并不是专业人士,所求的结果自然是越简单越好,笔者本人的理解,西方信仰的方兴未艾跟土宗教的逐步式微有一个非常非常容易理解的理由---走遍全世界包括国,你们什么时候看到进教堂要买门票?可你们在国,可曾见过几家寺庙道观不收门票?

    别小看了这么一个小小的现象,老百姓的信仰是很朴素的,朴素到每年哪怕是平平安安,也希望找一个能够承载他们希望的神佛来诉诉心愿,为来年的收获做一次虔诚的期许。

    可是,在近年所谓的市场经济化发展,信仰这种行动也被昂贵的门票所限制了,越是名气大的寺庙道观门票越贵,不说别的了,举个大家熟悉的例子,算是赵慎三亲自建造的金佛寺,现在已经成为了大顺昌最大的宗教旅游收入来源,门票定价是人民币198元,这还是在主持僧人的强烈抗议下,从原先248的基础降下来的。

    其余的国内各大寺庙道观,粗略统计一下,低于一百元的都很少,最高的连山的来往车费,一个人需要近五百元,这一百元乃至五百元对于老百姓来讲,已经能够办很多实事了,可想而知,用这笔钱投资做为虚拟愿望的买路钱,还是不太划算的。

    故而,现如今国内香火鼎盛的地方必然是游客云集的地方,既然是游客而不是香客,烧香也成为了游戏性质的行为了,“虔诚”二字很含糊了。

    而基督教堂却在这种情况下,采用广开大门众生平等的信条,只要你想走进去,接受了人家的洗礼,什么时候想去祷告也罢,忏悔也罢,均不需花费你任何的费用,两相较,优劣可想而知。

    林语堂曾经说过:“国人得意时信儒教,失意时信道教、佛教,而在教义与已相背时,国人会说,‘人定胜天’。国人的信仰危机在于,经常改变信仰。”

    如果林老此理论成立,反正信仰可以随意改变,那么国人在国学衰微信仰儒教没了依托,信仰道教、佛教代价昂贵的时候,改信不需要投资的基督教,应该也是一种合理的发展趋势了。

    罗嗦这么多,是想说明一个事实---凤鸣寺也是收门票的,收的也不算低,恰好是一百块。

    赵慎三到的时候,寺里已经下班了。下班的意思是卖票的人走了,寺门紧闭,无法进去。

    他想了想在寺门前的广场停好车,转到寺庙的旁门想从僧人们进出的小门进去,谁知到了侧门口,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看背影正是了悟,那道镂空锻铁的侧门却锁着,一个小和尚隔着门正跟大师讲话,他没言声悄悄走过去了。

    “小师傅,你为什么不给老衲开门呢?如果你没有钥匙,麻烦你进去叫你们师傅过来吧。”了悟大师说道。

    “老和尚,你都在我们这里住了十几天了,一开始我师父说你是个有名气的人,估计住几天会有人来看你帮你布施的,可都这么久了,你在我们这里白吃白住的很舒服吧?但天下哪里有天天吃白食的道理?想进来也容易,你把伙食费交了好,不交的话我今天不给你开门,你该去哪里去哪里吧。”

    赵慎三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了悟大师却没有丝毫的烟火气,微笑着说道:“阿弥陀佛,天下僧人在寺庙挂单,哪里还需要交伙食费的?这是你自己的主意吧?你师父肯定不会这么教你,你还是给我开门吧。”

    小和尚骄横的说道:“是我师父让我锁门的,你别不识趣,赶紧走吧!”

    赵慎三几步走过来,热情无的叫道:“哎呀了悟大师,我可找到您了,次跟您说的要布施十万元答谢您的功德,跑到云都云山寺找您听说您云游来了省城,是不知道住在哪里,原来您在这家寺庙呀?”

    了悟看着赵慎三,满脸无可奈何的笑容没有说话。

    可是那到了悟大师叫了好久都没打开的铁艺大门却“哗啦”一声洞开了,一个穿着光鲜僧袍的年僧人出现在门口,没来得及跟赵慎三和了悟大师说话,先冲着小和尚呵斥道:“沙尘,我让你到门口看看了悟师父回来没有,你怎么把门锁着呀?没看到师父已经回来了吗?哎呀师兄,你怎么不进去呀?这位贵客是您的旧识么?一起请进去奉茶吧。”

    了悟大师虽然年纪不小了,其实在僧人间辈分并不高,因为他早年间曾经因痴迷玄学遁出寺庙晃荡了好久,等他悟透了禅机静下心来落脚在云山寺后,才更名为了悟。凤鸣寺的主持法名了愿,才四五十岁,却跟大师平辈相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