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 961回朋友间的距离
    先期谈话都进行过了,等副地级职务调整到位后再进行,怎么短短数日又发生了这么戏剧化的变动呢?是因为云都三天前发生了一件特的案子---好端端滴,宝雒县的县长尤同半夜从自己家6楼的阳台掉下来,掉进一楼人家的小院里,摔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警察接到报案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是楼下人家早起来,在院子里发现躺着一个人,吓得拨打了110,警察去了才发现居然是他们的县太爷!急急忙忙楼询问他们家的时候,尤同县长的儿子,一个14岁的少年尤涛睡眼惺忪的打开门,看样子根本不知道父亲出事了。

    警察询问的时候,尤涛果然说爸爸还没起床。等警察冲进尤县长卧房检查时,发现他住的卧室跟阳台相连,是那种近年来很时髦的建筑风格,阳台非常大,几乎可以算得半间房子了,装修成一个雅致的茶座,摆着一套藤制的茶桌跟藤椅,桌还摆着一碟花生米,一碟松花蛋,半瓶剑南春,一个酒杯,地反倒了一个椅子,还扔着一根挑衣服的挂衣杆。

    根据第一反应,警察做出了尤县长很可能是一个人喝酒喝多了,后来踩在椅子准备取下面晾着的衣服,结果失足摔了出去,造成这起惨祸的。

    但是,尤涛听说父亲死后,那种漠然麻木的神态让警察非常起疑,还有,县长家的阳台虽然没有封闭防盗,事故现场也是窗户大开,似乎符合第一反应的推测,可是有什么理由让尤县长在大半夜收衣服呢?

    而且他们家阳台的晾衣架是能够升降的,勘察现场时发现面晾的都是女人的衣服,尤县长老婆没在家,当晚风清月明,算刮风下雨,全封闭的阳台又不可能淋湿衣服,干嘛要收衣服呢?

    算要收,不需要站起来,尤县长做的那把椅子只需要扭转身子,按下墙的电动升降按钮,晾衣架会落到眼前取下来是,为何要舍近求远的站在椅子用挑竿呢?

    算尤县长情愿费劲爬椅子,为什么把纱窗也推开呢?此刻已经是公历五月份了,晚已经有蚊子飞舞了,纱窗十分透明透气,没理由推开的啊?

    调查间,一个十分妖娆的女人进门了,听说是尤县长死了,瞬间天塌了一般坐在地嚎啕大哭,听完她的哭诉方明白这是尤县长的续弦,昨夜是跟朋友一起打麻将打了一夜,现在回来才发现丈夫死了。

    这女人哭了一阵子,从知道父亲死了到现在一直无动于衷坐在一边的尤涛突然站起来说道:“我该学了。”这女人疯了般扑过去,揪住尤涛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骂道:“小恶狼,你终于下手了,你把你爸爸害死了对不对?这下子你去吧、去跟白粉妹鬼混没人管你了是不是?我掐死你之后也跳下去,索性一家人一起死吧!”

    而尤涛被后母摇晃的快散架了,一句话没说,也没有反抗,但他听着后母严重的指控,唇边始终挂着一丝讥讽的微笑,整个场面十分的诡异。

    一番混乱之后,市公安局也参与成立了专案组调查尤县长死亡一案,如何调查的现在还没有下落,据悉这个县长续弦也很不是东西,查出来有情夫云云,但公安局没结案一切都属于小道消息,市里关注的不是这些,是他空出来的那张椅子。

    关于这件事,黎远航书记跟刘清亮部长已经商议过好几次了,最后做出了彭会平去担任宝雒县县长,直接任命刘涵宇同志为云都市政府办主任。

    这个决定看起来是没有毛病的,政府办主任原本不是常委,刘涵宇一个做过县委书记的农业大县县长,原本黎远航让她担任市政府办副主任是一种变相的明升暗降。

    毕竟谁都知道,政府办副主任是一个正处也可、副处也可的位置,刘涵宇明面看起来进了市政府貌似是一种进步,其实权柄起县长来,那可不是一般的天差地远。

    黎远航究竟如何做通刘涵宇的工作,让她甘愿委曲求全答应调整,以及下一步会如何安排让她得到足够的补偿咱们无法揣测,但看到在黎书记安排下曾经放弃县委书记、追逐赵慎三去凤泉,却没有享受到副厅级待遇的前车之鉴下,刘涵宇依旧心甘情愿的样子,也许黎书记的“下一步”的确是很让她眼热的,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那么乖,让干什么干什么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