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902回讲话的艺术
    敲开门,赵培亮露出满脸的关怀啧啧叹息道:“哎呀呀,赵老弟,怎么会一场感冒憔悴成这般摸样了呢?唉唉唉……我理解我理解……早说去探望你的,偏昨天开了一整天的会议,只好推到今天,这不,腾开空跑到医院,却又落了个马后炮,赶紧追过来了。 怎么,郑市长不在家?”

    赵慎三赶紧招呼赵培亮坐下了,陪着坐在沙发,带着满脸不得已的苦涩说道:“啥办法,谁让咱娶了个市长呢?人家午急匆匆去医院看看忙着工作去了,再三说抱歉。咱好歹是个男子汉,也不能要求老婆因私废公啊,只好自己撑着了。”

    赵培亮笑了:“得了老弟,知足吧。全云都谁不知道你跟郑市长两口子好的蜜里调油一样?你也无非是心里不舒服,忧患交加的借感冒歇几天罢了。还需要让郑市长也请假照看你呀?”

    “培亮兄此言何来啊?我有什么可心里不舒服的,好得很呢。”赵慎三故意装傻道。

    赵培亮来之前,想好了如何对付赵慎三,他也决定在严守不能直接提到黎书记的条件下,适当的坦白出一点内情,以心换心换的赵慎三的认同感,最终达到替儿子开脱的目的。深深地叹息一声说道:“慎三老弟,咱们俩虽然不似你跟克俭那样言笑不禁,相信互相之间也神往已久了吧?不知道你老弟对我的印象如何,我可是早把你当知己看待了。对你,我不想绕圈子说虚话。故而,今天登门目的有二,一来探病,二来谈心。当然,老弟把我也当知己,第二个目的能达到,若否定,我也可以此刻走。”

    赵慎三笑了,用食指点着赵培亮无奈的说道:“你老兄知道挤兑我,明知道我不舍的失去你这个知己的,偏说的好生大公无私。得,那您畅所欲言吧,慎三洗耳恭听便是。”

    赵培亮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有你老弟这个态度,我放心一半了。咱们两个原本是一家子,也算你没把我这个大哥当外人。”

    “那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五百年前是一家嘛。”赵慎三调侃道。

    “兄弟,副地级提拔失利,其玄机重重,谅来你也已经知晓一些背景了。对此,我只能说一句对不起。因为……事先,我是知道一点的。可我不得已没有提醒你,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件事发生了。

    元素那孩子年轻识浅胆子又小,不得已被人拉下了水,这些我都不想面对兄弟你藏着掖着。因为我还指望你这个做叔叔的宽宏大量,开一面放过这孩子的。如果自己都不坦诚,还谈何兄弟之情呢?”

    赵培亮不亏姜桂之性老而弥辣,一番话貌似自白,却句句紧扣“万不得已”四个字,让赵慎三即便是不忿他父子设陷在前脓包在后,也无法直接了当的驳了他的面子。

    赵慎三知道今天赵培亮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于儿子安危。但没料到他居然会如此开场,不惜抛出那个两人都心知肚明却始终不愿意戳破的暗幕来取信自己。这反倒让赵慎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只能选择了若有所思的沉默,苦笑着不做声。

    “咱们做基层干部的人,特别是干到现在的县级一把手位置,谁不知道能否再攀一级,等于跃了另一个广袤的平台,此生此世的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还是呆在原地跟磨道里的驴子一般在全市县处级一把手的位置团团转到退休,在这难得的机遇了。

    你老弟生逢其时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得到这个机会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可惜因为一个子虚乌有的检举,一切化为泡影。也是你老弟心大,看去还没什么,若是放在我身,我的年龄又正处在不下的尴尬位置,真不知道该如何懊丧颓废呢!正因为我太了解这机遇的可遇不可求了,才更加觉得愧对老弟你。这也是我为了我那个不争气的孩子日夜忧心,却总是没脸来找你的原因呀!”赵培亮更皱着眉头,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低沉的说道。

    赵慎三终于自嘲的笑笑说道:“培亮兄,这些话点到为止够了。看什么都被你悟透了,我也不需要开口了。”

    赵培亮认真的摇摇头说道:“不,并不是我觉得现在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故意来矫情,是实实在在觉得老弟太亏了!有些事……也许层也是不得已的吧?反正这都不是咱们能推测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