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896回血染玉佛
    “不这样还能怎样?只是二叔,我总觉得胸口疼……疼得难受……为什么老天给女人的路这么狭窄,给男人的却又那么宽松呢?想起我一个人被丢在婚礼用牙咬碎那只玉镯……我觉得委屈得慌……我也明白,此下台最好,还是和和美美一家人。 我也接受了黎姿的解释,愿意相信赵慎三的确是没错误的。可我只要想起来这件事,这心口疼得厉害……看起来,也只能等待时间来淡化这个伤痕了……”郑焰红凄苦的说道。

    郑焰红已经领悟的如此透彻了,二少唯有报以深深地叹息,还能劝说什么?只能是默默地拍了拍郑焰红的手以示宽慰了。

    赵慎三办完了手续走进来,刚好护士也拔掉了输液管。郑焰红虽然依旧不大理睬他,神色间却没有那般冷漠,这让他更感激二少了。忙忙的收拾完了东西,郑焰红也穿戴好了,几个人一起在外面吃了午饭,二少亲自开车送他们两口子去了机场。

    离京的时候,又是漫天大雪。京城毕竟已近边塞,那雪花h省的雪花狂野了许多。鹅毛般大的雪片偏又下的又急又密,完全没有悠然飘落的缓慢,一片片沉甸甸的纷纷砸下来,车窗都被糊满了。

    郑焰红的眼睛一直看着外面,天地人因雪,都变得分外的不真实,苍苍茫茫的离自己好远一般迷离。

    车进机场,赵慎三跟郑焰红都阻止了二少送他们进去,在门口下车催着二少赶紧回去,免得等下子地积雪厚了不好行走。二少也没有勉强,话别几句走了。

    赵慎三一只手拉着妻子的行李箱,一只手揽着妻子的腰身往候机厅走。郑焰红感叹自己心强命不强之余,也接纳了丈夫的爱怜,柔柔的依偎着他走了进去。

    原本机票的时间距离他们进来也没多久,但因为大雪,通知需要延误一个小时左右。赵慎三唯恐妻子坐久了难受,去贵宾室租了一个长沙发位,安置郑焰红歪在面。他脱下自己的羽绒衣把妻子包的严严实实的,坐在边守着她。

    赵慎三一直保持的逆来顺受跟无微不至的体贴,也在一点点化解着积聚在郑焰红胸臆间的那块痛楚。虽然她依旧不主动跟赵慎三说话,但神情却越来越平和了。

    突然,赵慎三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者姓名,脸色瞬间变了。得亏郑焰红闭目养神并没看到他神色变化,他轻柔的抚摸了一下妻子的脸庞,站起来走出贵宾室,在外面走廊接听了。

    口吻很是不客气的质问道:“黎姿,午不是说好了从此之后互不打扰了吗?你干吗又给我打电话?前些天你假装怀孕不断的骚扰我,我还没机会跟你好好谈谈呢,你又把我妻子害的差点丢命,要不是看你有悔过表现我绝不会放过你的。现在又想干嘛?”

    黎姿冷冰冰的说道:“赵书记,我手里有点您的东西,是您跟我欢爱的时候落在我床的,想送来还给您。你出来拿吧,我在机场候机厅大厅里。”

    “什么东西我也不要了,你丢了吧。”赵慎三哪里还愿意看到黎姿,冷冰冰说道。

    “呵呵,赵大哥,我劝您还是自己拿回去安心,否则我要是不小心丢到郑姐姐那里,恐怕您不大安心吧?”黎姿妖异的笑着说道。

    “你等在那里,我马到。”赵慎三的心突地一沉,他当然知道黎姿在威胁他,赶紧沉声答应了,担忧的看了一眼贵宾休息室,急匆匆朝大厅走去。

    郑焰红闭着眼,丈夫离开她知道,却也没想那么多。谁知一只小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她诧异的睁开眼,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笑眯眯问道:“阿姨,您是不是叫郑焰红?”

    郑焰红最喜欢孩子,赶紧坐起来点头道:“是呀,你怎么知道阿姨名字的?你叫什么呀?”

    那孩子可爱的扭捏道:“我叫默默。刚才有个好漂亮的阿姨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你拿着,我要走了。”

    郑焰红茫然的捏着这孩子塞给她的一个精致的红包,仿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般,久久不敢打开。后来,她咬咬牙一用力,居然把红包给全部撕开了,看里面掉出来一个红线拴着的玉观音,她的神色马变了。

    红包的内面写的有字,郑焰红撑住神经铺开凑在一起,看到面写着:“郑姐姐,赵大哥跟我做、爱的时候,这东西总是垂下来挡住他的眼睛,他嫌碍事拉下来塞在枕头下面。还调侃的说可能因为这东西跟你脖子里带的弥勒佛是一对,我们俩在一起你不高兴,故意让这东西掉出来碍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