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851回心有余悸
    这是当时乔远征听到的结果,齐部长汇报完之后李书记当即表示同意了组织部的决定。 那是说,这次考核千真万确是已经结束了,赵慎三的副地级也货真价实的鸡飞蛋打了。那么,怎么会刘清亮还能接到来自省委组织部的指令呢?

    但乔远征明白,李书记跟齐部长的谈话内容还是不能全盘告诉赵慎三的,他避开正面回答赵慎三的问题,用赞叹的口吻说道:“兄弟,你的脑子够用啊!当初怎么想到用二少夫人的名字办账户的?如果不是云都市帮忙查你的经济账遇到了这个碰不得的地雷,恐怕这个账单早被追查的鸡飞狗跳了。”

    赵慎三当初入股大顺昌的时候,二少还未曾来h省,他又没有方天傲那样神神鬼鬼的本事,做梦也想不到流云会成为显赫的豪门少奶的。之所以敢用流云的名字办理属于自己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完全是他看透了流云是一个心眼不歪的豪爽女子,对他又是死心塌地的爱着,两人碍于世俗以及谋略虽然并未结合,他却可以放心大胆的用这丫头的身份证替自己开了账户。

    当时这么做也是多方考虑,明白这种事情毕竟见不得光,用夫妻俩或者父母亲戚的,终究又被查出来的一天,弄到原本是大顺昌业务经理的流云身可说是没有丝毫后患。没想到当时一年谨慎,现在果真逃过了追查。流云现如今显赫的地位,以及齐同义可能心知肚明的大顺昌跟京城二少家族的密切关系,足以让齐部长坚信这件事是他赵慎三替二少运作的,他只是个跑腿的罢了。如此阴差阳错的停止了对他的追查,让他逃脱了一场潜在的无妄之灾。

    听着乔远征的话,赵慎三如何不明白乔远征在提醒他齐部长忌惮流云身份,已经彻底对他的所谓“经济问题”没兴趣继续追查了。

    但云都市对他的态度又让他十分心寒,他叹息一声说道:“远征兄,同样都是做秘书出身,我可没有您有福气呀!你伺候着大仁大义大智慧的李书记,自然不会受到如同我这样的艰难曲折。***无非是一个副地级,老子当年要是跟老首长进京了,此刻正厅级也早不在话下了。

    留下来给黎书记卖命,挣来光彩是云都市的,出了问题是自己的,什么意思!现在黎书记唯恐省里对他不满,想拿我作为他大公无私的展览品了,省里又不知道潜藏着什么对手,居然在齐部长都停止追查我的情况下假传圣旨让我提供财产清单?我索性听之任之算了。”

    乔远征有些话不能说明,正准备慢慢诱导赵慎三自己去领悟透彻,此刻看他怨气十足之下,作出的反应倒也在他的诱导范围之内,击掌说道:“虽然兄弟爆粗,但也是发乎于心,自然是本能反应了。而人作为高等动物,遇到危险时做出的本能反应往往是最恰当的处理方式了。”

    赵慎三刚刚纯粹发泄郁闷牢骚呢,听乔远征高度认可倒是一怔,愕然的重复道:“本能反应是最恰当的处理方式?指什么?哦……听之任之?”

    乔远征笑了:“你看看你这个人,既然你闹不明白刘部长收到这条指令是政出何门,又不能去询问刘部长是如何接到这条指令的,如果他收了愚弄,你乖乖的听话了岂不是大猪头了?如果真如你所料是假指令的话,现如今齐部长早终止了这件事,他有胆子假传圣旨传指令,也未必还有胆子催促这张财产清单吧?面不要,刘清亮同志势必感到蹊跷,拖一拖说不定水落石出了。”

    赵慎三一直在为这份清单犯愁,虽然他离开刘部长的时候留下了后路,得到许诺说可以跟妻子分开财产,那有了很大的活动余地,他平素为人也较谨慎,涉及财产的事情预留的都有后手,倒也未必不敢提供,关键是不明白对手到底掌握了什么,又想要达到什么,他心里没底不敢提供罢了。

    听乔远征一分析,登时明白过来说道:“对啊!拖一拖,刘部长如果不问罢了,问的话我也可以隐含的告诉他我已经从省里知道了齐部长的意思,依他的智慧,还不很快会查问这个指令的来源啊?乔兄,你真是指点迷津的活佛了!”

    乔远征说道:“现如今有些事情跟以前截然不同了,你不要以老眼光来衡量新问题,同样的道理,也不必草木皆兵的战战兢兢。依我说你连博书记那里也别去打听了,该告诉你的他能不告诉你吗?算不告诉你,你家夫人绝对是知道的。没反应是没危险,这一点你都悟不透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