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769回痞子,油子,混子
    赵慎三讲到这里,陈书记已经是微微颔首觉得十分新颖,黎远航看着神态自若侃侃而谈的赵慎三,心里居然泛起一种酸酸的滋味。()郑焰红看着意气风发的赵慎三,更觉得自己的丈夫现在已经丝毫不逊色与任何一个领导了。

    “贪,为万恶之源,其意义自然不需要多讲了,在座的谁都懂。可是,能够守住自己不去犯这个字,可不那么容易了。自古至今,都有‘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说法,如果仅靠俸禄,哪里来的这万贯家财?还不是一个贪字导致的?这些银子后面,又隐藏着多少被敲诈的家破人亡贫无立锥之地的老百姓?

    第二是散,我们现如今的干部体制,已经细化到分门别类分行业设置专人管理了,那带来了人数众多的干部。如果我们的干部都紧盯着自己的三分自留地,不配合,不默契,面传达下来的各项方针政策没有人认真督办,也没有人去贯彻执行,这不等于这项政策形同虚设了吗?再或者是玩形式,走过场,看似热热闹闹认认真真,其实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如同一盘散沙一般各行其是,这怎么能干好工作呢?

    第三是懈,我们现在有些干部一天到晚都忙得很啊,忙着去应酬,忙着去拉帮结派,忙着去游山玩水,忙着去搓麻将斗地主,唯一不忙的,是自己的工作。这是什么性质?你们可能认为了,我一没贪,二没散,总可以是个好干部了吧?错了!你在其位不谋其政,是最大的失职,不作为是最大的职业犯罪!这三个字,是我们官场三蠹,不清除不足以树正气!”

    讲到这里,陈书记居然率先鼓起掌来,自然引起了全场一片掌声。

    赵慎三站起来冲大家鞠了个躬,接着说道:“刚才讲了官场的三种现象,接下来我再讲讲我们干部队伍三种不合格的人,哪三种呢?痞子,油子,混子。

    何谓痞子?是我们干部队伍某些干部,认为涉点黑很是荣耀,我不止一次听到某位同志在宣扬他个人能力的时候很是荣耀的标榜自己‘黑白横趟’。用黑社会的所谓义气掩盖自己的一腔私心杂念,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私人利益跟更高的职位,这种人说白了是我们队伍的流氓!

    什么叫混子呢?我记得清朝的桐城大儒方苞曾经做过这样的喻‘一将功成万骨枯换来的顶子叫血红,拿雪花银子换来的顶子叫银红,啥事不干混日子混到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熬到老熬来的顶子叫老红’,咱们的队伍当也有很多这样的人物,班浑浑噩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或者是只当和尚不撞钟,看似勤勤恳恳一天勤都不缺,其实是混一个脸熟,混到资格到了自然提拔了,要的是这个‘老红’。

    第三种油子最可恶,咱们现在的干部,颇有这些个‘精明人士’,觉得我只要跟下左右搞好关系,把自己修炼成一个油浸泥鳅一样光滑的人物,有的是机会高升,有的是机会发财。混子虽然混最起码他不干也不害人,那么油子不同了,他们都是智商非常高的‘才子’,却偏生不把聪明才智用在工作,最精通最热衷的是钻营,甚至都能把所有司的喜好都了如指掌,以备随时去巴结攀附。

    两只眼紧盯着有好处的地方,哪里有利益哪里有他,哪里苦哪里累避之大吉,钻到哪个行业胡乱指挥一气,面子工程搞得光鲜无,乍一看还真是个能员干将,可一落实全部抓瞎。耽误了工作还是小事,惹出什么南辕北辙的乱子来,还不是政府跟着收拾残局?

    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在咱们在座的诸位当,有人或多或少的有这三种人的某种歪风习气,当然并没有达到不可收拾的典型地步,只要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能够针对各种毛病,把小毛病早早的改正掉,对得起自己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

    又是一阵掌声打断了他的讲述。

    “天地之间人为极。意思是民心才是最大的。那么怎么才能让民心所向呢,是我们做干部的最大的责任了。只要大家认认真真为他们谋福利,民心不会违背你,你这个干部也当好了。

    如果当干部的个个都拿自己当高高在的领导人,用你们手里的权利去满足自己的**,用坑害别人的手段来达到目的,该为老百姓说的话不说,该为老百姓做的事不做,该贯彻执行面的政策不去贯彻执行,到了面调查的时候做出一副伪善的面孔来应付,能够混过关吗?你混得过今天,混得过明天吗?咱们的党纪国法是干什么用的?总有一天,正义之剑是会落到这种人的脖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