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651回大和尚赵慎三
    婚礼赵慎三打了一辆车逃离了婚礼,心里是一片死灰,前三十多年的奋斗意义尽数化为灰烬,那么算不结婚了还能到哪里去?继续做县委书记马?继续跟林茂人斗吗?苦熬着有朝一日能够超越他们,让他们刮目相看吗?

    不!没意义了!这个女人是他赵慎三在他并不喜欢的官场拼命拼搏的唯一信念,现在连她都给了他一个狠狠地耳光,为了她继续当傻小子,岂不是有些可笑了?

    回家吗?现在父母已经被他安置了舒服的房子,孩子也有人照看,没了他也一样度日,他留在家里的财产已经足够家人丰衣足食一辈子了。 那么,没必要回去让人能够找到了,对于那些人,他已经没有丝毫的情绪再去周旋了。

    回桐县?虽然那个县委书记的位置是他赵慎三凭借自身的能力一步步拿到的,可是在这些俗人的眼,还不是借助了郑焰红跟她背后显赫的家族势力才拿到的?既然掺杂了太多的杂质,要了还有什么意思?还是弃了吧!

    公司吗?那些资产里面,没有郑焰红的影子了吗?更何况还有京城首长的影响力,算攀这个京城的关系是他赵慎三的荣耀,但在京城那个家庭里,他赵慎三的身份依旧是人家的“孙女婿”啊,现下你都不要人家孙女了,还跟人家有毛的关系?

    走?走到哪里去?

    一时间,赵慎三居然茫然了!因为他发现,天下之大,茫茫人海,居然没有他赵慎三能去的归宿!

    正在赵慎三黯然落泪的时候,这个出租车的司机也许是个佛教信徒,居然在车播放了一首佛乐“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赵慎三跟了悟大师成了方外之友之后,经常研习一些佛经,自然听得出来这是“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听了这句经之后,赵慎三惨然一笑,觉得此时此刻的他,岂不正是到了“五蕴皆空”的时候了?那么也只有佛门净地才能让他度过一切苦厄了。心念一动,让司机送他去了车站,乘坐去云都的公共汽车到了云都,再乘出租车到了云山寺,并没有从喧闹的前门进去,而是绕道后山直接从后门进去找到了了悟大师,扑倒在大师怀里痛哭失声,哭罢之后坚决要求落发剃度,给大师做关门弟子。

    了悟大师以佛门高僧的慈悲心怀接纳了他,看他已经被红尘伤得如此可怜,倒也没有劝说他看破一切回到尘世去,却也并不赞成他要出家的念头,而是不置可否的任由他穿僧袍随自己修行,但却以没到良辰吉日为由没有替他落发。

    至此,赵慎三完成了从一个官员到一个和尚的不完全蜕变,隐姓埋名的留在云山寺,成为了一位叫做“虚空”的修行者。这两个字是他自己取的。

    了悟大师只是笑了笑答应了,因为真正悟透了佛义的大师甚至觉得连他自己那两个字“了悟”都很是多余,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一个悟透了一切的人算没有名字又算什么问题?所以只要赵慎三觉得这个名字好用好了,反正叫了“虚空”,他也未必真能做到视一切为虚空。

    如果这两个字能暂时安慰他那颗受了伤的心灵,又何尝不可呢?

    当然,对赵慎三身份的定位也很不准确,在他的心目,他已经是一个看破红尘心如死灰货真价实绝无更改的僧人了。

    而在大师或者是别的僧人眼里,他却始终是属于俗世的一个亲佛者,充其量也是一个居士罢了。于是,背着他,僧人们都叫他“虚空居士”。

    果如大师所料,佛门的晨钟暮鼓并没有彻底洗去赵慎三心头蒙着的厚厚屈辱,他始终都无法真正做到“虚空”,故而在念佛的间隙,他依旧会被各种情绪所折磨,在这个时候,他会走到后山,面对着天际,面对着面前的大地默默地凝视,默默地消散心头的郁闷。

    了悟大师不亏已经悟透了大道,他明白赵慎三始终不是佛门人,算这孩子自己觉得能终其一生都不出寺门一步,但他血液纠结的情缘以及俗世留下的事业终会成为他不会被人忘却的线头,总有一天,会有人拉着这根线头找门来,把他给带走的。

    之所以留下赵慎三,帮助他完成了成功的人间蒸发,是大师知道在这段时间,晨钟暮鼓跟青灯古佛的枯燥也是化解赵慎三心魔的必要环境。他知道这孩子注定是人之龙,未来还要在世俗发挥他超人的本色的,目前只是他遇到了困难,而这困难是让他如何战胜自卑,成为一个真正的、绝对自信的男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