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642回赵家的传家镯子
    不一会儿,她进来了说道:“粥在电饭锅里,再有二十分钟会好,我不能等了,小严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今天市里有会。 ()你好好照顾自己啊,我晚早点回来。”

    说完,郑焰红俯身下去又吻了吻赵慎三,然后急匆匆走了。

    而赵慎三昨夜萌生的去意却逐渐松动在女人毫无芥蒂的温情了,他一个人躺在床默默地想,也许郑焰红只是因为这只镯子是人家的传家宝,扔了有些不好意思,留着是想寻找机会还给林家的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怄气走了岂不是冤枉了她?还是观察观察吧。

    有了这个想法,他慢慢的起床了,洗漱了去厨房,果真看到粥已经好了,他慢慢的吃了一碗,却又接到父母的电话让他回去帮忙招呼来送红包的亲戚,这一回去忙了一天,等晚郑焰红回来的时候,表面看他已经恢复正常了。

    对于郑焰红再次兴致勃勃跟他提起的关于李彬的态度,赵慎三依旧是兴致不高,不置可否的说到时候看吧罢休了。

    郑焰红始终对赵慎三的反常情绪持一种迟钝的态度,丝毫没有警觉到有任何的不对头,却依旧极度自我的把赵慎三的不起劲当成是为李彬对他的误解心灰意冷了,这一点她可不发愁,她深信以李彬的威严跟能力,足以能在婚礼打动赵慎三,暖热他那颗灰心丧气的心。

    所以,她依旧是快乐的小鸟一般天天在云都市跟省城之间来回飞翔着,丝毫没有觉察到她的快乐并没有在赵慎三那里得到共鸣。

    反而随着一天天过去,那只玉镯却始终好端端的躺在她的抽屉里,并没有被她还给林茂人而种下了越来越浓厚的隐患,赵慎三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闷成了灰沉沉的阴霾。而她反而是乐天的小鸟筑窝般每天都叼回来一根小树枝搭建她未来的小窝。

    这期间,赵慎三不止一次的在她神秘兮兮的凑近他说体己话的时候,暗暗巴望着女人能够坦诚的把镯子的事情告诉他,然后跟他说她不退还的原因,这样的话,所有的恩爱都会一日既往的纯粹,而不像现在这样,因为一个圆圆的玉镯,却在他心平添了一根尖锐的利剑!

    可是,他一次次的失望了!郑焰红每次想告诉他的,都是关于婚礼,关于未来,甚至关于他的前程,他已经在企划着等他东山再起之后如何夫妻联手在云都全方位推行赵慎三的创新,争取等赵慎三的三年桐县脱贫计划成功之时,云都整个政府政务也在她这个新市长的带领下跨一个新台阶,让别人看看他们这对夫妻搭档是何等的默契跟无坚不摧。

    面对这种局面,赵慎三经常处在痛苦的纠结,因为他横看竖看,都没觉察到郑焰红对待他的态度有丝毫的敷衍跟表演成分,那种对他百分百的信赖跟百分百的真诚都让他不止一次的想忘记这件事算了,所以对于婚礼的越来越近,他持有的态度是毫不干脆的,黏黏呼呼的,半推半的,好像有一种听天由命或者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般的被动迎合。

    至于放镯子的那个抽屉,出于男人的傲气,他再也没有打开看过一次,但每天郑焰红居然也没打开过,更加没有带走任何一个盒子,这足以证明那东西依旧完好无损的保存在里面,如同在他赵慎三的领土里驻扎了一支帝国的部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对他发起进攻。这种状态怎么能让他彻底的放开心怀呢?

    五月初五,端午节,赵家。这里指的是赵慎三父母住的家,早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端了一大簸箩粽子。只是他们家吃的粽子并不是咱们寻常所见的那种用竹笋的叶子裹的,而是一种仅仅h省少数县才使用的、生长在山的一种灌木叶子---斛叶。

    这种叶子有成人两个手掌合起来那么大,透着一股清爽的香气,用这个裹糯米跟大枣花生蒸出来的在当地也并不叫粽子,而是叫“斛槌”,样子也并不是三角形的,而是圆柱型的。这个名字花儿也不知道因何而来,仅从字面意思推测,是用斛叶裹出来的形如棒槌的意思吧。

    之所以说赵家喧闹是因为家里并不仅仅是赵家父母以及奶奶跟两个孩子,还有从老家赶来帮忙赵慎三婚礼的叔叔一家,以及老家的其余亲戚,所以把个面积不小的赵家也弄得熙熙攘攘了。

    现如今赵家叔叔婶婶怎么还敢欺负小看哥嫂一家?虽然自小知道叔婶一家欺负他们的赵慎三因为天性厚道,腾达之后并没有还之以牙,而是以德报怨般的屡次帮助叔叔婶婶一家,父母的老房子拱手相送之后,还在堂弟结婚的时候又慷慨的送了一大笔钱帮他们筹备婚事,故而这一家子现在是赶着巴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