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624回存公心坦诚进谏
    高明亮对于接下来的地市调整势在必得,这次自然是打着调研基层教育工作的旗号也赶过来了,刚刚也的确约了卢博一起坐坐,所以卢博并不是托辞。()

    李彬摆摆手让他走,却满脸不屑的从牙缝里轻轻吐出两个字:“市侩。”

    分明听清了李彬的话,更加明白这两个字是李彬对高明亮的最肯评价,但卢博仅仅笑笑走了。可是这两个字听在赵慎三耳朵里,却如同两个钉子一般在他被困惑缠绕的密不透风的心头刺穿了两个口子,心脏气球般破掉了,里面聚集着的患得患失、恐惧担忧等等情绪全部“嗖嗖”的跑光了,心情也如同被飞窜而出的气息带动的飞到半空的气囊一般有了短暂的豪迈。

    因为这两个字,明白的说明了李彬也是一个人,一个性情人,他虽然身为一个省委书记,不得不对任何下属都按照工作的角度去审视,但是当他脱离出省委书记的身份,单纯作为一个人的时候,对某个人的看法跟见解是否跟赵慎三一致,对赵慎三该不该坦诚的说出自己的看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种知己之感油然而生,赵慎三抬起头,眼神亮亮的说道:“李书记,您问吧,我可以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不怕您日后印证之后,觉得我评价的片面化或者是有什么私心杂念,更不怕会有什么副作用了。”

    李彬倒被他满脸赴刑场一般的悲壮给逗笑了:“哈哈哈,看你的样子吧,我无非是想问你一些地方情况罢了,你至于这么英勇慷慨吗?放松点吧,现在你岳父也走了,咱们俩,你还以为你伯伯我会把你的话说给被你评价的人听吗?真真是小人之见。”

    赵慎三不好意思的笑了,扭捏的说道:“套用一句郑焰红的话,我们都是小人家,自然抵不过您老人家老谋深算……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彬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呀,挺老实一个孩子,生生被郑焰红那个野丫头给带坏了!这妮子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在首长面前居然也敢开口闭口‘小人家’的,不过也真是一物降一物,老首长居然吃她那一套,不过这些话她说是可爱,你说可不伦不类了!”

    一番笑话,赵慎三果真轻松了好多,刚刚如临大敌般的神情没有了,李彬这才问道:“你很聪明,已经猜到了我想问什么,那么你告诉我吧,如果我不动云都市现有的党政班子,对工作会不会有什么不利的因素?如果换了,又会有什么利弊?”

    虽然已经猜到了李彬会询问这方面的事情,但真如此直白的问了出来,赵慎三还是吃了一惊。平心而论,能够被李彬询问这么重大的问题,他该感到无的荣幸甚至是窃喜才是,因为此时此刻,他作为了解当地内情的干部,又是李彬深为信任跟器重的晚辈,此刻两人的场合又是绝对私人化的,根本不存在任何泄密的可能,这是多么好一个抒发个人成见的机会啊!

    平日深深埋藏在心底的那些个新仇旧恨,如果趁此机会说了出来,那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报仇雪恨了,如果一言能改变对手的荣辱,凭什么只兴那些个小人们坑害他,而他不能还之以牙啊?

    赵慎三毕竟是一个人,是人必然有本性,本性必然又都是自私的,否则的话,咱们国家亘古以来也一直保持原始社会的**了,而私有制以来,也不会有贫富差距了!

    赵慎三毕竟不是神,故而,此刻这么一个绝妙的机会放在眼前,如果说他不动心的话,那他不是人而是神了。

    李彬脸带着一种洞察一切的淡然,也不急,静静的平视着赵慎三那双自从听到他的问题之后在迅速变幻不定的眸子,笃定的一直注视着,却什么都没说。

    终于,赵慎三的变幻静止在李彬平静如湖水一般波澜不惊的眸子里了,他好似经历了一场面对巨大诱惑所爆发出来的贪婪一般羞愧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冲李彬笑了笑,这才稳定了心神,等他的双眼也如同李彬一样平静的时候,李彬才缓缓的问道:“可以说了吧?”

    “李书记,您知道云都市是一个以煤矿工业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城市,建国后才逐渐成型,居民构成更是以懂各项技术的外地人陆续定居为主,所以本土情结并不严重。故而,官场流行的‘本土派’跟‘空降派’之说在云都并不明显,所以您在考虑云都领导班子的时候,忌讳相对可以少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