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612回真真假假诉衷肠
    黎远航看着满脸萧索的赵慎三,终于动容了,他看着赵慎三那双逐渐发红的眼睛,叹口气说道:“唉!也是时候让你倒倒苦水了,你说吧小赵,今天咱们俩敞开心扉好好谈谈各自的不得已吧,也不能总被别人制造的误会隔开了咱们俩。()”

    “黎书记,我赵慎三不是自夸,让我经商也罢,教书也罢,干什么不窝窝囊囊天天给某些人当靶子强?为什么我一直在干,是因为我要争这口气,我不能让那些暗算我的小人觉得我赵慎三是一个那么容易能被他们打倒的窝囊废!

    而且,我是从您身边走出去的,更加不能让人觉得是您对我不满了放逐了我,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我!这些话如果不是您刚刚骂我,我可能烂在肚子里都不会说出来的,黎书记,您自己说是不是这种情况?”赵慎三红着眼睛说道。

    “唉……”

    “我明白您从省城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开始工作不容易,更加容易被那些口是心非的小人所蒙蔽,所以我拼死在下面冲,是想为您冲开一条自下而的基础,让您可以自由的掌控云都的每一条渠道,也不枉我跟了您一场。

    但是黎书记,您也不能总让我在那里头破血流的冲,却为了避嫌一次都不给我做主吧?您算算看,从我被郝市长纂养的私人小金库总管刘天地设计陷害,到后来我跟郑焰红的事情遭层调查,一直到这一次莫名其妙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故对我停职调查的决定,哪一件是公平的?哪一件在我需要坚强后盾的时候,您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唉!不是我依仗谁谁的势力跟您耍横,我今天能跟您说出这些委屈,还是依旧把您当我的老主人看待才说的,否则的话,我宁肯学学西边的技巧,也不会跟您开诚布公的……”赵慎三唏嘘了。

    “唉……”

    “您刚才分析的对,我赵慎三的确有着极强的事业心跟进心,因为我自幼家境困难,所以早立志要凭自己的能力改变家庭质量,并且为大多数跟我家一样环境的民众做点事情,这也注定了我既然选择了这条从政的道路,越是不好走越要走下去的决心。

    但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承受度,我也一样,数次的寒心让我彻底对这个领域产生了强烈的厌倦感,我也不想在继续冲下去了,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无牵无挂的一个人了,我有老下有小的,她们都需要我照顾,如果我因为冲的太厉害而折戟沉沙了,对云都市,对桐县,都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失败者罢了,我被停职了甚至坐牢了,换一个人过去,依旧是县长,依旧是县委书记,但对我的家庭来讲,可是不亚于天塌地陷的灭顶之灾了!我……拼不起了啊!”赵慎三喟叹道。

    “唉……”

    “黎书记,您刚刚说的我要撒撒娇是对的,刚刚的抱怨是撒娇,我的牢骚说过了也罢了,您也别往心里去,毕竟我说出来了,咱们之间存在的怨怼也消除了。至于您说的我想提什么条件才接受县委书记……黎书记,这点您真的看错我了!

    桐县的农村工作思路是我搞出来的噱头,更加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被层注意的,我自然不能说走走,所以我留下来把项目弄出个眉目,让您不至于被我连累,这也算是……这也算是咱们主仆一场我对您最后的报答了,从此以后,我赵慎三再也不涉足官场了。”赵慎三终于说完了。

    黎远航在刚刚赵慎三叙述的过程,仅仅是发出了几声长叹,并没有打断或者是解释,此刻听完了才收起了刚刚的自如,也很动感情的说道:“你埋怨的对啊小赵!其实何止是你有这种感觉,连组织部长清亮同志跟二号首长乔远征同志,都觉得我对你有些过逾了啊!

    你知道吗?在对你做出停职待查决定的常委会,清亮同志是投了弃权票的,那是为你鸣不平呢!我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做亲者痛仇者快、自毁长城的蠢事呢?可是我能怎么办?

    今天咱们既然把话说开了,我不妨告诉你一点内幕吧,如果你真的决意离开这个官场了,明明白白的离开,最起码不会让你对我们的……按你的话说‘主仆关系’太过寒心,太过怨恨,也不会觉得我这个领导太过薄情自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