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559回绝情诗词摧肝肠
    赵慎三也是暗暗叫苦,但却不忍心自己的妻子哭的如此可怜,赶紧低声宽慰道:“傻丫头,这是好事啊你哭啥?如果你在机场火车站查到信息了,岂不说明阿姨跑远了吗?没查到不正说明她没离开省城吗?那么咱们回去一起努力能找到了,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在般若堂……”

    “好,你等在那里吧,我跟爸爸等下直接过去。()”

    卢博并没有听到赵慎三的电话内容,但看到他站在那里打电话,明白是这个内容,等他过去了问道:“丫头怎么说?”

    “呃……红红在般若堂,咱们是先回家还是去那里看看?”赵慎三犹豫的说道。

    卢博不假思索的说道:“现在是夜里又不是班时间,肯定要先回你阿姨那里了。”

    说老实话,郑焰红没有打听到灵烟的出走信息,赵慎三心里并非如同他宽慰郑焰红那样乐观,因为他十分笃信宗教的力量,更加对灵烟有一种“同修”般的理解,知道但凡是对信仰有种痴迷情绪的人,遇到事情最容易思维偏激,一旦萌生隐退的念头,那一定是义无反顾,不会留下任何线索!他隐隐有种感觉,这次灵烟的走一定不会很容易找到的。

    “唉!可怜的爸爸啊!”他看着已经把灵烟的般若堂看成自己家一样的卢博,心里不由替他叹息了。

    车一路开到了般若堂,卢博在门口稳稳地下了车,神态自如的吩咐司机道:“你回去休息吧,以后到这里接我班是了。”

    司机一怔,也不敢问什么,答应一声走了,卢博带着赵慎三走了进去,而郑焰红正怯怯的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般若堂的灯笼依旧明亮着,那氤氲的茶香跟温暖的水雾也并没有随着主人的离去而有所减弱,依旧是高朋满座生意兴隆,而新老板郑焰红却愁肠百结,恨不得躲起来不需要面对卢博的询问。

    一行人一起走进了灵烟的房间,这里到处都弥散着灵烟留下的气息,可是那个女人的踪迹却已经不见了。

    不需要卢博开口,郑焰红乖乖的走过来递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喃喃的说道:“爸爸,这是阿姨留给你的。”

    卢博刚刚一路做出的回家的姿态其实也是自己给自己壮胆,此刻看到灵烟留下的书信,内心的恐惧开始一**泛滥了,他甚至不敢伸手去接那封信,只是痴痴的盯着,好久才**着手接了过来,却连续抽了好几次都没有把信纸抽出来。

    赵慎三看的不忍,伸手接了过去帮他抽出来打开了又递了过去,然后一使眼色带着郑焰红走出去了。

    卢博闭了眼靠在沙发,恶狠狠的咒骂道:“灵烟你这个死女人,你要是敢丢下我走了,我饶不了你!”

    努了好大的力,下了好大的决心,卢博才睁开了眼睛,慢慢的把视线聚拢在那张纸,这封信并不长,甚至称不一封信,也没有称呼,也没有落款,只是用娟秀的小字没头没尾的写着一首词:“泪已尽,情已断,

    不堪情伤,心身俱死。

    回顾缠绵往事,不禁笑讽天地情,

    只为一人献身心,岂知缠绵尽,情缘亦皆尽。

    讥笑不自量力凡尘身,情字无暇顾我,

    独其身,独其心,天地百年,一身独在。

    无亲无牵无情,自得其乐,了无挂,

    不甘笑看尘世情,逝矣!!!”

    灵烟写给卢博的信,居然是这么一首断情词!

    当时作为旁观者的郑焰红是一字字的看着这首词,好似在嘴里嚼了一枚青橄榄,越是嚼越是觉得五味俱全,但各种的悲苦无奈与绝望又是那么的催人肝肠,她不由得看的泪流满腮了。

    而现在,更加身在事的卢博看起来,那种感受更加让他百味杂陈,痛不欲生了!

    “只为一人献身心,岂知缠绵尽,情缘亦皆尽!”卢博低低的念着这几个字,内心的痛楚如同翻江倒海般的折磨着他,他喃喃的说道:“灵烟,灵烟,你这个痴女人也当真是命运多戕啊,好容易下定决心要委身于我,而我又好容易下定决心突破世俗的桎梏要了你,却当真是一夕缠绵即成绝唱,还真是情字无暇顾你了啊!可是,你想没想过,你满脑子装的都是我,算是你有独善其身的凌云壮志,能做到‘自得其乐,了无挂’吗?哼,恐怕你是高估了你自己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