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519回打不散的亲情
    是的,今晚那么巧。 ()

    郑焰红在白天听到了赵慎三所说的情况之后,心里也是不放心,一直在跟卢博联系询问省城的进展,当听到卢博说了事情的变化之后更加坐不稳了,当即赶赴省城跟卢博会面,父女俩共同商议下一步的方向。因为这件事仅仅关乎她下一步的前程,而且牵涉到李彬书记跟白满山因为农机案件达成的某种没说明的“和谐”,她想还是不让赵慎三过早知道的好,也没通知他自己来了。

    卢博在这种敏感时刻自然不愿意让郑焰红到他家里去被人议论,所以约在了最最不会被人注意的般若堂跟郑焰红见面。

    谁知父女俩刚刚吃过灵烟做的晚饭还没jin ru正题,赵慎三迷迷瞪瞪误打误撞闯了进来。

    看到赵慎三的不正常状态,郑焰红忍不住想要过去看他,可是灵烟心细,更加因为卢博父女对她毫不避讳,两人之前交谈当郑焰红曾经提到好几次对赵慎三的不满,灵烟生恐赵慎三受刺激是因郑焰红而起,生怕猛然看到郑焰红会更加失常,赶紧给郑焰红做了个手势,示意先由她劝解一下,弄明白赵慎三失常的原因后再说。

    而郑焰红只好跟卢博坐在屏风后面,呕了一肚子的气勉强听赵慎三在这边闹腾,好几次都忍不住要过来。但卢博极其相信灵烟,自然是按住郑焰红不让她轻举妄动,结果父女俩居然阴差阳错的听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机关理论讲演,更加对赵慎三头脑里超凡的运转轨迹瞠目结舌,居然跟卢博一起都听的入了神。

    如果不是赵慎三越说越得意忘形,居然渐渐把卢博都给骂进去了,两人说不定还不会出现,会继续听赵慎三讲下去的。

    “小赵,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追过来干嘛?来来了,干嘛古古怪怪跟神经了一样?你看你把灵烟阿姨给吓得,还有,你刚刚骂的痛快吧?哼!你骂我也算了,居然连爸爸都骂,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郑焰红恨恨的冲着赵慎三骂道。

    这也真是一物降一物,赵慎三疯魔了半天,任凭灵烟如何温柔抚慰都无法解除这种状态,却被卢博的一声呵斥惊醒了。如同范进举之后,高兴地得了失心疯,非得他最惧怕的老丈人胡屠户一个耳光打醒过来一样的道理,由此可见卢博在他心目的地位有多么重要了。

    “爸爸,红红,我其实不是骂你们,按某种理论来讲,我是在夸……呃……那个……反正我没有不尊重爸爸的意思,刚才我好像好像有些迷糊,说了些什么自己都不太清楚……灵烟阿姨可以作证呀,阿姨我是不是间歇性神经了?爸爸,您别生气啊……”赵慎三满脸通红的说道。

    卢博却没有郑焰红想得那么简单,他明知道以赵慎三谨慎小心的性格,若非受到了绝大的刺激,绝不会猛然间变成这样的状态的。

    刚刚猛然间出现训斥也是因为看到郑焰红实在忍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吼了出来。此刻看着赵慎三可怜巴巴的样子,又联想到这孩子总是在他们这一伙儿遇到问题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站在最前面抵挡、挽救,被他保护着的自己跟郑焰红也每次都觉得理所应当,却从来没有去关心过他的感受跟痛苦,这么一想,卢博心疼起赵慎三来,那火气也发不出来了。

    “红红你先别激动。三,你过来坐在爸爸身边。灵烟,麻烦你去帮这孩子弄点吃的来。”卢博说道。

    郑焰红悻悻的坐下了,灵烟自然是赶紧出去弄吃的了,赵慎三乖乖的走到卢博跟前坐下了,还是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连头都不敢抬。

    “三,爸爸不怪你刚刚那个喻,其实爸爸在机关也呆了半辈子了,又怎么会不明白你说的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你的理论纵然是有些道理,但总还是从根本站不住脚的。但今天我不想跟你辩论,我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诱因诱使你把平常可能仅仅存在于你潜意识当的这些理论倾泻了出来?你能够把整个机关成功者统统冠以‘狗人’这个称谓,足以看出你对这个圈子是多么的深恶痛绝了。

    如果爸爸没猜错的话,你这番理论其实还没有阐述透彻,刚刚仅仅讲到了高等‘狗人’的层次,接下来一定还有正邪之分的吧?怎么,你是接着讲下去呢还是先吃饭?”卢博知道此刻的赵慎三决不能刺激,带着些揶揄温言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