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508回以爱的名义害他
    赵慎三越想越清晰,忍不住拍着大腿骂道:“这女人真是阴险极了,我打完电话她也做好了手脚,居然若无其事的继续装可怜,我赶她走了之后,她还跑出去等在那里让你看到,演了一场她妈妈病了她柔弱无助的样子出来!唉!我真是打了一辈子大雁,到了却被雁啄了眼,怎么没看出来她呢!”

    郑焰红冷汗涔涔的说道:“天哪!居然可以工作一个星期?老天,赵慎三,你估摸这个女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给你弄这个的?如果咱们以前的秘密都被她卖给林茂人了,那咱们还混个屁啊?趁早打主意!”

    赵慎三想了想说道:“你别怕红红,这东西我估计也是次我跟她开诚布公说不能给她……呃……她才弄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仅仅是第二次,那次在我家她抽空取走了第一个又放进去第二个,这才导致我的计划泄露了的,别的东西她应该没掌握!你放心吧老婆,我发现了这个到不害怕了,咱们能对付他们的!”

    其实赵慎三不敢说出来的心里的忐忑则是他已经回忆起来尹柔第一次放着东西在他包里的时候,他可并没有跟尹柔说要决裂,而是豪情万丈的说要跟她继续保持这种婚外的情人关系了,当时尹柔跟他一夜之间两三度癫狂,放荡妖冶的如同化在他身都心甘情愿的样子,早离别的时候,还柔情似水的跟他舍不得分开,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他包里放下了这种窃听录音设备,看来是早做好打算要暗算他了!这份心机怎不让他毛骨悚然呢?可是他却怎么能把真相告诉郑焰红呢?告诉了她还不一把把他给掐死啊!

    郑焰红到没想那么多,听他说了也略微放下了点心,更想通了林茂人告诉她的有关于赵慎三有多么阴险可怕的事情是从何而来了,她慢慢的坐了下来,恨其不争的看着赵慎三,半天方才眯着眼睛讥讽地说道:“好啊好啊,红颜知己无怨无求,只要你能偶尔跟她睡一夜心满意足,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想必都是十分荣耀十分值得自豪的吧?那么赵县长现在感觉如何呢?是不是觉得家里有个傻老婆蒙在鼓里,在外面又有这么个红颜挺好的呀?哈!我很是怪呀,你刚才还哭哭啼啼的一副壮士断腕的样子要跟我分手了,还一口一个红姐的叫着,后来知道了包里多了这么个玩意又开始叫我红红,此刻居然再次叫起老婆来,那么请问赵县长大人你叫这么多称号代表什么?我猜叫姐是要跟我生分,叫红红是想跟我套近乎,后来叫老婆纯属调戏了吧?难不成你以为我郑焰红是一个摆在那里等你摘的果子,你啥时候想摘能摘到是吧?”

    赵慎三赶紧低声下气的凑近女人想要搂住人家,可是郑焰红生气的挣脱了,他死皮赖脸的凑过去拉着她得手说道:“好老婆,你不知道,我猛一听到尹柔跟林茂人的话,又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还以为我身边时刻隐藏着一个可怕的内鬼,如果不找出原因的话是会连累你的!这才会恐惧的很不得不忍痛放弃你的,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自己受伤害都无所谓,却是万万不舍得你受到一丁点的危害的!好老婆,你都不知道我做出那么样一个决定,我的心有多痛,而且我也仅仅是打算先给你和外界一种咱们分手了的印象,等我找出原因以及对抗的策略之后再回头找你解释的。()其实我担心死了,生怕在这段时间你会被林茂人所蛊惑,跟他……呃……那个我现在既然知道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仅仅是这么一个录音的玩意儿了,不值得惧怕他们了,我也不必……”

    “你也不必冒着我被林茂人哄走的风险不要我了是吗?赵慎三,你的如意算盘打得怎么那么好呢?那么请问你在做这样的决定的时候,考虑我的感受了吗?我是什么?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附属品吗?你难道会认为这么做我会感激你对我的怜惜跟保护吗?等你日后成功了把真相告诉我,我又傻乎乎屁颠屁颠跟着你了是吗?我呸!”郑焰红听完了他的解释,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恼怒了,指着他的鼻子低吼了半天,末了还啐了他一口。

    赵慎三知道郑焰红嘴硬心软,只要肯骂他,那是还有戏,所以自然是脸皮极厚的缠在她身边,只要能够抱住她死赖在她身,任凭她怎么数落只是涎着脸笑,得空偷偷亲她一口,心肝宝贝的叫着,不一会儿自然也把郑焰红弄得没脾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