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484回李文彬&白满山
    当时的省长也是一个空降来的外地干部,但人家在屡次衡量过老领导的工作能量之后很识相的做出了协助并服从这么一个态度,自然是安安稳稳的在老领导走后当了省委书记。()

    可是那一任书记也许是因为做协助做得太久了,对于全盘的工作居然缺乏统筹的能量,自然反过来倚重了被老领导安排为省长的李彬了,所以,李彬对h省的绝对决策并不是从当书记才开始的,从真正意义,是从省长开始了的。

    虽然省委书记的依赖给了李彬很好的工作环境跟发展空间,可是他却并没有继承恩师那种杀伐决断唯我独尊的强者风范,反而是省委书记越是尊重他,他越是内敛谦逊毫不张扬。甚至,好多明明是他做好的工作都能够把功劳拱手让给省委书记。更加在重大问题例如全省干部调整的时候,并不像某些想借洗牌机会培植自己力量的领导一样恨不能把手伸到人家碗里去,可以说在他担任省长的一届里,从来没有出面要求安排任何一个干部,这样用他绝对的人格魅力获得了搭档的认可跟尊敬,毫无悬念的,在送走省委书记之后,在下下一片称扬继任了。

    李彬的时代正式来临,可是很怪的是,h省的官场却也并没有因为没有一个干部是他亲自安置的让他有指挥不动般的无力感,反而正因为李书记之前的不安置,现在的干部才没有了站错队那种惶恐,一个个自动的围拢在他的身边,成为他坚实的力量,正所谓“争是不争,不争是争”,李彬书记把这句话的意义发挥到了极致的巅峰。

    李彬书记继任省委书记之后,面先是从别的省平调来了一个省长,这个时候李书记才算是露出了真颜色,在推行他对h省的五年计划遇到省长反对的时候,他很笃定的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让大家举手表决,结果,在他明面没有一个“亲信”的情况下获得了除省长外的全票支持,从而创下了官场神话,进而一硬再硬,把属于李斌的时代演绎的精彩万分。

    也不得不说,李彬书记的决策能力是无与伦的,h省的各项工作都有了一个很明显的提高,但那个省长却不甘心仅仅给他做点缀,委屈的童养媳妇一般天天哭天抹泪的叫屈,弄得老首长在京城都觉得这样下去影响不好,索性出手运作了一下,这才导致那人一届没有干满到别处去了,面却换来了这个白满山。

    可能是下来之前,白满山吸收了前任的前车之鉴,明白一到任露出真颜色跟李彬对着干绝对是很愚蠢的,若论在层的基础的话,他自忖并不前任实力雄厚,那么前任都搞不过李彬,他如果来了立场鲜明的两军对垒的话,势必会重蹈覆辙。

    白满山采取了以柔克刚,最起码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

    但是对于李彬这个对事不对人的领导,任何的策略都是多余的,他并非不能容忍同僚,而是不愿意让工作出任何的偏差。而且他最最讨厌的是为了所谓的个人权威导致工作方向出现偏差,要知道他们这个层面的任何一个决策,都能导致落实到地方基层的时候,出现山呼海啸般的大动作,所以,他作为一个家长,怎么能够容忍两个媳妇争风吃醋导致一个家庭的经营方向有误呢?

    可惜,白省长并没有跟他相同的看法以及容忍度,白省长把李彬书记的强硬完全当成了一种对他这个外来者的排斥跟挤兑,更加用勾践卧薪尝胆般的励志精神单方面的磨砺着自己的心智,更加在明面的绝对协作状态下,开始暗培植自己的亲信,韬光养晦了整整三年!

    终于,在从面要来林茂天这只翅膀之后,白满山这只三年不飞的鸟想要一鸣惊人了!

    李彬书记对于这一切,都抱着听之任之的态度,而且他本心来讲,最讨厌干部们盲目的“认主子”“站队伍”,在他看来,大家都是公务员,干的都是工作,虽然职务有高低,但工作是平等的,你只管凭着你的本心干事情,何必花费那么多精力在面找一个所谓的主子来孝敬呢?你们这么做,足以说明根本没有独立撑起一片天空的能力,对这种“身无钢骨不立”的投机者,他是向来毫不客气的,可是是他的这种倨傲,导致这一部分没了主子呵护无法挺起腰杆的人都围拢到了正张开双臂欢迎的白省长那边去了,所以,在林茂天来h省前夕,李彬的确已经失去了很多部下了,但,这些人他在乎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