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450回冯巧兰道出真相
    赵慎三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两只手攥紧了拳头,几乎要把指甲扎进肉里,那样的疼痛才让他勉强说完了面这段话,然后猝然的转过身想要冲出去了。

    赵慎三都走到门口了却不甘心的又回过了头,可能是被在结婚初期被刘玉红逼迫陪她看过的为数不多的港台电视剧所误导了,怀着一线希望想要看到一种为了掩盖真相故意冷冰冰的女人那种背对他的虚弱一面。

    可是他转身面对着的郑焰红却丝毫没有难过的意思,脸也没有露出伪装的冷漠得逞之后黯然卸去伪装,袒露出来一丝凄然的笑容,还连带的顺着光洁的双颊缓缓流下来两行清泪,跟无数煽情的电视剧场面一样被追光塑造的无的凄然,无的无奈,无的高尚。

    她只是默默站在灯光的背影处,好似很冷一般慢慢的靠在了门框,两只手并拢在一起放在小腹捂着了肚脐下方一点的地方,脸是一种十分平静的淡漠,眼神里或许会有一星半点的无奈,但更多的却是微微的不耐烦。

    当赵慎三看到郑焰红居然面对他的离开依旧是这样一副神态的时候,心里最后的那个肥皂泡“啪”的碎掉了,他强撑着说道:“郑市长,无论你怎么误会我,但是我请你记住一点,那是不要拿我跟林茂人较所谓的真心,跟他,我觉得耻辱!

    我赵慎三可能对不住你过,但是我自问对你的爱情是神圣的,是真实的,所以,你可以不要我,但不需要用质疑我的诚意做借口,这样很愚蠢!”

    说完,他终于硬生生转身,这次并没有再回头,直直的冲出去走掉了,他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走廊里发出很大的声响,一步步的踩在了郑焰红的心。

    当然,如果这个时候赵慎三能够有分身术再回头看一眼的话,他刚刚期望的一幕会出现---这女人终于脆弱的靠着门框闭了眼睛,光洁的脸也终于落下来两行清泪,这一刻的她失去了任何的嚣张,变成了,或者是恢复成了一个最弱小、最无助的小女人,而且她刚刚一直捂着肚子的那两只手捂得更紧了,因为刀口正在越来越疼……

    赵慎三一口气冲进电梯,也颓然的靠在墙壁,大口的喘着气,让胸口那尖锐的疼痛随着喘息散发出去,但很显然效果不佳,但是他却任凭心头滴血,也没有让眼泪流出来,那样脸色发紫的提着一口气走到自己车,靠在后座才露出了软弱。

    小高看着他满脸喜气的冲进去,这会子却又这样一幅样子走出来,明白他一定是碰了钉子了,但是也不敢问,默默地发动了车把赵慎三送到了下午他知道了的酒店,到了门口他也不忍心回头看主人的脸了,闷声提醒道:“赵县长,这里是冯局跟您约的酒店,您该进去了。”

    赵慎三一路已经心痛的死去活来了,但是痛到了极处反而麻木般的冷静了下来,此刻听到小高提醒,他在心里愤愤的告诫自己:“赵慎三,天塌不下来,郑焰红想要离开你由她去吧!让她再次被林茂人那个伪君子骗了,到时候她哭都没地方哭明白现在她有多愚蠢了!”

    这样,赵慎三跳下车,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走进了酒店,冯巧兰、吴克俭还有好几个当初他在跟黎远航的时候跟他关系好的局委一把手一起给他压惊祝贺,席间自然是气氛热烈,大家谈论起桐县的局面跟赵慎三的遭遇,都是一时喜一时怒一时愤慨,总之都是感同身受切唇亡齿寒,但最后却都无一例外的替赵慎三的因祸得福大大的庆幸了。

    可怜赵慎三一腔被抛弃的苦水淹没着那颗心,哪里还有地方来容纳这对他来讲微不足道的惊喜呢?更何况这惊喜也是直接导致他被抛弃的原因之一,所以这个县长不要如果能换来郑焰红的谅解的话,他相信他是会求之不得的选择不要的。

    可是生活是这么讽刺,给了他额外的提拔,却又夺走了他内心深处最重要的温柔,想起刚刚郑焰红跟朱长山的电话里提到的那句话:“我这次竭尽全力保全了他,而且还逼着两个一把手给他提拔成县长了……”是啊,算是这个额外到手的县长,也是这个女人为了彻底踢开他而给他的“分手费”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