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395回她是他的知己
    所以,赵慎三口口声声说的什么爱?什么宝贝?什么命根子?统统都是为了骗取她投入更多的精力跟他保持那种愉悦感的一种手段,到了触及他利害得失的时候,还不是统统都是一句虚话?

    没意思!真的很没意思!

    手术之后的郑焰红心里一直在默默地念叨着这句话,那种寒彻心扉的绝望跟心灰意冷让她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呈现一种漠不关心的状态,对于她曾经一度想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达成的爱的归宿也毫无意义,所以,那个哭泣的男人为什么认为他有权利在她正心力交瘁到要失去生命的时候来烦她啊?他以为他是谁呀?不知道她需要静静地舔伤口吗?

    赵慎三终于被哥哥带走了,可是他的走却并没有让她心里舒服多少,那个男人临走时脸紫黑色的掌痕跟他眉梢眼底看她时那情真意切的心疼更加不时的在她眼前浮现,以至于当她一边言笑晏晏的接受着范前进的温柔时,心里居然会异的感受到另一个男人在痛苦,从而引发她的心也一阵阵揪疼。()

    她只要发现这种心脏的揪疼,赶紧勉强自己回忆那天被那个疯掉的女人疯狂踢打的情形,很怪的,她只要一想起那一幕,对那个男人的牵挂引起的疼痛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哀伤……

    这天一大早,她刚刚被双双搀扶起来洗漱完毕,范前进笑嘻嘻的拎着饭缸子进来了,倒出一碗粥让她吃着,病房里走进来了第一个探望者,这个人却跟别的探望者不一样,别的人无论来的时候心里是悲是喜,但都是带着一脸的关切跟崇敬的,可是这个人却惶恐带着惧怕,更加带着欲言又止的担忧,算是勉强挂着一丝惨淡的笑容,也恰到好处的把他的惶恐不安表现得更加浓郁。

    郑焰红看到这个人,呈现在她脑海里的却是另外一张她拼命想忘记却又越发忘不掉的脸,于是她很是不高兴了,但如果这个人仅仅是让她不得不想起另外那张脸的话也还无可厚非,毕竟那是他不能选择的,但最可恨的是这个人还带着满脸的霉气,这不是给她添堵来了吗?

    “郭书记,您怎么回事啊?明明是我有病您来看我,这怎么我这会子反倒觉得像是您是病人我是探望者呢?如果不舒服也去看看嘛,自己都不舒服干嘛勉强来看我呢?”郑焰红看着他死样活气的样子,把粥碗一放木着脸说道。

    这个探访者自然是桐县的县委书记郭富朝了!

    “郑……呃……郑……郑郑郑……”郭富朝一听郑焰红的责难,刚刚勉强挂的那笑容也消失了,居然浑身筛糠一般抖动着,说也说不利落了。

    郑焰红此刻倒明白一定是事情不对头了,因为郭富朝这个人平素在她印象是一个很有涵养、很内敛的基层干部,根本不像刘天地那样的粗豪派,看起来极有数的,今天他这个样子可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

    “郭书记,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是不是赵慎三出事了?”此时此刻,也许女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居然会看到郭富朝神色惶惶的时候也跟着心里一揪,对那个她正在拼命忘却的臭男人猛然间涌起一种强烈的牵挂跟担心,哪里还顾得计较郭富朝的失态,急急的问道。

    范前进一看郑焰红居然一张口问出了赵慎三,而且脸的神情还是那么的惊慌,心里突然冒起一股寒意,更加有一种莫名的愤慨,他心想自己这几天都已经连绿帽子都不计较了配合她,居然还是捂不热她那颗已经彻底被姓赵的混蛋蛊惑住的心了啊!

    一霎时,范前进只觉得心灰意冷,他冷冷的说道:“焰红,既然有人看你你们好好聊吧,我回家去看看!”

    郑焰红却一伸手拉住了范前进,满脸真诚的恐惧跟焦灼说道:“不行,前进,我需要你陪着我!”

    她眼神里的依赖给了范前进莫大的安慰,他也顺势坐在了郑焰红身边,以丈夫的姿态不悦的说道:“郭书记是吧?您怎么看起来很害怕一样呢?有什么话好好说嘛,难道是天塌了不成?”

    “哎呀郑市长,范局长啊……可不是天塌了嘛!”郭富朝跌坐在椅子,双手拍着大腿低喊道:“我昨天下午来省城了,原打算昨天晚过来探望您的,可是路车坏了,一直到晚十点钟才弄好进市,所以住下了准备午过来的,谁知道……唉!一大早接到了县里的电话,说昨天晚拆迁出了问题,开发商居然出面逼迫打死了业主,今早拆迁村的所有百姓围堵了县政府大门情愿,赵县长出面协调眼看成功了,可是居然被冲出来抓捕访群众的警察给打晕过去了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