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345回糟糠妻的怨恨
    这个时候如果你刘玉红聪明的话,都忍了一个礼拜了也没憋死,应该继续忍下去,瞅准机会人赃并获的时候再发难,那么那个骚女人也罢,赵慎三也罢,都是最怕影响的场面人,说不定会怕了她这个秦香莲,灰溜溜的自断关系才是。()

    而她呢,却因为闻到了香味忍受不下去了,师出无名的大哭大闹,结果挨了一耳光不说,还落一个无理取闹的名声,更加被在伤心赵慎三变心的过程冷落的老人们所不齿,非但失去了天时地利,连人和也失去了!

    抚摸着现在依旧火辣辣的脸,刘玉红心头如同沸水般翻腾,她环顾着这个熟悉的家,到处都弥漫着赵家人的影子,她更加分外的孤单起来,一种局外人的落寞让她想起刚刚赵慎三在被她哭的无可奈何的时候,居然会把老老小小都带走了,却把她一个人留在这诺大的房子里,岂不是已经明确告诉她了吗---他不在乎这个家,更不在乎她刘玉红,他在乎的是他的家人,确切的说,是跟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

    而她刘玉红,跟他之间连那张结婚证都是没有的,一旦他把她扫地出门,她跟他之间,彻头彻尾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了!

    “不!刘玉红,你坚决不能这么窝窝囊囊的被遗弃了!一次已经那么傻了,如果这次依旧这么容易放过了得意忘本的小人赵慎三的话,你一辈子的尊严可被践踏掉了啊!既然今晚你闹腾的师出无名,那个男人说抵赖抵赖了,那么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们捉奸在床,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不穿衣服的市长跟不穿衣服的县长凑在一起,会唱出什么样的戏来!”

    满腔的怨毒让刘玉红作出了这样一个决定,紧接着,她更不愿意一个人呆在这空荡荡的、却又散发着郑焰红气息的房子里了,游魂一般的晃悠起来,回到她没跟赵慎三复婚的时候跟丫丫住的那套房子里去了。第二天整整一天,她都在班之余紧张的策划着该如何尽快找出赵慎三偷情的证据,以便出其不意的发动反攻。星期六一个人回了娘家,她也只字未提夫妻反目的事情,只说是赵慎三带家人出去玩了,而她回家来看看。

    赵慎三扑了个空之后也没有多想,给丈母娘打了个电话得知刘玉红好好的在家,心想她既然在气头,让她在娘家住几天吧,等下周回来估计她气消了,那时再去接也容易了。

    可是,从昨天晚开始,赵慎三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一向温婉(或者是他已经荣耀太久了,早已经不记得刘玉红的本性原本是不温婉的,那温婉也是在他后来的日渐荣耀之后慢慢磨砺下来的。)的刘玉红是从何种渠道得知他跟郑焰红的事情的?看她口口声声“市长”的,一定是已经知道了!

    没道理呀!他跟郑焰红的生活层面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是十分高的了,已经高到像刘玉红这个小市民层面的老百姓是完全接触不到私密生活的地步的了,不但如此,连高层的人,知道两人隐情的也少之又少啊!而且世人都说偷情这种事情最晚知道的必然是偷情者的配偶,那么若非有人故意造谣,刘玉红怎么能知道呢?

    赵慎三从空空的家里出来,一路开车一路苦苦思索着走漏风声的原因,突然间,范前进的影子跟田双双的影子闪进了他的脑海里!

    对啊!认识刘玉红,能接触到刘玉红的,除了范前进跟田双双,别人还真是不会这么闲来挑拨的!而且,说到底,在全云都,他跟郑焰红有染的事情也这两个人有几分把握能判断,当然,两个人间,又以田双双嫌疑最大。

    难道这妮子依旧对他没有死心,在省医目睹了他跟郑焰红两次同床共枕,回来忍不住找刘玉红告密,意图借刘玉红之手拆散他跟郑焰红,而后刘玉红必然也会伤心他的变节而跟他恩断情绝,而田双双能乘虚而入取而代之了吗?

    也是人在情急之下容易胡思乱想,赵慎三做出了如此荒谬的错误推断,还以为自己有够敏锐,这样暗地存下了对双双的提防之心,却没有去留意刘玉红的举动,更加没有及时的去找刘玉红解释,反倒想着反正刘玉红也没有真凭实据,他冷冷她也好,说不定那女人自己没了底气,下周他一回来发现她已经灰溜溜回家了呢。

    想到这里,他彻底放开了这件事,更加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仅仅当成寻常夫妻闹别扭来看待了。还很有气势的想女人如果一闹腾去哄,下次说不定还会故技重施,一次不理她,让她自己没意思起来,下次也不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