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307回鬼神莫测的局
    “呵呵,既然王处长说我们云都市经受得住这样的检查,那么请公布一下我们的成绩好吗?也让云都大众对我这个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不在班的主管领导的工作能力有一个了解嘛!”郑焰红毫不领情,步步紧逼。()

    王华峰怎么敢冒着违背规则的情况下现在公开审计结果?更何况审计结束之后在表统计之前,是一定要跟厅长李元度汇报一下真实情况,看领导的意思是真实表还是有所倾斜,此刻尚未汇报怎么敢泄露呢?为难的说道:“郑市长,我的意思您应该能听明白吧?现在公布结果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也有纪律的,请您谅解一下好吗?”

    郑焰红看着满脸为难苦笑着向她解释的王华峰,微微一笑说道:“既然王处长都说到纪律了,我如果再要求现场公布结果有些过分了!要不然这样吧,冯局长,你把有关这个项目的账目都打开,让大家都看看,省的回头检查团走了,可没有机会接受指导了。”

    郑焰红此言一出,不单单是在场的云都干部都吓了一跳,连王华峰都被她如此惊世骇俗的行动吓到了!要知道财务细账是多么保密性的东西啊,她居然当着媒体要公开,如果她一旦公开了,那么审计团的结果岂不是根本不能与她公布的数字有丝毫的误差了吗?万一有了,省审计厅还不马成了全省的众矢之的,大家都会骂他们没有得到好处篡改了人家云都的数据!更何况郑焰红已经把话说的那么尖刻了---“省的回头检查团走了,可没有机会接受指导了。”那潜台词还不是“省的检查团走了死无对证”啊!

    “郑市长,您这是?要知道我们的审计结果在没有最后统一汇总之前,是不能够公开的呀?再说了,您不是已经明白结果跟您的工作能力都是很好的了吗?又何必一定要现在公开各项数据呢?”王华峰被这个女人怪的行径弄得额头见汗,看冯巧兰居然对郑焰红这种倒行逆施般的命令奉行无违,已经把账目打开了,着急的再次站起来阻止道。

    郑焰红蜡黄的脸却突然间露出了一丝冷峭的笑容,眼里更是闪过一丝寒气,木木的说道:“真金不怕火炼,我郑焰红既然问心无愧,自然不怕公众的监督。王处长既然在我没出院的时候赶来检查,怎么还担心账目公布了公众找出了漏洞会对我不利么?呵呵,那可多谢您的好意了。”

    这番话可更加厉害了!岂不是指明了省审计厅今天的检查完全是借郑焰红不在家的空当乘虚而入,“趁火打劫”意图“落井下石”的吗?而她执意公开账目的用意更是反将审计团一军---你们不是要查吗?我自己公布出来,让你们做章去吧!

    “郑市长,我估计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还是希望您先让媒体退场,咱们从容协商好吗?唉唉唉……哎呀赵处长,您代表党委表个态嘛,这事情……这样,很不好善后嘛……”王华峰越发的焦虑了,心急如焚的急于跟领导沟通一下看怎么办,可郑焰红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他环顾四周突然看到了稳坐钓鱼台的赵慎三,发现了救星一般赶紧叫道。

    其实赵慎三看似坐的稳稳当当的,但他心里跟王华峰一样晕菜,根本不知道女人这么做到底想要干什么?而且他对自己的女人自然是关心则乱,所以心里更加是十五个吊桶七八下的,恨不得马把女人拉出去问明白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当看到女人面对王华峰的一再妥协下依旧步步紧逼的时候,他更加担心女人今天行动过激,事后无法跟黎远航和郝远方交待,弄成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孤军奋战的被动局面!

    所以赵慎三早坐不住了,但是说实在的,以他对女人的七分深爱加三分敬重,加起来是十足十的畏惧了,更何况在今天这样正式的场合,女人的身份地位是他一个小秘书可望而不可即的,他怎么敢蝎蝎螫螫的开口说话呢?即便是他代表的是黎远航,他也不敢冒着被女人责怪的风险贸然表态。

    但是此刻王华峰已经点将点到了他的头,他也正好顺势说道:“王处长,黎书记走的时候说过这件事全权委托郑市长迎接检查了,所以我过来仅仅代表党委是支持这次检查的,具体的措施还是以郑市长的决定为准。不过郑市长,我看时候不早了,咱们是否……”

    看着赵慎三忍不住跳出来和稀泥了,郑焰红心里暗笑这个小子还是太不成熟,但脸却依旧木木的说道:“是啊,我也知道省领导们辛苦半天了该吃饭了,所以才让巧兰同志赶紧公开数据,等媒体都记录完毕了咱们马结束好吗?”

    看着记者们已经围拢到冯巧兰的身边去询问记录、拍摄了,王华峰更加着急了,他看记者们忙着去看账目,他们身边反倒没什么人了,顾不得形象了,急匆匆站起来借口去方便走到会议室外面,匆忙的给李厅长打了个电话。

    李元度此刻还不知道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逆转,他已经下班在家了,接到王华峰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属下是向他报告检查结果,让他定调子表定论呢。当然,他最希望是查出来的有毛病,而他定调子没毛病,然后可以直接向卢省长那里邀买一个大大的人情了。

    “华峰,查完了?”

    “哎呀李厅长,您不是说咱们来云都是云都邀请的吗?怎么郑焰红市长好似十分不满意呢?她好像觉得咱们在她住院期间抽了她具体负责的项目,完全是找她的茬子!我们一到云都,人家财政局居然一个陪调的人员都没有安排,把我们晾在会议室里随便查,查完了还不让走,说郑市长马到接见我们。我们等到刚才她才出现,结果她一出现居然正儿八经的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在我不公布审计结果的情况下,决定自行对媒体公开凤泉山风景区旅游改建专项基金的所有账目,这不是将咱们的军是什么?这会子媒体正在记录数据呢,如果一旦公开了,咱们的审计还有意义吗?而且郑主任卢省长知道了,会不会觉得咱们没事找事啊?”王华峰焦灼不堪的连珠炮般说明了原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