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280回小赵不是池中物
    黎远航问二少何时回去?二少却也说他还需要再留三日,等唱经团三天的经唱完再回去,还当面邀请黎远航跟赵慎三等他跟流云婚礼的时候赴京参加。

    这算是二少当面允诺了要娶流云,这个消息让流云羞红了脸低下了头,赵慎三也是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甚不是滋味,但他一抬头看到了悟大师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里一凛,赶紧定下心神诚心诚意的说道:“恭喜二公子终于更跟心人喜结连理了!其实人生苦短,一个人能够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另一半,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像我,总以为自己选的是最爱的,可是经过了无数的波折才发现,适合自己的、牵肠挂肚的永远只有一个,所以,我衷心的希望二少跟云云能够珍惜这难得的缘分,一生一世幸福快乐!”

    二少开心地笑道:“哈哈哈,是啊,我看你昨夜魂不守舍的惦记着心人,所以才替你撒谎放你去团聚了,今天看你这么精神,想必心人无恙了吧?那么老哥也恭喜你了啊!”

    赵慎三没想到二少居然会当着黎远航的面说了出来,他明白黎远航明知道除了郑焰红之外,他不会有别的可惦记的谁也受伤了,这可不好解释了,登时面红耳赤的呐呐无语。

    黎远航其实早看出来赵慎三对郑焰红的关心远远超出了下级,不过他一向都明白郑焰红的眼高于顶,曾经是郑焰红直属领导的时候,他也曾经很见识过郑焰红的孤傲,再也想不到那么样一个狂妄的天之骄女居然会跟一个小秘书有感情纠葛的,所以也一直在暗暗吃味,以为赵慎三对待郑焰红这个过去的主子对他这个现在的主子要忠心耿耿的多。

    此刻一听二少道破天机,更加看到赵慎三满脸尴尬无言以对,他才恍然大悟这种井掉到桶里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再一想也难怪,赵慎三年轻英俊又机灵能干,天天在郑焰红眼前头晃悠,但凡是这小伙子有点心机,哄的那个已经过了三十岁的少妇对他动心还不是容易的事情?

    “哈哈哈!我觉得不对头嘛!我说郑市长住了院,你也不至于跟天塌地陷了一般守在医院里,还一连献了三次血给她用,却原来她不单单是你的恩主,还是你的心人呀?

    哎呀我说小赵你可不够意思呀,怎么这件事二少都知道了你单单瞒着我呢?我要是早知道了也不会那么样逼你离开她了啊!”

    黎远航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留赵慎三在身边当秘书了,更加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能力一定不是池之物,迟早有一天会飞天空成一番气候的,所以索性作出很熟络的朋友架势开起玩笑来,也是想留下赵慎三这条人脉,日后没准能派大用场。

    赵慎三更加难堪了,他支支吾吾的说道:“……呃……黎书记,看您说的……毕竟……这种事……她是……我也是……其实二少夸张了,哪里……”

    二少倒真没想到赵慎三爱的是顶头司,更没想到黎远航居然会认识那女人,看赵慎三难受成这样也没说出个名堂来,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拆穿了赵慎三的谎言,赶紧打圆场道:“嗨嗨嗨,我成了搬弄是非的大嘴巴了!呵呵,远航兄,其实昨夜我差小赵去省城,真的是有事让他办的,不过什么事情你老兄别问了,权当心疼我了行么?更加别难为小赵了,这次他可是替你出了大力了呢!”

    黎远航自然很明白见好收,也顺势笑着说道:“是啊是啊,虽然我每天都打电话安排该怎么办,但没有小赵具体在这里跑腿,也是办不成的,我怎么会难为他呢?昨天我还说呢,回去放他下去锻炼锻炼,不能让他再窝在我手下干杂活了!”

    二少颇有些惊讶的问道:“哦?这样能干的秘书可不好找哦,远航兄想明白了?那么小赵现在还是个副处吧好像?下去了能干些什么呢?”

    黎远航含糊的说道:“虽然他还是个副处,但是在我们云都这个地级市里,还是不算低的级别了呢,只要位置得当,还是很能考验一个人的能力的,小赵这次出了这么大力,我怎么会亏待他呢?”

    二少欣慰的说道:“是的,父亲听我说起他之后,也一直很是欣赏他呢,还说等有了合适的时间,亲自给你打电话推荐小赵的,既然远航兄自己已经有了打算,那么我替小赵谢谢您了。”

    黎远航一听二少居然把赵慎三这个人物都汇报给老首长了,那么随便把这个年轻人安置一个位置的打算恐怕是行不通的了!要知道二少的言语间跟赵慎三的私交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跟他的感情,一旦安排的不合适,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可预期的影响的,那么对于赵慎三外放这件事,可需要慎重的对待了。

    赵慎三听着两位贵人在讨论他的前程,自然是不能插嘴的,否则的话很可能会被误会为伸手要官,只好赶紧转身跟了悟大师低声说些闲话,大师也很是不耐烦跟这些当官的在一起,也顺势先告辞了,赵慎三送了他出去不提。

    下午,黎远航要回市里了,因为明白了赵慎三的心思,他很是仁慈的对赵慎三说道:“小赵,这些日子你委实辛苦了,这样吧,我放你三天假好好歇歇,等你休息好了赶紧回去班行。”

    赵慎三千恩万谢的送走了黎远航,又跟二少闲话了一阵子,这才告辞要去省城看望郑焰红。

    午饭过后,午乌泱泱的人群也都陆续散去了,除了清洁工在清扫路面,这里已经看不到午的盛况了,一派秋风扫落叶后的萧瑟。

    谁知赵慎三刚走到山门口,却看到流云俏生生的身影正站在桥边痴痴的看着他。看着这个也是一心爱着他的姑娘,赵慎三的心里再次灌了铅一般沉重,他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强笑着说道:“呵呵,二少奶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呆着呀?这日头怪毒的,小心晒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