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274回天伦之音
    郑焰红的伤,让卢博那种几近陷进灭顶之灾的恐惧再次降临,从不信神佛的他甚至也在心里不停地默默祈祷,希望**之外的神圣能够施展广**力,让他卢博唯一的心肝宝贝女儿转危为安。

    郑家人古古怪怪的神情自然瞒不过卢博的眼睛,但他并不想去追究那些人到底在偷偷忌惮些什么,他全部的心神都在郑焰红的身。

    他曾看到从隔壁病房出来一个老太太,趁着病房门口没人的时候趴在房门口哀伤的哭泣,还低低的叫着“女儿”。

    但卢博明明认出来那并不是郑焰红的母亲,误以为是那老太太的亲人病重导致这老太太糊涂了,好心的想要过去劝解,谁知离得更近却听到那老太太居然低语道:“红红,我的女儿,你哥哥把昨天的一切都告诉妈妈了,妈妈明白你一直都那么心高气傲,要是我们老人再说明真相,让你明白你不是郑家亲生的,你会更受不了的……所以只要你好好的,妈妈情愿跟之前的三十多年一样,躲起来不让你发现,不成为你屈辱的负担……”

    卢博听清楚这个老太太的话之后更加怔住了,此刻再印证一下郑家人时不时背着他嘀咕的情况,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他便开始怀疑郑焰红的车祸并非是意外那么简单,更加不愿意把郑焰红留在这样“险恶”的环境里了,他才开始非常强硬的跟医生交涉,还让各科的专家都尽快形成转诊途的意外抢救预案,一力坚持马转走郑焰红。

    郑家人看到卢博的强势,原本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明自己的观点的,怎奈刚经过了凌晨的事情,算是他们成功的逼退了黄老太太,但是心理始终觉得弱了几分气焰,对待郑焰红的问题,反倒还没有人家卢博这个干爹来的气势了,所以看卢博一定要转诊也都答应了。

    紧接着是车了,救护车自然是坐不下那么多亲属的,所以医院一开始说只能去两位亲属,卢博看郑家父母想都去,哪里放心的下?赶紧要求他必须陪在郑焰红身边,郑家父母犹豫了一下,还是范前进的母亲赶紧拉住亲家父母说道:“大哥大嫂,既然卢省长要去,那让前进他们俩照看红红吧,咱们都坐小车跟着也是了。”这样才算是安排妥当了。

    车缓缓开出医院的时候,透过车窗,卢博又一次清晰地看到了那个陌生的老太太满脸的泪痕在阳光下闪耀着,跟一个坐在轮椅的男人一起痴痴的站在车外面盯着车里,那神情分明是恨不得穿透玻璃坐进来守着郑焰红才放心,那种眼神里透出的浓浓的亲情让卢博更加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的身世一定隐藏着绝大的秘密,他也更加觉得自己这个父亲此刻的照料是多么的责无旁贷了。

    看到郑焰红悠悠睁开了双眼,黑黑的眸子艰难的转动了半圈,终于落在了他的脸,那无神的眸子里渐渐透出了光芒,然后,她嘶哑的低声叫了声:“爸爸?”卢博的泪一下子冲出了眼眶,赶紧俯身下去一叠声答应道:“哎哎……爸爸在这里,爸爸在这里呀!”

    郑焰红在混沌周游了无数个轮回终于返回了这个苦乐掺半的人世,虽然她极其希望自己能够如同无数无厘头的电视剧里面映的那样选择性失忆,可以永远删除掉留在记忆里那段记录着她身世的片段跟范前进这个丈夫混账透顶的片段,还如同前三十多年那样误以为自己很阳光很幸福的接着活下去!

    可是,记忆这东西却偏偏给她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她此刻除了疼痛,别的幸福生活都全然的想不起来了,车祸前的场景却如同刻在她大脑的沟壑里一样无的清晰,所以,如果此刻看到的不是卢博,而是郑家那对她叫了三十多年爹妈的老夫妇的话,也许她会痛恨自己这么快醒来的。

    “爸爸……您……您还要我吗?我不是郑焰红,我是一个……”面对着满脸痛惜的卢博,委屈如同浪潮一般淹没了郑焰红,她语无伦次的低声哭泣着呢喃道。

    “傻瓜,不管你姓什么,我都是你爸!我还巴不得你姓卢呢,怎么会不要你呢?你可不知道,你要是再不醒过来,你老爹我也快被你吓出毛病了呢!”卢博听郑焰红说得可怜,心里一阵心酸,明白这妮子非但经受着身体的痛苦折磨,心理的压力也许会更加痛苦,心疼的说道。

    郑焰红还没回答,范前进赶紧把头伸过来蝎蝎螫螫的叫道:“红红,你可醒了,你可不知道你把我们吓得……”

    不看到范前进也罢了,看到他,更勾起了郑焰红对他的厌恶,面对着这个软脊梁的男人,对于他爱的每一个女人,都不敢投入所有的感情,总是要保证他自己的安乐生活之后才能考虑别人的感受。

    郑焰红十分痛悔自己居然会看错了人,一再的以为他能够改过,到了现在才彻底明白了,算是跟他一起苟且到死,这个男人依旧不能给她任何的安全感。

    这一次的死里逃生让郑焰红有了一种凤凰涅槃般的决然,一天一夜之间,她在生死之间无数次的徘徊,朦胧已经想明白了人生苦短,而且又灾厄重重,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度过,说不准哪天,会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而彻底毁灭!既然如此,干嘛不为了自己真正活着呢?

    “滚开!”郑焰红从牙缝里十分清晰的低低迸出这么两个字,然后她微微开启了嘴唇,一口带血的唾沫毫无预兆的冲着范前进那张脸喷了过去。当然,这个动作也很是费了她的极大精神,她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一咳自然带动的伤口一阵剧痛,然后一个咳嗽硬生生憋在了她的喉咙间,而她面色青紫的双眼翻白,再次昏厥过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