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273回留住她生命的男人
    疯狂过后,赵慎三终于觉得如果自己再开车走的话,说不定会把汽车开到沟里去的,所以,他抱着“不干了”的自暴自弃,把车停在了路边,把已经混乱的脑袋趴在方向盘略微的歇息了一会儿,让乱如飞絮的思绪也渐渐的回归正常,这才慢慢的抬起了头。()

    正常之后,一种凝重的责任感慢慢的升腾到了赵慎三的胸腔跟头脑间---郑焰红此刻还生死未卜,算是能够逃脱大难,日后在仕途闯荡,她那率性有余而阴谋不足的性格还是离不开他的幕后帮忙的,更可况此次她的灾难乃是他的失德所致,他更需要让这次开光法会圆满完成,才能将功赎罪博得神灵的谅解,给郑焰红换来日后的福禄才是!

    所以,算他累死、痛死在山,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或者是退缩,为了他的挚爱,他只能继续围着热锅的边沿玩命的狂奔。

    他凝视着车前,盛开在路边的正好有一簇娇艳的野花,他如同对着郑焰红一般低低的说道:“红红,你一定要好好地,因为你要明白你身系着咱们两条命,所以你必须要为了我撑下去,你死了我必定不独活!现在,我要去替我们俩赎罪去了,等这边的事情了结了,我一定赶到你身边去守着你!”

    说也怪,在赵慎三念叨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被转移到救护车准备去省城的郑焰红突然间迹般的苏醒了,她睁开眼喃喃的说道:“我会撑下去的……”

    卢博得知郑焰红受伤的消息要晚很多,那是因为他当时并不在省城,而是跟李彬书记一起到北京去了,其目的还是李书记明白今年省委也要调整班子,想让卢博接任常务副省长,虽然常务原则央听从地方的推荐,但是毕竟要先去把路子走通,否则的话这么显赫的位置,一旦面确定了另外的人选,那可后悔莫及了。

    在京城把组部等单位走了一遍,事情办得还算是十分顺利,今天早李书记说他要留下单独办些事情,卢博明白自己留下已经不合适了,带着贺鹏飞先回省城。

    飞机前,拿着卢博手机的贺鹏飞接到了郑伯年的电话,告诉了郑焰红的事情,可是贺鹏飞知道卢博从昨夜一直很不舒服,一听到这个消息,贺鹏飞十分紧张,生怕卢博听闻噩耗身体再出什么状况,强忍着一直没说。一直到飞机到了省城机场降落,贺鹏飞赶紧又打电话问了现在的情况。

    等两人了车之后,贺鹏飞明白不敢再瞒下去了,满脸难过吞吞吐吐的说道:“……呃,卢省长,那个……早郑主任打来电话,说是大小姐昨天晚遭到了车祸,情况可能不太好……”

    “什么?”卢博的确是从昨夜开始觉得自己胸闷气短很不舒服,此刻刚想靠在车座休息一下,猛听的郑焰红出了事,一个激灵猛地瞪大了眼睛,尚且抱着一线侥幸问道:“哪个大小姐?不会是红红吧?”

    “是郑大小姐,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咱们要登机了,我怕您过度担心血压高没敢说……”贺鹏飞战战兢兢说道。

    “你混账!”卢博一贯是以儒雅见长的,此刻却对他从来没骂过的贺鹏飞发火了:“你现在告诉我我血压不高了吗?还在那里罗嗦什么,还不赶紧告诉我到底情况怎么样了?”

    “郑主任说大小姐胸腔有几根肋骨粉碎性骨折,还流了很多的血,昨夜从省城调去的专家手术了一夜,我刚才又打电话过去问,说是人现在还在昏迷,不过手术挺成功的。”贺鹏飞总算是有备无患,赶紧回答道。

    “什么狗屁专家呀,既然说手术很是成功为什么人到现在还昏迷着?市级医院能有什么好大夫?老郑也是糊涂蛋,怎么还不赶紧转到省里来治呀?”卢博心疼之下连连爆出了粗话。

    紧接着,卢博又打通了郑伯年的电话,详细的询问了郑焰红的伤势情况,说他马赶到,这才放了电话,一叠声的催着司机赶紧直奔云都而去。

    一看到小女儿浑身缠满了白布,更是插满了管子躺在监护室里,想到他自己住院的时候这丫头无微不至的体贴照顾,卢博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那种痛楚的表情甚至郑焰红的亲爸爸表现的还要深切,然后他钻进医生办公室,详细的了解了郑焰红的情况,并再三征求专家的意见,这才作出了要把郑焰红转到省医的决定。

    郑焰红从遭遇车祸那一刻起,一直觉得自己好似没有了身体的幽灵一般漂浮在身体不远的地方,她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自己如同一个坏掉的布娃娃一般以一种十分特的姿势被卡在驾驶室里,然后又被朱长山弄了出来,紧接着朱长山抱着另外一个没有生命般的她被爆炸的气流重重的甩出去好远,然后她好似又被一只手恶狠狠的抓回到她的身体里,让她的意识一下子被撕心裂肺的痛楚所占据,仅仅是极快的一瞬间,她陷进了一片黑暗之了。

    当她再次觉得自己有意识的时候,却发现再一次漂浮了起来,贴在明亮的无影灯,看着一群妖魔一般的蓝衣人正对着她破碎的身体不停地忙碌着,可能是因为炙热的灯光把她炙烤的焦渴无,她一直都渴望着有生命的琼浆不停地灌注进她的喉咙里。

    好似干旱的土地一般,漂浮着的她焦躁的叫嚣着,渴望有更多的液体灌进身体里,可是,那两个管子同时往身体里一滴滴流着的东西好似根本不管用,那一滴滴的水好像滴在烧红的烙铁一般瞬间变成一缕白气消散掉了,而她干瘪的条条血管里依旧是一片荒漠般的焦渴。

    贴在蓝幽幽的灯光,郑焰红觉得自己的身体膨胀成了一块巨大的、干燥的海绵,每一个细胞都最大限度的张开了能够吸收到些微雨滴的平面,妄想去拦截住那一缕缕汽化的水滴,以便得到一定点的滋润。可是,每一个细胞都没有成功,而她也越发的狂躁起来,有一刻,遥远的地方隐隐传来一缕缕甘甜的幽香,召唤着她赶紧离开这里,那边可以提供给她足以瞬间灌满每个细胞的琼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