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266回老人家的老风月
    天色微明时分,郑焰红的父母跟叔叔公婆还有哥嫂都一股脑的到了,这样一来,特护病房门口更加赶集一般热闹,而此刻因为医院领导也已经听专家说了这个女人居然是郑市长,院长吓得屁滚尿流的赶紧过来了,把原本主刀的外科主任暗地里骂的狗血喷头,责问他问什么昨夜看到省城专家不请自来却那么迟钝,不问清楚早点给他打电话呢?让他居然在市长做手术的时候在家里睡大觉?这可怎么解释呢?

    主任很委屈的说当时他正在手术,专家突然不请自来,他还以为是院长请来的呢,算他能猜到着病人身份非凡,正手术间也总不能出来打了电话再进去继续吧?院长一想倒也是,也不骂了,却赶紧出去又特意腾出了另外两间干部病房,专门让市长的家属们歇脚。()

    终于,郑家人惊魂稍定进了病房坐下了,可是气氛却莫名其妙的高压起来,原因却好似并不完全来自于郑焰红的病情,而是几个老人一看到房间里端坐着的另一个早来了的老太太之后,居然面面相觑了一阵子之后,呈现出了更加特的每个人表情都不一样的局面了!

    郑妈妈是黑青着脸冷哼了一声,更加鄙夷的瞪了郑焰红的爸爸一眼,然后把身子一掉脸冲着窗外生闷气。而郑焰红的爸爸则失魂落魄般的紧盯着那个陌生的老太太发呆,好似一个他认为早不再人世的人猛然间出现了一般!郑家叔叔则更加尴尬了,他既想跟那个老太太打招呼,却又颇有些忌惮的瞟了自己的嫂子一眼,更加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的哥哥,然后也选择了缄默,避险般的站起来去跟范前进说话了……

    这样诡异的事情这样发生在市医院的干部病房里面---诺大的里外套间豪华病房里并没有病人,却坐着一屋子神情各异的人们,特别是那几个老人,更是一个个都好似怀揣着千年不化的秘密一般尴尬不已。

    郑焰红的三嫂很是聪明,早看出事情不对头了,她猜想这个陌生的老太太一定会跟自己丈夫的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当着孩子们,老人们算是想要说什么也断难拉得开脸面,所以赶紧拉着郑焰杰说道:“老公,咱们还是去问问大夫看红红有没有什么危险吧?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咱们一起去呀!”

    几个年轻人都很聪明,特别是郑焰红的大哥,更加是唯一还对这个老太太有一点点印象的孩子,这么点印象也是听范前进说这老太太是黄向阳的母亲时才把这个已经满头白发的老太太跟当年他还小的时候那个风华正茂、美丽非凡的黄阿姨连在一起的,所以他也赶紧顺势站起来跟着大家一起全部躲避出去了。

    这下子,屋里可只剩下四位老人了,偏生郑伯年更是如坐针毡,故意大声叫着:“焰平,焰武,焰杰,你们赶紧的去把省城来的专家接出去吃早饭吧,人家累了一晚了。哥,孩子们不认识专家,我出去谢人家医生啊!”说完,也忙不迭的赶紧走出去了。

    这下子气氛更加不妙了,郑妈妈猛地也站了起来一拍桌子说道:“姓黄的,你到底又跳出来了啊!哼!常言道‘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你好歹当年也算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人,咱们也早说好了,只要你以后永远消失,你的孩子我当我自己亲生的抚养,不让他们受到你那个男人的牵连,这么些年了,你也算守信,除了后来向阳因为一点小事偷跑了,从来没有违背诺言,但是为什么今天我会在这里看到你呢?难道你看我把女儿抚养的这么有出息,后悔了想要走吗?哼!我告诉你休想!这闺女从送到我手里那天起,已经是我的心肝宝贝了,你要是现在又有了非分之想,你是做梦!老头子你如果还念念不忘,只要他愿意你只管领走,但想要闺女的话,我拼着这把老骨头不要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郑焰红的爸爸听她说的乱七八糟的,早老脸臊的通红,赶紧尴尬的说道:“……呃……月影,你这些年都跟向阳在一起吗?我刚才听前进说向阳为了救红红也两处骨折了呢,你还是先去看看他吧,红红这边有我跟她妈妈行了。老伴呀,你也别闹腾了,这不是刚好赶两个孩子都遭了灾了吗?要不然月影也不会来的呀?亲家在外面,孩子们也都不明白当年的事情了,你这么越是不依不饶,说不定越是隐瞒不住的,真倒腾出来了,你说咱们的老脸还往哪儿搁啊……”

    “哼!我管你们往哪里搁?现在知道丢人了?知道丢人当年别做丢人的事情呀!你行呀老头子,一辈子都看着你夹着尾巴不提别的女人了,还以为你真忘了她们了呢,现在一见面才原形毕露了啊!哼!‘月影’,‘月影’你叫的倒好听,从红红过五岁生日,你开始叫我‘老伴儿’,我叫什么名字恐怕你早忘干净了吧?”

    这下子把郑焰红的爸爸给噎的脸一下子红了,终于发怒道:“你这人真是不可理喻!这么多年了,你拿这事儿说过我多少回了?现在还不依不饶的,孩子还生死未卜呢,你却揪着陈年旧账不放,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看这两个跟自己有着无限牵连的夫妻俩马要吵起来,这下子,一直没说话的黄月影,也是朱长山的母亲终于脸色惨白的说话了:“郑大哥,大姐,你们俩别为了我吵嘴了,其实当年的事情我也都忘记了……要不是孩子们出了事,我也不会这么冒失的跑过来,算是我来了,也是以向阳母亲的身份来的,我来的时候红红已经……已经进手术室了,她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等她醒来的时候,我也已经离开了,所以……大姐不用担心我是来夺走红红的……当年,我既然能够狠下心把她给了您,不会到了现在再把她要回去了……您如果觉得我留下会影响到您的家庭,那么我现在走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