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262回身世之谜
    按下赵慎三香艳的温泉夜,郑焰红跟他分手之后经历的事情可没有这般**了,**倒也是**的,只不过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被天崩地裂般震惊的真相炸开的**……

    气哼哼跳了朱长山的路虎,一路郑焰红都如同一只乍开翅膀随时发动攻击的母鸡一般凶狠的瞪着他,恨不能冷不丁的扑过去在他脑门重重的啄一口,留下一个冒血的窟窿。

    朱长山一开始也很是生气般的无视她的瞪视,可是她瞪得久了他终于无法忍受了,转脸看了她一眼想要讥讽她几句,谁知一看到她两只腮帮子鼓的满满的,那张嘴更是撅的跟一颗鲜草莓一样,两只大眼睛一瞪,更加如同两只杏核一样圆溜溜的,寻常女人大许多的黑色瞳孔即便因愤怒最大限度的聚集在一起,却还是被妩媚的睫毛衬托的无的美艳,看起来更是只见其可爱,不见其可恶。

    朱长山心头的怒火被她这幅“凶悍”的样子一逗,反而瞬间冰消了,从小到大都习惯性的对她的包容再一次起了作用,他又好气又好笑的骂道:“死丫头,把你面前的镜子扳下来照照你的脸,都成了母老虎了,为了一个赵慎三,你至于护成这样吗?我提醒你,那小子虽然有些鬼聪明,但是心里的弯弯儿绕多了去了,而且他的野心也不是一般的大,你跟他在一起要留一个心眼子,别让他为了往爬连你也卖了!”

    算是让郑焰红相信世界末日真的会到来,她也不会愿意相信赵慎三会背叛她,不屑的把鼻子高高抬起来喷了口气说道:“切!我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他说卖卖了我吗?用你操这闲心?咦,我说你准备带我去哪里呀?难道你要证明我不是我爹妈的孩子,却是从天掉下来的吗?”

    朱长山白了她一眼说道:“没有人能从天掉下来,你不是你认为的爹妈生的,也一定是别的爹妈生的!死丫头少激我,不到时候,我算说了你也不信,还不如不说。”

    其实郑焰红的心里盛满了恐慌,远没有她外表看起来那么淡定,因为从老和尚两次危言耸听般的推测里,以及朱长山刘佩佩的古怪行为里,更加连林茂人都曾经很隐晦的提醒过她的身世存在秘密,她早隐隐觉察到自己的确出身会很不寻常,但是她却自欺欺人般的拒绝去追寻真相,她明白一旦真相被揭开了,也许她前三十几年生活得幸福家庭会在一瞬间崩塌成一片断壁残垣,而她也会在丑陋的真相面前失去所有来自幸福家庭的女孩子从小到大建立起来的乐观自信,成为一个心里盛满了秘密的、晦暗自卑的女人。

    可是,现在,这个真相正被这个自诩为救世主般的男人一厢情愿的带着她去揭破,她不知道多想现在跳下车落荒而逃,依旧恢复为那个永远不愿意初级真相的幸福女人,但是,天性的倔强又让她不愿意在朱长山面前认输,只好硬着头皮坐在车,色厉内荏的用虚弱的刁蛮掩饰着内心的忐忑跟恐惧。

    车一直穿过市区朝湖边开去,渐渐的,居然好似要开到教授楼的方向了,郑焰红默默地看着这熟悉的环境,心里五味杂陈,慢慢的眼圈红了,红了一阵子,终于有泪珠不断地落下来,一颗颗那么晶莹的砸在她玉一般白皙的手背,她却好似毫无察觉一般任由那些泪珠顺着手背滑落下去了……

    朱长山一开始是勉强自己无视她的反应继续开车飞奔,一路开过了教授楼,依旧在欢呼的公路往前开着,郑焰红无声的哭泣却一直没有停止,却也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息,连哽咽跟啜泣都不曾有一点,仿佛她眼里的泪珠都不用经过大脑的支配,完全可以自动的落下来一样。

    朱长山越来越频繁的转脸看着她,越看越心疼,越看越焦躁,终于把车怄气般的往湖边一停,抓狂般的把郑焰红的身子一把揪过来跟他面对面问道:“死丫头,你到底哭些什么?我难道会把你带到荒郊野外杀了你吗?嗯?你至于这么哭个不停吗?”

    此刻,郑焰红的心正被巨大的恐惧左右着,关于老和尚说的父亲曾有四个女人,而她的身世也差不多被老和尚确定了不是母亲生的了,此刻,真相又在这个男人的促使下一触即发,怎不让她产生莫名的恐慌呢?

    看着朱长山满脸的心疼无奈的盯着她,她内心的虚弱终于被尽数引发了,神经质的紧紧攥住朱长山的手,好似溺水的人抓住救生圈一样,哀伤的、可怜的说道:“……向阳哥,从小到大,我都明白你最疼我,我也从不去追寻你为什么要这么疼我,但是却又那么享受你的疼爱……现在,我都这么大人了,如果发现我三十多年的生命都是活在虚幻的欺诈里面,我情何以堪?我如何支撑下去?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害怕,可我现在真的好害怕……你……你不要逼我去面对好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