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259回温泉离别夜
    方天傲怎么不明白跟二少亲近了只有好处没坏处的?打趣道:“哎呦呦,怪不得俗话说‘谁吃盐谁发渴呢’我们这些吃了稀粥的人自然不用害怕会坏掉了二少的一片佛心了哦!刘云呀,原本我想放你的假让你陪二少爷的,现在看来还真是得逼你晚回去加班了啊!”

    二少也笑了起来,随和的说道:“云云,你要忙回去忙,我真的要住在寺里的,晚还要跟万师傅商量点事情,你如果想我了明天再来也是了。()”

    流云羞红了脸娇羞的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几个人下了电梯走到了寺院内,一进斋堂发现其实这里也是一个变相的随时可以对外营业的餐厅,里面还有雅致的包间,赵慎三自然是早做好了二少在这里吃饭的准备,所以几个人刚坐下,一道道精美洁净的素斋端了来。端菜的都是光头净脸的小和尚,穿着干干净净的灰布僧袍,脚穿着干净的百纳僧鞋,看去很让人舒适,加二少心情不错,菜的味道也不错,他居然吃了很多,让桌的几个人都跟着心情不错起来。

    吃完午饭,看着习惯午睡的二少露出了一丝疲态,赵慎三赶紧带着二少到了给贵客们修建的客房里,里面虽然简陋,但居然也是布置的很是干净,二少非常满意,往雪白的床单一躺舒服的说道:“阿弥陀佛,好好感受一下清静无为的生活吧!”

    流云扭捏的坐在床边,支吾了半晌才说道:“……呃……您确定……一定要……那个么?如果这样的话……我留下您也是难受,要不然……我真走了吧?”

    二少大笑着把她拉进怀里吻了吻说道:“是啊,我一定要保持这几天的清静,也算是一种对家族,对佛祖的虔诚吧,所以你留在我身边挺难熬的,你回你们公司也好。”

    流云乖乖的点点头说道:“那好吧,只要你想我了打电话,我随时都可以来的。”

    二少自打一踏进这座寺院,一种与生俱来的敬仰充斥在他内心,像此刻,还真是觉得把流云抱在怀里都是对前辈的不敬,但是看着她活色生香的在身边呆着,不亲她还是按捺不住,也希望她早点离开,直等到走的时候带走她是了。

    流云跟方天傲离开后,二少睡午觉了,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钟,赵慎三也乐得在隔壁安安稳稳睡了一觉,等二少起来了之后他跑过去说道:“二少,反正还早,我带您去附近转转吧,这整条岭看起来都不错的,您想不想动?”

    二少刚从喧嚣的大都市出来,乍一走进青山绿水的山里,新鲜劲正浓呢,自然是开心的答应了,于是赵慎三带领着他走了金佛寺的主峰,在最高处用极其艺术性的语言向二少简单介绍了一下风水的玄妙,听的二少心旌神摇,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赵,从小到大,我还从没有觉得有哪一个人能像你这样跟我投缘的,这一次你干的事情说白了应该我干才是,却被你这么尽心尽力的替我办成了,要不然这样吧,我们当兄弟好不好?从此之后如同书里写的那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赵慎三吓了一跳,受宠若惊般的低声惊呼道:“二少您说哪里话呢,这怎么敢当呢?为您、为首长效力都是我应该做的呀,怎么能妄想跟您这样的人做兄弟呢?您太抬举我了呢!”

    二少却很是豪爽的说道:“嗨!要不是凑巧生在我妈肚子里了,我还指不定是谁呢,所以下尊卑很是狗屁,你是一个很达观的人,怎么也会拘泥这个呢?咱们面朝着菩萨一起拜三拜算兄弟了成么?万大哥可以做个证明人。”

    赵慎三也不再推辞了,浑身热血涌的仿佛情窦初开的小青年看到心爱的偶像了一样激动,赶紧跟二少并肩站了,一起三鞠躬算是结为兄弟了。

    看看夕阳西下,三个人才回到了寺里,一起吃过了晚饭,方天傲却突然打来电话,说有几个紧要的客人入住了温泉度假村,让赵慎三赶紧过去接待一下。

    二少对于这次开光大典,也越来越重视,此刻赶紧催着赵慎三道:“小赵你赶紧去吧,我这里好端端的睡觉呢,这个院子你又都安排警察住下了,还能发生什么事?你还是去温泉接待客人吧!”

    赵慎三怀着一腔复杂的情绪离开了二少,驱车赶到了离金佛寺只有三十华里的温泉度假村,急匆匆踏进经理办公室,却看到方天傲坐在屋里俯身在桌写着什么。

    “老方,谁来了?你蝎蝎螫螫叫我过来?”赵慎三问道。

    方天傲神秘的一笑说道:“人在山37号别墅里,你自己去看吧。”

    赵慎三好似预感到了什么,也没跟方天傲废话直接开车山了,到了37号别墅门口停好车走进去,推开虚掩的房门,看到流云孤独的坐在梳妆台前慢慢的梳着满头乌发,他心里更是一动,暗暗叹息了一声默默地走过去,轻轻的站在流云身后,深情的叫道:“云云,昨晚你受苦了……”

    流云并没有回头,却从镜子里看着赵慎三那张痛心疾首的脸,心里的委屈跟怨气一霎时化成了酸楚,丢下梳子把身子往后一靠靠在了赵慎三身,大眼睛里慢慢的盛满了泪,突然崩腾而落了……

    “云云呀,我的心肝……”赵慎三看着那张被眼泪沁湿后更显得鲜活美好的脸庞,更看着泪光下掩盖不住的浓浓深情,哪里把持得住?把头一低抱住了女孩子,把下巴放在她乌黑的头发,泪水也断了线的珠子般纷纷而落。

    “你这个狠心的人,把人家推给这个人走了……人家的死活你还管不管了啊?你都不知道昨天晚把我吓的……可是明知道你把我安排给他是为了我好,呜呜……也的确……这可能是我最好的归宿了……可是……三哥呀,我被他那个……心里一直想的都是你呀……好容易跑到枫叶姐那里想打电话听听你的安慰,你却那么狠心,还故意跟别的女人演戏想让我死心踏地的跟二少,呜呜呜……三哥,你如果想象着我被他欺负,心里真的好受吗?”流云越说越是悲从来,哭的呜呜咽咽的娇柔婉转,一声声如同一双柔软的手一样,活生生把赵慎三的心揉搓的变成了一块吸水性极强的抹布,皱巴巴的酸楚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