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251回姐姐的维护
    郑焰红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好啦,知道你只在乎我行了吧?可是你以后不许跟贾宝玉一样看到谁喜欢你怜香惜玉的,那我可不喜欢!”

    赵慎三无奈的说道:“你真是个醋坛子,这哪跟哪啊我怜香惜玉了?双双是你硬塞给我的好不好?自始至终我都没喜欢她一点,要不是为了你不要我让我心凉了,连跟她谈那两天恋爱都不会发生的!现在只不过是想叫她一并解脱一下次的疑惑罢了,偏你又吃醋,罢了罢了,那不叫吧!”

    郑焰红得意的笑道:“我是醋坛子怎么了?范前进想我吃他的醋我还不稀罕吃呢!我不让你叫双双倒不是为了这个,我明白你不喜欢她,只是这妮子忒不争气了,次我原谅了她以为她改了,谁知最近发现范前进还是经常夜不归宿的去她那里,看来两个人打定了主意要这么鬼混一辈子了!所以呀,我懒得管她了!”

    赵慎三心里也很为这个倔强的女人不值,但想了想自己跟她又何尝不是一样?更明白在双双眼里,范前进是跟郑焰红眼里的自己一摸一样的能干跟可靠,也劝慰道:“傻妞儿,你想想看你还有我呀,反正咱们俩这么恩爱的,放过他们吧行吗?毕竟范前进能真心对双双好,也算是他们俩的缘分,咱们不要苛求她们了行吗?”

    郑焰红怔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也是哈,反正我也不爱他,让他跟双双在一起吧,毕竟在外面鬼混强多了。()”

    赵慎三伸手握住她一只手,深情的说道:“傻,爱我一个人,有我一个人爱你足够了,别想那么多了啊!否则的话我吃醋了。”

    正当郑焰红想打他一下玩笑的时候,对面突然有一辆车迎面冲来,赵慎三吓了一跳,赶紧一脚来了个急刹车,可是对面的车却依旧毫不减速的撞了来……

    郑焰红坐在副驾驶,看着对面的越野车越来越近,禁不住大惊失色的惊呼起来,她满是恐怖的脸在前挡风玻璃下面清晰可辨,对面的那辆车终于在撞来的那一霎那间猛然方向一打错了过去,紧贴着他们的车停下了,两扇车门挨得紧紧的,谁都打不开!

    赵慎三刚才明明看清楚了对面的车是谁的,所以虽然明知道对方结实厚重的路虎如果撞来了,他这辆国产车会如同易拉罐一般瞬间变形,而他跟郑焰红也会如同装在易拉罐里的沙丁鱼一般变成碎末,但依旧没有在逃脱大难之后破口大骂,而是慢慢的摇下车窗,用虚弱的声音叫道:“大哥,至于这样惩罚我么?”

    对面的车窗也摇下来了,果真,朱长山那张冷峻的脸露了出来,阴测测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惩罚你呢?你做了什么事情了需要这么心虚?”

    赵慎三明知道朱长山算想要做了他也不会亲自出马的,此刻不过是想吓吓他而已,但是如果刚刚不是他看到郑焰红也在车,今天挨一下撞,毁一辆车、受点伤一定是在所难免的了,所以马明白一定是流云的事情朱长山知道了!

    按理说这件事他的确是做得不对,明知道流云是朱长山精心栽培的花朵,正等着待价而沽,取得政治效益呢,而他当初也不过是想趁朱长山拉拢到要人的时候利用流云对他的爱分得一杯羹满足了,可是这次却偷偷的把人家的花朵连根拔了去做了人情,人家朱长山倒是一点油水都闻不着,知道了怎么能够答应呢?

    他昨天把流云带给二少的时候有这种担忧,不过当时一来情势紧急没有别的人选,二来也心存侥幸觉得二少也未必看的流云,当留下流云的时候又正值为郑焰红的误会担忧,所以居然没有时间细细的考虑一旦经他的手把流云送出去了,朱长山那边应该如何的面对?

    此刻一看朱长山阴狠的脸,他明白一丝侥幸都不能抱了,这一定是对方已经知道了他的行为了,可是,怎么会这么快呢?难道流云昨夜在得知他另有心人之后告诉朱长山了?要是那样的话可糟了啊!

    赵慎三刚刚遭逢了生死劫难,要说他不害怕那是假的,关键是事情发生的太快,恰如电光火石一般,让他来不及害怕罢了,等朱长山的车停在他的车侧面的时候,他要担忧的已经不是车祸,而是接下来即将面临的解释了!

    硬着头皮,赵慎三尴尬的笑了笑,满头的冷汗依旧涔涔而落,呐呐的说道:“大哥,我说今天晚找你去说明这件事呢,可是这不是郑市长想去云山寺吗,我……”

    “哼!你少拿红红当挡箭牌,赵慎三,我朱长山打了一辈子雁,没想到居然还能让你小子这只雁给啄了眼啊!我***真是看错了你了,居然把你这只夜猫子给当成兄弟了呢!早看出来你野心不小,也有无数次机会可以灭了你,可还是觉得既然一个头磕了下去,要顾全兄弟的颜面才是,没想到你居然连挖墙脚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看来你还真是没有把我朱长山看在眼里呀!好啊,那好合好散,从今天起,我朱长山不再有你这个兄弟了!”

    赵慎三苦着脸说道:“大哥您要给我解释的机会呀……”郑焰红却凑过来冲着朱长山吼道:“黄向阳,你想撞死我呀?哼,你怎么不撞过来呢?撞死了我你的仇不报了吗?干嘛又躲开?怕跟我们同归于尽呀?我告诉你我还不怕你了!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来弄死我,我要是怕了你不是我爹的闺女!”

    朱长山可能正在暴怒之,指着郑焰红不假思索地说到:“你不怕你也不是你爹的闺女!你个死丫头,糊里糊涂的认贼作父,还沾沾自喜,我要不是舍不得你,早一巴掌拍死你了!”

    郑焰红气的满脸通红说道:“我告诉你,那个女孩子是我让小赵送给北京客人的,你要杀要刮都冲我来,别欺负小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