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152回追上门的有情人
    郑焰红回了娘家之后,自然是快快乐乐的陪着父母过了两天,初二的晚,她的电话多了起来,这让她原本平静而快乐的心态彻底乱掉了!

    一家子正在聊天,知道他们回来过年,军区大院里小时候的几个发小一起过来了。 范前进在云都也被憋闷坏了,一回来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豪爽的跟几个哥们儿到楼喝酒去了,郑焰红不停地接电话,后来听他们闹腾的受不住,索性下了楼,一个人在院子里接听。

    电话好几个是林茂玲打的,说她们一家人都在候着,明天一早迎接郑焰红去她家的,虽然郑焰红已经答应了,但她依旧不放心似的一会儿一个电话,有时候仅仅是聊聊闲话,是不让她心里平静下来。

    挂断了电话,郑焰红也不想回到楼去热闹了,她的心里在这团圆的夜晚却充满了一种无可名状的凄凉,因为她始终放不下那个为了她百折千回的男人---林茂人。

    自从次两人不欢而散,而林茂人也表露出可以放她自由选择之后起,郑焰红再也没有主动地去跟他联系过,这种貌似绝情的举动背后其实却隐藏着厚重的恐惧,她恐惧自己真的陷进林茂人霸道的爱情里无法自拔,更加恐惧一旦真陷进去了需要打碎现在正面的女领导形象,抛夫弃子,背着被人唾弃的出轨女人名声离婚另嫁,说不定还需要退出政坛,成为林茂人幕后的女人。

    她这段时间貌似一直忙工作,还去照顾了干爹那么久,其实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该如何处理好这种关系,而不至于让自己一贯认为十分坚硬的情感防线彻底的失控!

    从嫁给范前进步入政坛开始,她在越来越显赫的职位越来越显露出她过人的领导能力跟领导人应具备的霸气和刚性,在处理家与业、柔与刚、亲与疏、恒与变的关系,她更是认为女性具有天然的亲和力,细腻的感官系统,娴熟的举手投足,是许多女xing事业有成的法宝。

    但女性通常有个毛病,亲则粘,疏则怨,粘易出绯闻,怨易结冤仇。与你亲密的人,你要疏远他;与你疏远的人,你要亲近他。与你亲近的人,你要严厉;与你疏远的人,你要宽容。

    郑焰红恰恰在多年的为官路摸索出了这么一套宝典,但是她出身将门,早年间自然不屑于用女性的魅力去助长事业的发展,所以宁愿隐藏了自己的花容月貌,以老姑婆、事业狂的性形象出现在下属面前,凭借叔叔还在要职的便利,倒也没有任何意外的当了正处级干部。

    在那些年少气盛的时代,她很自然的以为生活除了事业跟成功,别的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算是感情成了一片空白,身体也成了一片荒漠,只要有事业什么都不缺了!可是后来,经过了赵慎三的启发,她才明白自己错失了什么珍贵的东西,在那段时间,说实在的,肉、欲的复苏让她一霎那间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被生活以往被她尽数忽略掉的精彩迷失掉了方向,她在恣意享受赵慎三带给她的身体快乐的同时,也有了一种另外叛经离道般的想法---反正已经出轨了,那么一个跟两个,两个跟三个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她才会在高明亮步步紧逼的时候委屈了自己,有了高明亮,之后林茂人追求她的时候,她才会毫不设防的坠入他的罗,又跟他有了肌肤之亲。

    所有的尝试跟迷乱都会有醒悟的一天,对于郑焰红这样高自控能力的女人来讲,这种时期会非常快过去。果不其然,没多少日子,高明亮成了她衣襟粘着的一粒饭粒子,被她毫不可惜的弹掉在尘埃里。在紧接着,借口事业感情不能重叠,虽然不舍,但她还是又把赵慎三也定位成为助手了。

    现在,只剩下让她始终无法彻底放下的林茂人了。

    没有人知道,这么多男人尝试下来,最终最深的印在郑焰红心里的并不是最能带给她快乐的赵慎三,而是这个霸道而冷漠的林茂人!

    并不是郑焰红脑子有毛病,不喜欢身强力壮又忠心耿耿的赵慎三,却去喜欢年已半百又不擅长**的林茂人,而是她在身体得到满足之后,更注重的是心灵的契合以及心理安全感的体验。赵慎三是可以给她极度的快乐和贴心的帮助,但说到底,他的帮助都是在她势力范围笼罩下的耳目功能,在暗流涌动、强敌环伺的政坛,仅仅这样的帮手还是不够的,她需要的是一个能从心理到情感以及到事业都能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那么,只剩下高明亮跟林茂人了。

    高明亮纯粹的出发点是玩乐自然毫不足取,而林茂人一开始无认真的投入所有的情感来追求她,而且还带着一种非要独自占有她的那种霸道,这让她在长久的经历了范前进那么一个窝囊废丈夫之后,自然会有一种女性的自豪感以及温柔感充分体现出来了!

    三十五岁都过了啊!情感的依赖渐渐的高过了身体的需求,她更加不知所措般的发现越来越离不开林茂人了!她不是不恐惧,所以她频频的逃离了,其实这种逃离恰恰更说明了她的深陷,这一点她不知道,林茂人却是知道的。

    这些日子里,没有人知道林茂人总会在确信她一个人的时候给她发一些让她耳热心跳的短信,还会在她出差在外的时候夜半时分用带着哽咽的声音给她打电话,在她半梦半醒之间声声的倾诉他如何离不开他的宝,如何思念他的宝……让她在感动的浑身发麻的同时,也会头脑不太清醒的呢喃她也想他了,次数多了,反而把这种断绝关系变得更加缠绵悱恻了。

    朱长山从一开始对她的反常举动让她十分怀疑这个人的身份,等她聪慧的一步步试探、一步步调查终于揭穿了他的真面目之后,更是用相认暂时稳住了黄向阳,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压根没有信任过黄向阳,因为林茂人向她提供了大量黄向阳跟马慧敏以及别的领导之间的交易,其目的是为了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彻底的打垮她!

    她很无奈,也并不想听从林茂人的建议先出手为强,对于黄向阳,她始终替她的父母承担着一份愧疚跟罪责的感觉。

    朱长山的父亲之死虽然属于咎由自取,但的确是跟他父亲的耿直不圆滑有着直接的关系,并且因为这场变故,把一个原本可以跟她兄妹一样快乐阳光的成长起来的黄向阳活生生变成了现在这个阴狠刻毒的朱长山,她认为她跟她爸爸,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朱长山只要不出手让她实在过不下去,她宁愿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体会到她的真诚,不再纠结于一辈的恩怨继续制造他们这一辈的恩怨。

    一次朱长山意外的提到林茂人的老婆因为不满他的霸道出国休养之后,郑焰红还是很害怕了一阵子,那段时间她彻底的断绝了跟林茂人的藕断丝连。

    谁知林茂人看似在政治十分老练,追求起女人来也是有着一股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居然锲而不舍的一直对她穷追不舍,弄得她心烦意乱之下居然跟乔远征说了不利于林茂人的话,可是随着林茂玲的介入,林茂人夫妻的隐情也渐渐被她了解了,明白了事情的确是双方面的责任,她也再一次迷糊掉了。

    手机又响了,她以为还是林茂玲,无奈的撒娇道:“哎呀茂玲姐……人家都说了明天走不开啦,对不起啦……”

    “宝……你出来,我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在你家门口。”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她一惊,下意识的朝家门口望去,大门紧闭自然什么也看不见,她迟疑的对着电话说道:“……你……逗我呢吧?”

    “出来。”那声音依旧不急不缓的说道。

    郑焰红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赶紧跑到了门口拉开了门,路灯下果真站着一个男人,影子被拉的老长,看到她呆立在门口,那人轻轻的叫道:“过来,是我。”

    郑焰红游魂一样机械的飘了出去,那男人叹息一声走过来帮她关好了门,轻轻的在门外拥住了她,在她耳边说道:“我今晚必须见你说几句话,你现在打电话告诉家里一声,说茂玲来了找你有事。”

    郑焰红抗拒的说道:“可是……”

    “听话,打电话。”温和而不容质疑。

    郑焰红给范前进打了个电话,说有个女领导来了,需要她帮忙,等下回来。范前进正喝的兴奋,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郑焰红跟林茂人了他的车,这才看到林茂玲果真也来了,正坐在车,她很过意不去的说道:“哎呀,看看闹的,怎么为了我自己,让你们兄妹俩都过不好年呢?早知道我爽快答应了你们不是了?嗨!”

    车慢慢开出了军区干休所,停在了不远处的路边,因为军区本身在城市边,所以这里已经很安静了。

    林茂玲说道:“红红,不是我们兄妹俩一起过来逼你,是林茂人回了家跟没了魂一样,一整天的也没个笑脸,窝在楼一天不下来,弄得我们家谁都不敢大声说话,我要是不赶紧把你弄过去,我们这个年要过不成了!”

    林茂人一直没说话,默默地看着前面的路边,也没有反驳妹妹的话,显然林茂玲说的都是真的。

    郑焰红更加难过了,原本的侠义心肠很浓郁,怎么能容忍自己带给人家一家人的不快乐呢?更何况是早答应过的又反悔,后来又说去现在又推脱,简直是朝三暮四的小人了,冲动的说道:“行了行了,我明天一早跟你们走行不行?看看你们俩这样一追门来,弄得我跟罪人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