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147回仙德蕾拉与潘金莲
    赵慎三每一次拨打尹柔的电话,心里都有一份柔软的小甜蜜,这个女孩子的柔顺的确能让他充分地体会到权利带给他的无快感,而且她总是那么忠实的等着他,无论何时只要一个电话,她都会受宠若惊的小鸟一样“扑棱棱”飞到他怀里,任凭他如何在她身暴戾的凌虐,都甘之若饴般的承受了。()

    “这孩子太善良了,以后无论如何要给她安排一个最好的工作,坚决不能让她受了委屈!”赵慎三默默地笑着决定到。

    手指仿佛跟他身体的某一个零件偷偷达成了默契,在他的头脑还没有下定决心的时候已经自作主张的按下了那个按键,没一会儿,小柔的彩铃“甜蜜蜜”响了起来,谁知道通了以后,却并不是那孩子受惊的、狂喜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醉醺醺的含糊话音:“你谁呀大半夜的打电话?”

    “对不起,这不是尹柔的电话吗?难道我打错了?”赵慎三有些拿不准的说着想挂电话。

    “哦,你找那小丫头呀?她去卫生间了,你等等……露露,露露,你掉进马桶里了吗?”那男人粗野的叫喊起来。

    赵慎三心里一沉,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面拨出去的那个号码的确是写着“小柔”两个字,这说明无论如何不是打错了!

    “您是哪位啊?小柔的爸爸吗?”他问道。

    “草泥马,你才是她爸爸呢,老子是她的情哥哥!花了大价钱才……哎哎哎,你别抢电话啊……”那男人正在嚣张的爆粗,突然间惊叫了一声,电话挂断了。

    赵慎三一腔热血一下子结冰,心头最后一粒纯洁的小水珠也终于跟那男人口叫喊的“露露”一样,被恶毒的太阳一晒烟消云散了!

    他越品越觉得那男人的声音太过熟悉,突然间心里一动,拨通了徐朝栋的手机,很快通了:“要哭滚里屋哭去,老子接电话呢!

    ‘……陪你玩可以,谁让你随便听我的电话的?看您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能不顾人的**呢?……’

    行了吧你,你跟我出来玩是自愿的,我又没有强迫你,装什么处的女呢?还**?**当你的大小姐去啊,为什么又跟老子了床呢?你赶紧滚开,老子急着接电话呢!

    ‘……呜呜呜……如果你把我的前程毁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滚滚滚,三弟,你找我?”

    赵慎三听着电话通了之后,里面传来徐朝栋跟一个略低一点的女人声音交替的声响,他的唯一一线希望也一点点断裂了,等徐朝栋终于把那女孩子骂的哭泣着声音越来越低了,随着一声门响,终于开始跟他说话了。

    “呵呵,徐哥,在哪里舒服呢?又弄了个新鲜的?”赵慎三还是有点顽固的进一步印证,按捺住心头的火气笑着说道。

    “嗨!倒真是个新鲜的,不过也不是原装的,是艺术学校的妞儿,我带她在花都玩儿呢!

    啊?呵呵,贵着呢,一晚要三千呢,我可不能亏了本!啊?哈哈哈,当然当然,等下一定再接再厉……

    什么?你听到她闹腾了?嗨!刚才接她一个电话,估计是情哥哥打的,跟我急了!嘎嘎嘎……三弟,有事吗?”

    徐朝栋哪里知道刚刚从尹柔手机里听到的跟现在和他说话的会是一个人呢,他这人最喜欢显摆对女人有一套,得意洋洋的显摆开了。

    “没事没事,好久没联系了,跟哥哥问候一声,既然你有乐子不打扰了。对了,你住在花都几楼呀?”赵慎三问道。

    “504。”

    “嗯嗯,继续继续,再见。”

    挂了电话,赵慎三真是觉得世界太小,因为他住的是花都507,正好跟双数的504对门,再看了看手机刚刚跟徐朝栋说话的时候有电话打进来,看看果然是尹柔。

    赵慎三心里郁闷之极,一种受了愚弄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想挂断算了,可猛然间想看看这个整天在他面前装出一副战战兢兢小白兔样的小柔柔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了解的,接通了。

    “喂,是赵科长吗?我是……嗯嗯,是我……对不起,刚才是不是您打我电话被一个醉鬼给吓到了?”女孩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清纯无辜,还带着一点点惊吓。

    赵慎三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嗯嗯”着一边赶紧跳下床走近门口,凑到猫眼往外看,果真看到对面的门口左侧站着一个娇小的女孩,身只穿着一套酒店配置的睡衣,靠在墙对着手机说话,脸都是平静跟无辜,因为猫眼有放大镜的功效,所以赵慎三甚至可以看到她袒露出来的脖颈还带着青紫的欢爱痕迹!

    他不禁有点胆寒了,多大点儿的女孩子啊!看起来那么不经人事,那么一滴水般透明清澈,居然能够刚刚从一个嫖客怀里钻出来站在走廊,能马若无其事的用无辜的声音跟他说话,这份心机恐怕是看似狡黠的流云都做不出来的吧?

    “那么那个替你接电话的人是谁呀?”赵慎三一直紧盯着尹柔的脸问道。

    “是我哥带回家的一个同学了,在我家喝醉了闹腾的不得了呢!我这会子走出来在门口给你打电话呢,我们这里下雪了,好冷好冷……赵大哥,我可想你了,放假的时候你也不说让我留在云都陪你,我怕影响你的工作,只好乖乖回家过年了。呃……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想我了啊?”

    女孩子若无其事的抚弄着一绺头发,在手指缠来缠去的,可声音却一会儿娇,一会儿嗔,一会儿又可怜兮兮的柔,活脱脱把一个站在雪地里给情郎打电话的纯洁女孩诠释的活灵活现。要不是赵慎三看着她,真会以为自己搞错了。

    因为震惊,赵慎三还没有说话,对门突然打开了,徐朝栋只穿了一条大裤衩子出现在门口,伸手拉住了尹柔,那妮子急匆匆说道:“我爸叫我了,手机没电了,回头打给你啊!”说着匆忙把手机关了,而徐朝栋早拦腰把她抱了起来,因为门很隔音,听不清两人说什么,只能看到尹柔妖媚的笑着,用胳膊缠住了徐朝栋的脖子,两人纠缠着进了对门,门关了。

    在刚刚的整个过程,赵慎三都陷入了剧烈的讽刺剧,好几次他都想冲动的拉开房门,让那个女妖的真面目随着他撕下来的假面具“汤汤”的往下滴血。

    但是,忍了又忍还是觉得只要门拉开了,无论怎么解释,依旧有确凿的“争风吃醋”嫌疑,闹腾开来只能毁了自己的名声,还会毁了跟徐朝栋之间的关系,既然这个他心目的“仙德蕾拉”是“潘金莲”伪装的,那么不值得他堂堂市府秘书、赵科长赵慎三用名声跟利益做代价跟她较劲!

    懒洋洋的躺回到床,关于“真善美”的一切概念尽数被一桶污浊不堪的臭水淹没了,他心里五味杂陈,万没想到连圣女都能伪装出来,那么他刚刚还在为这个女孩子的默默付出而感动,想为她安置一条金光大道的想法简直是太幼稚太天真了!

    “哈哈哈!”他笑了起来,原本以为那女孩子是幼稚天真的需要他呵护的,谁知闹到现在才发现,天真的居然是他!

    罢了罢了!整个生活是一台戏,每个人都是演员,小柔不过是演技较精湛罢了,连他都能骗住,也说明这孩子演的时候的确用心了!这样也好,早发现了消除了心头的那份愧疚,等她毕业了,随意给她安置一个工作罢了,也算是人家吧第一次给了他的补偿吧。

    虽然这么想了,但赵慎三闭眼却依旧睡不着觉,对门现在可能演的那一幕徐朝栋为了对得起他付出的三千块钱嫖资而奋力起伏的身影,跟小柔娇怯怯的被折磨的样子仿佛在他眼前晃动,超级清晰的av片一般香艳刺激,让他不由的也随着躁动起来。

    突然间,流云的身影又出现了,想起那女子为了保全那层膜,不惜用嘴取悦他,现在对了尹柔的多样化,他登时觉得流云也挺可爱的,最起码那孩子不伪装自己勃勃的野心,整个人跟一株向日葵一样,哪里有阳光转向哪里,小人的坦坦荡荡,跟尹柔这个伪圣女一,反而更加明净了几分。

    突然,赵慎三想开了!流云也吧,尹柔也罢,还有她们那些一起出来陪达官贵人玩的女同学也罢,不过是一群想要靠自己可怜的本钱换取生活条件的女人罢了,跟他拼了命的在官场钻营想,相差的也无非是他的起点高些,平台大些罢了,又有什么资格去鄙视她们呢?

    如果换个角度去考虑的话,这些女孩子都如同细微的沙粒一般,能够从原本已经装的满满的容器里无声无息的渗透进去,直达最底层,这说明,如果善加利用的话,各级领导貌似严密的防线均挡不住这些沙粒的侵袭,这不是最最犀利的工具吗?

    赵慎三对自己这个发现猛然振奋起来,突然明白了朱长山为什么会处心积虑的组建这么一个团队,而他现在有了流云跟小柔的死心塌地,岂不是把朱长山团队最精锐的成员给控制住了吗?

    流云的妖媚明丽和小柔的伪善纯洁一刚一柔,但却均犀利无,如果能控制在手里的话,以后没准会派大用场的!这样的话,还去责怪那女孩子干嘛?不过……可不能让她再为了那三五千块钱的去糟蹋自己了,要知道云都这么大,一旦她的男人多了,那价值可成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慎三才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刚好六点钟,他睁开眼很果断的打通了尹柔的电话:“小柔,不要跟我说谎了,我知道你在哪里,现在收拾好出来到507,我只有十分钟等你!”

    电话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啊!”但赵慎三已经挂了,他坐起来有条不紊的穿好衣服,进卫生间洗漱了,刚好十分钟之后,门口响起了胆怯的敲门声。

    拉开门,尹柔再次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般闪了进来,无迅速的关了房门,背靠着房门站在那里,长长地睫毛垂下来,挡住了她那双无时无刻在闪动着纯洁光芒的眼睛。

    赵慎三虽然早做好了决定不再责备她了,但看着她的样子,猛然想起她在他身下的样子,忍耐不住讥讽道:“你们家条件挺好嘛,都住到花都来了?你哥哥的同学年纪也够大的,怎么那么巧是我的朋友啊?而且你如果缺三千块钱的话为什么不找我?这样把自己卖了岂不是亏了?”

    尹柔依旧动也没动,也没说话。那张原本不太白的脸却异乎寻常的越来越白,眼睛依旧在睫毛下面隐藏着,却开始有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惨白的脸滑落下来。

    “算了算了,我马要班去了,你不用在我面前伪装小白兔了!”赵慎三其实已经心软了,但很快责备自己太没有原则,这样功利的女孩子犯得你去同情么?却也不忍心再看她哭,坐下来一边若无其事的擦着皮鞋一边说道:“我叫你过来并不是为了拆穿你让你难堪的,而是想要告诉你,看起来你并不聪明啊,为什么不明白自己的价值呢?云都这么大地方,能给你幸福生活的男人也并不多,互相还都十分熟悉,所以你赖以利用的筹码每多一个,你的价值会降低一大截,因为没有男人希望他的女人是公共设施,谁都可以使用的,我也一样!”

    小柔猛地抬起了头,那张脸都是深深地受伤,可是赵慎三却温和的对着她的抗拒笑了笑说道:“话糙理不糙,等我走了你自己仔细想想明白了。我叫你来并不是为了羞辱你,而是提醒你一下---你如果还想让我帮你成你的城市梦,以后找恩主不要自己去找,毕竟你的起点太低,找的人档次也太低,帮不了你的忙不说,毁你的名声倒是很快的!

    当然,你如果想自甘堕落我也不阻拦,如果你还想继续做我的小宝贝,从现在开始听我的吩咐我还可以原谅你。”

    小柔的脸因为惊愕泛出了微微的红色,她扑了过来跪在赵慎三脚下,扒着他的膝盖“嘤嘤”的哭了起来:“呜呜呜……我不忍心总跟你要东西,可是一起出来的几个姐妹现在都浑身珠光宝气的……她们讽刺我找了你得不到好处,现在还这么穷气……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出来……

    这个徐大哥次表现的挺好的,今晚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出来帮他陪陪客人给我钱的,我想吃饭喝酒唱歌也没什么,谁知酒席散了他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我也是一时糊涂……又被他关了门不让走……对不起赵科长,我知道我已经脏了配不您了,只求您不要抛弃小柔,我愿意永远听您的话……呜呜呜……”

    赵慎三心软了,他永远是情绪理智来的迅猛,看她哭得带雨梨花一般可怜,不由自主的拉起了她揽在身边,拍着她说道:“行了行了,记住这次教训行了,以后谁约你出来都别答应,除了我明白不?我这里刚好有张卡,里面有两万块钱呢,你拿着去买几身好衣服回家过年去吧!

    相信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不过我告诉你,我在云都虽然说不手眼通天,消息可是很灵通的,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出来鬼混,非但以后不会管你了,算是别人答应了帮你留在云都,我也不会让你满意的!还有……给你的一切我都会收回来,你明白吗?”

    随手把冯巧云给的那张卡塞给了尹柔,赵慎三心里其实是很心疼的,但是他看着这女孩子的双眼都冒出了贪婪的光芒,连纯洁都装不出来了,心里自嘲的想:“权当老子养了一只鸽子吧,等我放飞你的时候,连本带利都要收回来!”

    “赵大哥,其实……我发誓我昨天真的是第一次出来做……而且,我非要求那胖子用tt,所以,我并没有脏……这世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肉挨着肉要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