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139回为她跳楼的男人
    赵慎三一脚踏进那间叫做“临风居”的单间,看见窗户打开,从湖面吹过来的带着浓浓水腥味的冷风“嗖嗖”的把整间屋子都弄得冰冷冰冷的,他一下子明白了刚刚在走廊里碰到那个满脸崩溃状的服务员到底是因为什么崩溃了!

    郑焰红站在窗口,让冷风把她红帽子下面的卷发吹得四散飞舞,朱长山却呆若木鸡的坐在椅子紧盯着她发呆,赵慎三一进门听到郑焰红用一种小女孩的任性声音骄纵的说道:“向阳哥,我要外面那枝梅花,你快去给我摘!”

    朱长山了蛊一般傻傻的站起来走到窗口,果真看到外面种着一颗梅树,面开着娇嫩的黄花,在灯光下水晶般美丽,他二话不说冲过去,矫健的根本不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局长,嘴里怜惜的说道:“红红乖,哥去给你摘!”然后一纵身跳了出去……

    “哎呀大哥,你干嘛?”赵慎三看到着惊人的一幕,吓得赶紧冲过来想要拉住朱长山,却看到他早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二楼下的地,飞快的摘了一枝梅花,身子又往一纵,不知怎么在窗台的沿一踏,一只大手抓住了窗沿,利落的再次纵了进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过程不超过一分钟,二楼下面的那枝梅花送到了郑焰红跟前。

    郑焰红却没有接那枝梅花,而是很快的关好了窗户,紧盯着朱长山机关枪般的说道:“朱长山,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你一直配合马慧敏不遗余力的想要害我?又是什么样的包容让你每次都对我手下留情?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在商城路口盯我的梢吗?你以为我不知道第一次照片勒索我的事件是你一手策划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冒冒失失的小伙子往我怀里塞照片却差点把我撞进油锅里而你恰好救了我是你精心安排好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在我第一次遭受纪委审查的时候你巧妙地利用郭晓鹏认识了赵慎三,一边当阎王一边当救世主是为了进一步接近我么?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暗地里从郭晓鹏那里套出了我利用教委盖家属楼的时候收取好处费的证据,还有你掌握的我有可能跟林茂人书记有染的第一手资料准备举报我么?

    你以为我不知道在我失踪一天的时候你为什么坐立不安的来找赵慎三了解情况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之所以迟迟没有出手是因为你对我依旧放不下小时候的兄妹之情么?哼!向阳哥,这么些年了,你没想到我依旧是这样的刁钻吧?

    我也没想到这么些年了,你对我的疼爱依然能够抵抗得住你对我爸爸的仇恨,让你左右为难,纠结不已吧?这个世,除了你,还有谁能够因为我一句不讲理的要求从二楼跳下去?

    你看看你身后的赵慎三吧,他可是最倾慕我、最崇拜我、最忠实我的好下属、好伙伴了,在他内心深处,可是跟我把你当亲哥哥一样的把我当亲姐姐看待的,他会不会为了我的蛮横不讲理,不理智的从这里跳下去为我摘一枝花?

    他不会的!非但他不会,郑焰杰也不会,范前进也不会,因为他们算再纵容我,也不会满足我这么荒唐的要求的!但我知道这世只有一个人会,那是独一无二的、我从小到大的保护神黄向阳!你否认吗?朱局长?”

    朱长山手里依旧拿着那枝梅花,好似已经被郑焰红瞬间飞射出来的一粒粒子弹尽数命,让他一贯的冷静、狡黠、成熟、内敛、深沉、阴险等等等等因素全部瓦解了。他的脸变得有些苍白,因为这个女人今天晚居然会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让他原本准备今晚开始发起进攻的计划瞬间因为猝不及防的被拆穿而土崩瓦解!

    看着她亮晶晶的双眼里闪动着喜悦的泪、信任的泪、激动的泪,盈盈的看着他,他还怎么硬得下心肠继续打击她?让她在他凌厉的攻势下节节败退直到痛苦不堪,然后在把她的痛苦告诉那个老家伙,让他们一家人都明白他黄向阳不是一个孬种,他有能力替他羞愤去世的父亲撑起一片天空,却把如日天的郑氏一家打入暗无天日的地狱?

    他看着她身穿着的那件白底碎花袄,还有那黑色的喇叭裤跟可爱的小红帽,那是他被她骗的被驱逐那天亲手帮她买的!他甚至现在还清晰地如同昨天一般看到那个小女孩一大早跳进他的营房,“叽叽喳喳”麻雀般的叫喊着让他带她去逛街,说她看了一套衣服超级好看,他毫无戒心的带着她去了街,看着她穿戴好这一身行头,整个人如同雪地里的小松树般青翠挺拔,一张粉扑扑的小脸都是得意的样子,跟今天一摸一样……

    谁会想到在他带她回到他的军营,自己去处理事务的时候,她居然会早有预谋的钻进了他军营里一整列整装待发的车队的一辆,把自己隐藏进运送的物资堆里,神不知过不觉得离家出走了?

    接下来的失魂落魄是意料事,其实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才会被郑老爷子开除的,如果仅仅因为眼前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丫头被他带丢,郑老爷子虽然痛彻心扉,但看在跟他父亲爱恨交错的情分,更发自作为一个老首长的公正,都不会把他彻底赶走的。

    他被驱逐只是因为这个丫头的走掉引发了他忍辱负重近二十年留在老爷子身边的所有怨恨,他言辞凌厉的从父亲的死到现在红红的出走,简直把郑老爷子说成了一个无恶不作、没人能承受的南霸天,这才导致老爷子火大,骂他既然不愿意呆着被欺负滚蛋。

    于是,他愤而出走,一边寻找着这个丫头,一边从底层做起,终于在云都扎了根,又私下里偷偷接走了妈妈,再也不回那个伤心地了。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人,更加不在乎他的身份是黑是白,别人眼那个无所不能、可怕的他无非是一个隐姓埋名的、普普通通的胆小鬼而已。

    之所以他能够在云都呼风唤雨,正是因为历经了磨难之后,他明白仅凭一个人多力量有多么脆弱,这才让他潜心研究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相处与相互利用,呕心沥血的编制了一张有一张的关系络,并利用这些络每根线代表的那个人的贪心、私心善加利用,相互交织,用a的能量帮b办成一件事,有用b的能量替c办成一件事,而c的能量有可能替a办事情,以此类推,所有的线头都掌握在他一个人的手,不是一个行业的他绝不横向介绍他们自己认识,让他们统统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朱长山办成的,这样下来,他手里的线头越来越多,也越织越大,终于成了一张遮天蔽日般的阴霾,笼罩在某些接受过他惩罚的人的头,更像是一层望之无形却可以遮风挡雨的保护伞,保护了无数他认为有用的人!

    而他本人也渐渐的被接受过他恩惠或者接受过他惩罚的人给幻化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神、无恶不作的魔、无处不在的妖、无形无影的魅……

    他对于种种离的传闻,一概付之淡淡的一笑,因为他始终明白自己是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人,如果硬要说他别人多了点什么,他认为他多了点观察力,把别人看不到的资源看到了并善加利用,那些受惠者也罢、受惩者也罢,无非都是被彼此的对手打了或者被彼此的同类帮了,仅此而已!

    如果没有那一次毫无预兆的见到了郑焰红,他根本不会相信那个已经被他强迫自己忘却的小丫头片子居然已经跟他在同一座城市里相处了好几年,可是她小时候名字叫郑红艳,根本不是现在那个火焰般红的女教委主任,他又跟教育界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联想到一起呢?自然是很享受的做他的老大,虽然没有一兵一卒,却能每天沉浸在当大元帅的得意度过一生了。

    可是,命运仿佛根本不给他机会彻底跟郑家脱离关系,过了整整十五年,郑家那个让他从襁褓里疼爱到十六岁的丫头居然会神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原以为仇恨和惦记都被时间消磨殆尽,谁知一见到她,那些所有的新仇旧恨全部涌了来,他无法想象如果不毁了这丫头在云都的事业把她赶紧赶出视线的话,他还能硬撑多久不去认她?如果不是因为她,他如今会不会依旧在郑老爷子的羽翼下面,毫无尊严的活着?

    于是,他开始出手了,但是,从一开始,这种带着浓浓爱意的报复显得那么可笑又可怜!每一次计划,他都尽可能的尽善尽美,从阴谋的发展到间的环节环环相扣,但是,却终是在他暗观察着郑焰红,看到她被折磨的心力交瘁的时候,毫无来由的心软下来,最终每一个计划都是虎头蛇尾,无疾而终……

    赵慎三给他带去了马慧敏,他第一眼看出来那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心如蛇蝎的主儿,很有些自欺欺人的想既然自己下不了狠手,干脆让这个女人出面跟郑焰红斗吧,他只需要在幕后煽风点火制造证据行了,于是,他联合了马慧敏,让她在明他在暗,对郑焰红采取了一个内外夹攻的绝妙攻势。

    计划的第一步,是让马慧敏假装对希望工程的承办权志在必得,正面跟郑焰红明争暗夺,把郑焰红所有的注意力都引到马慧敏身,而他却对她展开外围的调查,把她的行踪掌握的十分详细,当然,更把她曾经的违规也尽数掌握了。马慧敏虽然不见得聪明,却因为他还要着急的赶走郑焰红而超常发挥了,她跳出前台唱了那么多出跟郑焰红争风吃醋般的把戏,虽然拙劣,但是却也把一个小心眼的女人演绎的活灵活现,拿那一次陪着郑焰红去凤泉县视察,其实是他早跟马慧敏商量好的一出双簧,旨在进一步强化马慧敏想跟郑焰红“争”,而他却绝对偏向郑焰红的一招假象,但最后这假象在他心里究竟是真是假,可在郑焰红从他车下去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接下来,他的计划进一步发展,从找建筑商联系马慧敏,到利用赵慎三把马慧敏的利欲熏心传递给郑焰红加速她的着急跟戒备,当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对付马慧敏的事情之后,朱长山渐渐意识到,全面总攻的时机马要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