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136回姐姐与事业
    郑焰红眼看着赵慎三用他时刻替她准备的创可贴贴住了伤口,才气咻咻的开会去了。

    赵慎三看自己好容易搭一道伤口好几毫升鲜血,才哄的郑焰红走了,这才松了口气,一瘸一拐的坐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椅子,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松弛的闭眼睛,脑子里一点点的梳理着郑焰红的反常,想从一点点乱麻般的线索里琢磨出来她到底怎么了,居然会发这么大火?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郑焰红的反常是从昨天晚开始的,因为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今天却成了这个样子,那么昨晚她究竟遇到什么事情了呢?

    另一点很可能有关联的是她怄气般的要求定回娘家过年的飞机票,那么是不是说她用回娘家来逃避或者是抗拒另外的过年安排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是谁勉强了她呢?

    第三点是林茂玲的突然来访了!这个女人是林茂人的妹妹这一点赵慎三早知道了,那么她次来的时候郑焰红对她的那份热情跟熟络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变成今天的冷淡跟轻慢的,郑焰红这么对她只有一个解释,那是这女人一定跟郑焰红的烦恼有关系!

    两个女朋友,充其量也算是闺蜜罢了,有什么样的矛盾能导致郑焰红连气质、修养都不顾了,连好朋友都懒得招呼呢?而且非但如此,一向以事业为重的郑焰红居然貌似连工作也不想干了一样,那么仅仅是好朋友闹别扭的话,她是绝不至于连前程都不顾的!

    到底为什么呢?

    赵慎三默默地揉着眉头,苦思冥想着不停地把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线头往一块儿捻。突然,一根清晰地线出现了---难道说,这一切都跟林茂人书记有关?那么……郑姐姐居然真的跟林书记有感情纠葛吗?

    这个念头猛地出现,让赵慎三差一点心痛的跳起来,并且直接引发了脚的伤口也是一阵刺疼,胸口也是一阵阵发闷,压着一块大石板一般透不过气来,他的头背都是汗了!

    其实这个概念赵慎三也不是今天才有的,有好多好多的蛛丝马迹都能看出来郑焰红跟林书记之间的纠葛实在太深,连朱长山都曾经好几次在言语之间提起过这样的怀疑,但他总是在有意识的回避这个念头,总觉得他的郑姐姐除了他,心里再也不会容得下第二个人了。

    可是……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今天却被彻底击碎了,一阵阵来自心口处的揪疼让他都难以接受他居然对郑焰红是否对他专情这么的在乎,居然在乎到这个念头清晰地出现这一刹那间,有一种痛彻心扉般的伤痛袭击了他!

    咦?等等!如果真的是因为林书记让郑焰红那么生气的话,是不是说一直是林书记在追求郑姐姐,可是她却在躲避甚至是在抗拒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明他的郑姐姐依旧是他一个人的吗?

    该怎么办?在这种郑焰红如此排斥林茂人的时刻,他应不应该巧妙地挑拨几句,或者是趁她感情逆反的时候赶紧出手,用他跟她都极力忍耐到十分饥渴的旧情打动她,跟她旧梦重温,再度甜蜜呢?有了从省城到今天劝她开会的两件小事,赵慎三可以清晰的判断出郑焰红虽然跟他约法三章,但是在心理对他的依赖却依旧没有消除,只要他巧妙地挑逗,她一定会乖乖的回到他怀里的。

    想起往昔的甜蜜时光,那简直是蜜里调油,美好的像梦啊……

    赵慎三想到这里,胸口的闷疼明显的缓解了,刚刚受惊的猫一般绷紧的肌肉也渐渐松弛下来。一松驰,他反而能够很理智的思考问题了,暗暗责备自己不该依旧走不出感情的漩涡。再次引得郑焰红跟他恢复情人关系,甚至跟他共赴巫山再度缠绵都可能实现,可真变成了那个样子,他还能长久留在她身边吗?

    不能的!郑焰红是那么注重形象跟事业的女人,她的情感又那么丰富而空虚,他的确能够填满她的遗憾,但是她的性格是那么的简单明快,要嘛他是一个情人,要嘛是一个事业的助手,这是鱼与熊掌一样不能兼得的事情。

    那么,他自己愿意做那个角色呢?

    赵慎三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因为他十分讨厌这种选择题,更因为这两种可供选择的答案都是他想要的。他不禁想起了学期间经历的无数次考试,那时候他最喜欢单选题,因为可以用排除法一下子把答案估算个**不离十,最讨厌是多选了,多项的答案每一个都貌似似是而非,让他十分的拿不准。

    可今天,他却宁愿老天在郑焰红跟他的关系,能够给他选两个答案的机会,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用十年的生命来换取做郑焰红情感伴侣和事业助手的双重角色!

    “唉……”不由自主的,他发出了一声悠长而又痛苦的叹息,因为他知道,老天爷不会这么善待他的,而他也没有能力做到两个角色都完美无暇!

    他明白如果他不把郑焰红当成一个纯粹的领导的话,在对待需要冷静处理的问题,会用情人的胸怀去纵容她做出任性的事情,以她那种天不收地不管的性格,兴之所至,可是什么荒唐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那么把她当成纯粹的情人?他赵慎三手心里的宝贝?这么一想,他微微的笑了,那个女人总是一副大女人的威风样子,其实在她的威风背后,隐藏着多么柔软、脆弱,需要他去呵护的心灵啊!只要他知道,她虽然时时处处貌似一个大姐姐一般的照顾着他,其实却无时无刻不在享受他给她的安全感跟满足感。但是,他却宁愿不去拆穿这种倒置,却在心里明白,这个他大了五岁的女人始终是他赵慎三捧在掌心的小小女孩,需要他像呵护一块易碎的露珠一般呵护着她。

    多想过这样的日子啊!有她,有事业,完美的像梦……

    “唉!”他又叹息了一声,是啊,美好的像梦一样的日子是永远不会真正存在的啊!他始终只能选择一个,而不能贪心的两者兼得。

    到了这种无奈的境地,赵慎三反而很轻易的做出了选择---事业!

    没有谁他更明白事业对他的意义代表着什么了,那可是代表着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公务员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华屋、美食、地位、金钱甚至亲情、别人的尊崇以及数不清送门来的女人的绝大利益啊!

    他现在算是彻底悟透了父亲在他小时候教过他的一句话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是啊,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让父母以他为荣,用新房子满足了父母一辈子都没有达到的目标,并且已经有了没有郑焰红的时候所无法拟的个人资产,更有了好几个只要他招招手会扑进她怀里的女人,那么这一切不都是做郑焰红事业伙伴得到的吗?

    虽然这些女人起郑焰红对他的意义来讲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真让他“沧海之水只取一瓢饮”,连带的放弃所有的功名利禄的话,赵慎三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卑鄙的觉得,他还是难以接受的!

    既然如此,那么赶紧把从省城到现在隐隐复萌的情感苗头压下去吧!坚决不能为了芝麻丢了西瓜,他相信,这不但是他需要赶紧纠正的,连郑焰红也必须赶紧纠正。算要达成两人再度在一起,也要等他赵慎三有了足够的能力,让郑焰红完全接受他的呵护,这才能够达成,现在,还不是时候!

    “哎呀遭了!”赵慎三突然升起一个想法---是不是郑焰红跟他有了省城的一幕,内心跟他一样对两人的关系产生了误解,才会抗拒林茂人到连敷衍也不屑去做的地步,这才导致今天的矛盾的吗?

    赵慎三慌了起来,他旺盛的野心让他决定为了事业暂时放弃女人,等他成为凌驾于她之的成功者之后,再堂而皇之的拥有她,那时候,他希望她能够彻底的、完全的做他一个人的女人。

    做出决断之前的确十分痛苦和纠结,但是一旦决定做出来了,反倒有一种很痛快的悲壮,赵慎三带着这种悲壮开始按照他的推断紧张的思索该怎样替郑焰红化解掉跟林茂人之间的矛盾,让两人的事业靠山不至于坍塌了。

    他脱离了情感的纠缠,脑子立刻无的清醒起来,马意识到所有的矛盾症结一定在于郑焰红要回娘家的那三张飞机票!那么,该怎么替她缓解一下呢?

    赵慎三猛然想到了一个人,赶紧站了起来朝电话冲去,脚腕一阵刺疼才让他想到刚刚受伤了,一瘸一拐的走近了电话,查到了刚刚林茂玲打来的那个电话,犹豫了一下,猛地咬了咬牙回拨了过去,心疯狂的跳动着等待着对方的声音。

    “喂,是小赵吗?”林茂玲显然跟他一样的聪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