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132回声色犬马不夜天
    一行人出了门,来的时候早打发各自的司机回去了,所以都坐了朱长山带来的一辆17座考斯特。()

    车开动之后,赵慎三还很诧异为什么这么几个人要用这么大一辆车,当他想跟朱长山同坐一个两人座位时,却被朱长山赶到了后排,他坐下之后才发现车的几个人都是一个人占据了整整一个双人座,虽然他觉得十分不习惯,但客随主便,也没做声。

    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诡异了,车并没有直接去什么娱乐场所,而是去了云都市艺术学院门口,快到的时候,朱长山打了一个电话,大刺刺的说道:“我们快到了,出来吧。”

    车还没停稳,刚打开车门,看到前面的学校门口几个女孩子在嘻嘻哈哈的打雪仗,那笑声在夜色里传出去很远,女孩子独特的青春、单纯的笑声银铃般的让人愉悦,车的几个人也是精神一振。

    朱长山一个人一步跨下车,豪迈的叫了声:“丫头们,来吧!”

    那几个女孩子叫着“朱哥……”都涌了车,很自觉的往车一个人身边坐了一个,“叽叽喳喳”的欢笑着。

    赵慎三猛然间被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挤到了身边,一下子有点很不适应,一个劲的往窗户那边靠,那女孩子却一个劲往里面挤,弄得他不得不用手肘把她往外推着才阻止她直接靠到他身。

    这个女孩子有点委屈了,她猛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前排朱长山跟前,毫不掩饰的娇嗔道:“朱哥,后面那位大哥不喜欢人家,要不然我跟思思换换吧?”

    朱长山跟前那个女孩子“噗哧”一笑说道:“不会吧?我们的柔美人出马还会有人不稀罕?朱哥,后面那哥哥不是个goodboy吧?”

    她这一嗓子一出口,满车的人都笑了起来,朱长山回转身对赵慎三说道:“三啊,大家都是玩玩,这几个孩子很不错的,你可别太不怜香惜玉了,你看看咱们的小柔柔都快哭了呢!”

    赵慎三自然明白朱长山跟前那女孩子说的那句英的意思是代表同性恋,他又看了看另外几个男人们都来者不拒的和跟前的尤物坐的紧紧的。他原本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自然明白自己如果再不识趣的话,可显得跟这些人格格不入了,赶紧笑着说道:“冤枉啊小姑娘,我是今天感冒着呢怕传染了你,正是因为太怜惜你了才不忍心害你的,你居然倒打一耙,既然你不怕过来吧,哥哥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那姑娘也二十来岁的样子,听到这话方才撅着小嘴过来了,使性子般的坐的离他远远的说道:“什么啊,不喜欢是不喜欢,说什么感冒,不用你安慰我!”

    车里的人又是一阵放肆的笑声,赵慎三看事到如今,如果不赶紧表示和光同尘的话,没准会被别的人忌惮,赶紧伸出一只胳膊一把把那个娇小的女孩子揽了过去挨着她低声说道:“柔妹妹是吧?为了证明我不讨厌你,要不要亲一个?”

    那女孩子终于释然了,一笑躲避开了,赵慎三其实也没想真亲她,也顺势罢了,只是不再推她,让她紧紧地贴着他坐下了。

    一时车又开进了花都大酒店,这里虽然不云都大酒店是五星级,但是里面却服务项目齐全,是包含了洗浴、娱乐等等一系列服务的酒店,论起奢华舒服,这里云都大酒店还强了好多,但是价格却也一点都不含糊,等闲的小老百姓,还是不舍的进来痛快一晚,然后换来一个月的勒紧裤腰带的。

    走进了大堂,朱长山轻车熟路的叫了领班过来,说他们几个要开房间洗浴,服务员领着他们穿过大堂到了后面的一个用一副玉女图做门脸的电梯边,带着他们楼去了。

    一走进厚厚地毯铺着的走廊里,一股热流扑面而来,赵慎三登时打了个喷嚏,朱长山回头说道:“正好,你不是感冒吗,等下好好蒸一蒸,保准好了。”

    几个人进了一个大厅,服务员拿来鞋子给他们换了,朱长山说到:“要八个小房间吧。大家都先泡泡,等下一起到歌厅玩吧。”

    房间牌拿出来后,一个男人发了一个,吴克俭等人显然都不是第一回来了,站起来走了,而他们胳膊挂的小妞儿们也都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们走了,赵慎三虽然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但也不敢再说话了,只好任由小柔挂在他的胳膊跟他进了房间里。

    一走进去,更吃了一惊,原来是一个房间央有着一个挺大的小池子,里面汪满了碧蓝的热水,氤氲的热气袅袅的在灯光下漂浮着,整个房间都显得暖洋洋的,再看着身挂着的小柔,那种暧昧的气息无处不在了。

    赵慎三再看看屋子里,除了一个四折叠的古代浴女图屏风,还有侧边一个真皮的软榻之外,根本没有换衣服的地方,心里更加很不平衡起来,心想难道说吴克俭陈思远他们平常能够随意的出入这种高消费的场合,而且还能随便跟艺术学院的女生乱来吗?

    他再看了看依旧贴着他的那个小柔,只见她虽然个子仅仅到他肩膀,但是此刻脱掉了羽绒衣,只穿了一件低领的羊毛衫,下身是一条短短的皮短裤,靴子适才已经换掉了,身子居然饱满成熟。再看着她脸娇憨的笑容,更是一副毫不畏惧跟他一个男人独处的样子,更加想起来平时男人们开玩笑,总说艺术学院的女生们可以用钱包月,他总是不信,觉得那些人无聊才会拿别人家的孩子开玩笑,此刻却有点信了。信了,也对这些不知道自重的女孩子鄙夷起来,觉得她们既然不知道珍惜自己的清白,却早早的拿来做赚钱的工具了,他又何必为她们叹息呢?

    但是赵慎三却始终放不开那层学究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此时此刻,让他保持柳下惠的光荣传统他却也觉得很不必要了,使坏般的把皮球踢给了小柔,坏笑着说道:“柔妹妹,这里这么一个池子,咱们怎么泡?”

    小柔的脸掠过了一丝慌乱,但是却很快故意做出老练的样子说道:“呃……还能怎么泡?一起泡呗。”

    赵慎三笑了,自己去软榻那边脱起衣服来。小柔看的面红耳赤,其实她也是第一次被师姐没拉出来,刚刚赵慎三惊讶这里的奢华的时候,她也同样是被震惊了,可是想到师姐谆谆善诱,教育她现在不借着年轻貌美找几个厉害的靠山,等毕业分配的时候可抓瞎了!还告诉她今晚的客人个个都是云都市的厉害人物,朱长山也是看在大师姐刘云的份才让她们参与的,让她要好好把握。

    她看着赵慎三健美的身已经**了,禁不住心头“砰砰”直跳,几次都想落荒而逃,但是却想想自己如果离开了这里,没准毕业后要回老家去了,咬咬牙也开始脱衣服,谁知一抬头居然看到墙挂着一男一女两套游泳衣,欢笑着说道:“赵首长您先等等,把这个穿!”

    赵慎三脱完了衣也正在那里犹豫,听到小柔的叫喊转过身来,一条游泳裤飞了过去,他接住了笑了。小柔也飞快的钻进了那屏风后头,不一会儿出来,身穿了一套黑色的三点式的基尼。

    泡进热腾腾的水里,小柔小麦色的皮肤在黑色的泳衣映衬下像一杯香浓的咖啡,看的赵慎三眼馋不已,他试探的问道:“小柔妹妹,你叫什么?”

    那妮子笑了:“嘻嘻,领导您真傻,叫着小柔还问人家叫什么,人家叫尹柔啦!”

    “妹妹多大了?经常跟朱大哥出来玩吗?”

    “19,今天是第一次……呃,不过我师姐们出来多些。”

    “哦……那你……那你知道陪我们玩对你意味着什么吗?”赵慎三这会子看出来了这个是个老实孩子,虽然竭力想装老练,但是三两句话露出了马脚,再看她坐在水里很不自然的缩着身子,仿佛想把她的美好都缩进壳里一般的别扭像,更明白这样的场合她也是很生疏的,好心的问道。

    “知道,不过……能陪您这样的领导玩,也是我的荣幸啊。”小柔矛盾的忽闪着眼睫毛,却最终这样说道。

    赵慎三挺不落忍的,心想艺校是个造钱的学校,这孩子的父母也不知道多辛苦才能供她学,而她却在这里挥霍她的青春跟父母的心血,说道:“其实只要你好好学习,以后会有一个好前程的,干吗要跟着你的师姐们出来玩?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有时候很坏的吗?要是毁了你的名声,以后你的生活会受影响的。”

    没想到这妮子居然笑着说道:“赵大哥,您的意思我明白,无非是想让我读完书好好找个男人嫁了对吗?可是我的那么多同学师姐们毕了业找不到工作,一个个回家嫁人了,现在看来这一辈子估计都要围着老公跟锅台转了!我可不能这样活一辈子,我要靠我自己的能力冲出去,以后留在城市里成为这里的一员,算是你说的那个……呃……只要能帮我达成心愿,我也是愿意的……”

    赵慎三看着这小女孩满脸的决心,心想这种事的确是个人的选择,他又不是救世主,干嘛要扭转人家的决定呢?也不再劝说了,微微闭眼安心享受起热水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