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130回前妻半夜钻入怀
    郑焰杰终究是对这个唯一的小妹妹宠溺惯了,看着她被自己打的泛起几个清晰地指印的雪白小手,不免十分心疼,拉过来替她揉着,但依旧毫不妥协的说道:“你明知道这是老太太的伤心事,干嘛还要翻出来找气呢?

    我说你一个人在叔叔那个省里行不行啊?不行赶紧滚回来,我让我同学在咱们市给你找个位置班算了,离两个老家伙近一点,也能让他俩多点笑声的。

    你看看老爷子看到我跟看到石头了一样,除了你侄子还能让他乐呵乐呵,别的谁也别想打动他,可你一回来,你瞅瞅他笑的,好似年轻了三十年一样。”

    郑焰红也有些黯然的说道:“我也知道他们俩想我,可是我现在一家子都在那边,我回来是容易,还有范前进跟虎子呢!而且我在那边好容易把事业打拼去了,回来了哪里还能继续做副市长?那岂不是前些年的付出都白费了吗?哥,你不知道……我能有现在这个成,付出了多少你无法想象的代价啊……”

    看着妹妹的无奈,郑焰杰豁达的说道:“行了行了,明白你从小想做花木兰的,既然不愿意放弃事业那你好好干吧!好吧,你先说说什么事情牵扯到黄姨跟向阳哥了?”

    郑焰红说道:“哥,那年我离家出走回来看不到向阳哥了,问爸爸被他臭骂一顿赶了出来,问妈妈又不敢,后来我被送到叔叔家里去了,也没见过他。你知道他后来去哪里了吗?”

    郑焰杰瞪着眼睛说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啊?黄向阳复原了,我们也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连他妈妈也不在老地方住了。”

    “复原?怎么会这样?他不是都已经提干了吗?正风华正茂的年纪干嘛复原啊?是不是因为我是被他带到团部去玩,然后偷偷躲进他们的车队跑了爸爸迁怒于他了?老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难怪他要一门心思的整倒我了!”郑焰红此刻才了解多年前的隐情,不由得惊愕的大叫起来。

    郑焰杰她更加愕然的问道:“什么?你又见到黄向阳了?在哪里?他怎么样?这个人我很了解,他虽然我还要大,但是从小跟咱们兄弟一起玩儿大的,我总感觉他如果不能成为将军,一定会成为一个黑社会的枭雄的,小时候他眼睛里闪烁的野心我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确是因为你的事情被爸爸迁怒赶走的,可是后来爸爸多方寻找他都没有音讯,现在居然去你那里了?”

    郑焰红苦笑着看着哥哥说道:“哥,你猜的真准,那没错了!朱长山一定是向阳哥,他也的确是在社会很趟得开,他可能恼恨是我断送了他的前程,现在要向我讨还旧债了!”

    郑焰杰“呼”的站了起来,紧张的问道:“他也在云都吗?是不是要挟你了?哼!这小子从小不是个善茬,你别怕,我跟你一起去云都会会他,他要是男子汉冲我来,不要对你一个丫头片子动心思!”

    郑焰红倔强的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哥,我自己搞的定!其实我总觉得向阳哥狠不下心对我的,好几次他明明能够整的我很狼狈的,却总是在最紧要的关头收手了,弄得他的同党兼同谋十分懊恼,哈哈哈!”

    郑焰杰却无法释怀,他依旧忧心忡忡的说道:“红红,当年的好多事你太小了不大明白,黄向阳跟咱们家的渊源太深,到了现在,也很难用‘恩’、‘仇’来界定了,而且他从小睚眦必究,最是心胸狭窄的一个人,如果他打定了主意要对付你,你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嗯,我明白了哥,我不想让爸妈替我担心,想问问你当年到底是不是因为我向阳哥才离开部队的,现在我明白了行。你放心吧,我一但觉得处理不了一定会告诉你的,但现在还不需要你帮忙。”郑焰红说道。

    郑焰杰知道这个妹妹从小喜欢自作主张,她既然不让他插手,他也只好叹息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那你好自为之吧!”

    兄妹两个谈完回到了屋里,下午陪着二老打了半天麻将,晚又亲亲热热的一起吃了饭,家里房子多的是,连哥哥一家也没走,聊到很晚才睡觉,但是郑焰红跟郑焰杰仿佛对白天谈论的事情有默契般的隐讳莫深,谁都没有在二老面前提起一句……

    第二天早,郑焰红说她还要赶回去班,说因为卢博的病已经耽误了一周了,一定要赶紧回去班,弄得不舍的她走的老爷子嘴撅的老长,说亲爹居然不干爹了。

    郑焰红撒娇的说马过年了,过年回来过,一定陪亲爹陪到他恨不得一脚把她踹出去。

    再说赵慎三后来的几天天天守在班,因为郑焰红请假了,也没有人再来找她了。赵慎三明显的轻松了好多,除了按时把各单位报送郑市长批阅的件报告总结之类的东西分门别类的先审核一遍,能处理的自己处理,需要请示处理的电话请示了处理,需要等郑市长回来再处理的也都挑了出来按时间、轻重缓急排好顺序放在她办公桌,其余时间也没什么事情了。

    最近赵慎三迷了一件事情,他开始写工作日记了,其实严格来讲也不算是个人日记,等于是一个对领导们处理事情的态度、说话的方式、被处理事情的背景跟环境都进行的一个综合记录跟分析,还别说,还真是越记越有兴趣,没事的时候回头翻翻看看,每看一次总会有新的领悟,再印证到自己之前遇到同类问题时的处理方法,登时会觉得自己的确是太幼稚、太不成熟了!

    在此同时,他跟双双的恋爱也飞速的jin ru了白热化的阶段,每天晚,双双总是回郑家给范前进和小虎做好晚饭,只要范前进在家,她借口有事要回自己房子去。范前进对她心里有愧,也明白郑焰红不在家,这妮子没准是要避嫌疑,也不勉强她了。

    双双那天跟赵慎三在一起了之后,如同一块被太阳烤化了的饴糖一般甜得发腻的粘在了赵慎三身,恨不得每天晚都跟他在一起睡。

    而赵慎三新房子完工了,交待了父母让在那里盯着装修,他也故意让父母享受一下亲自装修新房的快乐,自己回出租屋总觉得到处都是李小璐的影子,也怪不是滋味的,双双一缠来,他也乐得夜夜享受温柔乡了。

    这天下午,赵慎三还没下班,双双打来了电话,说她已经问过范前进了,他可以自己接小虎,问赵慎三想吃什么饭,她早点回去做。

    赵慎三跟双双相处这几天,越来越觉得这妮子虽然温柔贤惠,在床也很能满足他,无论哪一方面,都的确是个做妻子的最佳人选,但是却跟他在沟通存在很大的问题,如他跟她聊热点新闻或者是什么名家的书籍一类的话题,她总是一副白痴样傻傻的看着他“嗯嗯”,明显是根本听不明白他说些啥。弄得他总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也没有了说下去的**。

    可当他闭嘴听她讲的时候,她受宠若惊般的讲什么电视剧《美人心计》里面的林心如多么漂亮,还有那个韩国的连续剧里得了癌症的女主多么可怜,要不然是教委里的同事谁买了一件衣服很漂亮,谁家孩子考试得了第一名等等,这一下轮到赵慎三目瞪口呆的如同天书了!

    这样几次之后的直接结果是吃晚饭之后,赵慎三抱着笔记本电脑在书房,而双双在客厅里津津有味的看她喜欢的裹脚布一样长的电视剧,还每每看的热泪两行,唏嘘不已。

    而赵慎三在qq的时候,却很怪的发现以往并不经常的刘玉红却每天晚都按时八点左右开始挂qq,而且只要一看到赵慎三的头像亮了,会给他发过来一个表示可爱的图像,赵慎三也很想跟她聊聊宝贝女儿的事情,也很开心的回复她,两个人毕竟是大学同学,相同的话题很多,渐渐的从女儿的事情聊到彼此的工作,然后是对某一本书的看法,想法居然依旧十分契合,所不同的是没有了夫妻关系的禁锢,反而更能敞开心扉畅所欲言,让赵慎三觉得仿佛离了婚之后,跟刘玉红在思想倒更贴近了一般。

    而双双对络的认识仅限于玩游戏,也热衷于玩玩万众风靡的偷菜游戏,她对于一个家庭应该有的正常模式并没有一个正确的理念,在郑家呆久了又总是看到郑焰红跟范前进各行其是互不干扰,也觉得她看她的电视剧,赵慎三他的很是正常,完全没有一点的危机感,更加没想到刘玉红虽然从不露面,却通过先进的络一点点的把赵慎三的心灵从她身边越拉越远。

    这天晚,刘玉红一反常态,过了八点了也没,赵慎三等了一会儿还没有动静,心里有点烦躁起来,但他也明白说不定刘玉红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耐着性子在站看帖子,谁知道一直等到九点钟,刘玉红的头像依旧黑着。(刘玉红很是聪明,居然用女儿的照片当她的头像,不由得爱女如命的赵慎三不一看到舍不得挪开眼睛)

    看着刘玉红刚换的女儿穿着粉色的小羽绒服照的照片呈现不在线的黑白色,赵慎三终于忍不住了,无数关于女儿跟刘玉红不好的事情车轮一般在脑子里转动---刘玉红病了?孩子病了?家里煤气泄露了?

    这种事情又逐渐变成了刘玉红气喘吁吁的背着发烧的孩子,在寒夜里朝医院奔走,寒风吹着刘玉红离婚后日渐消瘦的脸庞,两行清泪在渐渐凝结成冰……

    双双正在被剧情吸引的如醉如痴,突然看到赵慎三急匆匆跑出来穿外套,显然是要出去。她惊讶地问道:“三哥,这么晚了你干吗去啊?今天天阴的重,没准等下会下雪的,有什么事……”

    “好了你别啰嗦了,烦不烦啊,我有急事急着去办,等会可能不回来了,你别等了自己睡吧。”赵慎三不耐烦的打断了双双,换鞋去开门。

    双双从没看到他这么焦躁的对待她,想问问他干嘛又不敢问,那样委委屈屈的站在那里看着她,大眼睛里都汪满了委屈的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