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125回卢博文的贴身小棉袄
    虽然卢博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替爱女扫清林茂人这个“威胁”跟“隐患”,可是以他的城府深沉程度,又怎么会还没有办的事情先蝎蝎螫螫的说给郑焰红知道呢?

    他看到郑焰红一脸的扭捏不自在,也做出不再追究这件事的样子,慈爱的说道:“不早了,你去睡吧丫头,门口有条件不错的宾馆,我让小贺去帮你定个房间,你好好睡个好觉,明天早开心了。()”

    郑焰红却跟受了侮辱一般抬起头骄纵的说道:“我不去!你是我爹我陪着你怎么了?我睡在这里照顾你!”

    卢博心里甜甜的,觉得这个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却也真是贴心贴肺的,让他近乎干枯的父亲情结得到了舒放。

    郑焰红叫来贺鹏飞帮忙,把一张折叠床支好,放在卢博的病床旁边,她大大方方的睡了去说道:“贺处,你睡客厅的沙发吧,晚除了我爹厕所需要你,别的我照顾。”

    贺鹏飞自然是满口答应,而卢博看郑焰红坦坦荡荡的并没有小女子般的惺惺作态,也很欣慰的默许了这个安排。

    大灯关掉之后,郑焰红躺下闭了眼睛,也许是累了,很快的,她呼吸均匀的睡着了,而已经适应了屋里幽暗灯光的卢博侧着身子,仔细的看着她安详的睡态,更加觉得这个女孩子天真烂漫,身处虎狼窝却毫不设防,并且那么真心实意的把他当成了最亲的父亲,他作为一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具有真正意义的父亲,一定要帮助她扫清障碍才是!

    这一夜,其实卢博的镇痛泵去掉之后,夜里刀口是十分疼的,可他为了不打扰郑焰红睡觉,一直强忍着没有**,但是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郑焰红总会在他疼的受不住的时刻猛然醒来,看着他额头的汗珠,赶紧用温热的毛巾帮他擦拭,并且用医生说镇痛药用得多了影响刀口愈合这样的话劝说他,陪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还别说,经她温柔的小手一擦拭,他还真觉得疼痛消减了许多,终于在她低低的话语里朦胧入睡了。

    一夜反复了好几次之后,第二天一直到医生查房,父女两个才被惊醒了,郑焰红赶紧跳下小床,贺鹏飞把床收好了,医生检查之后很开心的叫道:“卢省长,您恢复的真不错啊!我昨晚一直担心您刀口疼受不了要用止痛药呢,没想到您居然挺过来了!这样最好了,您今天打完针之后可以让人扶着在屋里走动走动了,这样的话内脏也不至于粘连,您拆了线会好好的了!”

    卢博笑笑说道:“女儿是小棉袄啊,要不是有闺女在跟前,我昨晚一定得用止疼药的!呵呵。”

    郑焰红感谢过了医生,问明白应该注意什么,送医生走了,又赶紧去匆匆梳洗了一下给卢博准备早餐,给他蒸了一个鸡蛋羹,又熬了一碗小米粥,仔细喂他吃了,亲女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吃完饭,护士来把点滴扎了,郑焰红端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摆出一副伺候到底的样子。

    卢博虽然内心深处也很希望这个能给他带来做父亲般的极大快乐跟幸福感的女儿在他痛苦的时候留在他身边,但马又感觉到自己太自私了,说到:“红红,爸爸扎针输到晚了,你赶紧回云都班去,让你不担心我看来也不可能,所以你下午下班再过来吧,既然是老爹住院,你算路折腾一点也没法子了。”

    郑焰红却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刚已经在外面跟秘书打过电话了,说让他替我请个假,我要等您拆线再走呢。”

    卢博其实挺希望这个结果的,但却坚持说道:“傻瓜,我在这里住着,医生护士一大堆,还有小贺守着我,多一个你也没什么作用的,还不如你回去班呢。”

    郑焰红一瞪眼说道:“多我一个没什么用?贺处,您可听着呢啊,刚刚是谁告诉人家医生说有个小棉袄才能熬得过疼痛啊?这么一会儿功夫没人家什么功劳了?哎,我怎么觉得有点卸磨杀驴的味道啊?”

    “哈哈哈!你这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对你爸也不能有一个字的亏吃,怎么得了哦!”卢博开心的指着她笑着说道。

    郑焰红满脸臭屁的得意道:“那是!有理走遍天下,咱们有理不能吃亏!我看您呀,还是老老实实打您的针吧,别老琢磨着把我赶走了,是不是昨天到今天我总是让您喝粥您馋了,急着把我赶走了让贺处帮您买红烧肉吃啊?我告诉您,没门!我守在这里,大夫不让您吃您休想!”

    说完,郑焰红得意洋洋的到客厅去拿东西了,看着卢博满脸的幸福,贺鹏飞也识相的说道:“老板,您不让我说您病了,那咱们两天不班必须给办公厅一个交待,我昨天说您在开会,今天是不是要回去再找个理由请假呀?”

    卢博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一个副省长连续失踪几天的话的确不成体统,要不这样吧,你私下跟德江同志(省政府秘书长)汇报一下,说我仅仅是割了盲肠,不要让他惊动了别人,顶多一周,等拆了线可以班了。”

    贺鹏飞答应一声要走,卢博又叫住他说道:“小贺,这一次如果你再闹得我这个病房像赶庙会的,我可饶不了你!对了,你等等,你再替我打个电话,你……”

    说到这里,卢省长居然很是警觉般的看了看客厅,好似生怕郑焰红听到,贺鹏飞聪明的凑近了他,他这才用极低的声音对贺鹏飞交待了些什么。

    小贺答应着走了。

    郑焰红却没有马进来,而是在走廊里给赵慎三打电话,让他去政府办帮她说明一下,说是家里有事需要请假一周,还交待了让赵慎三跟廖远方一起把几件她办了一半的事情接着办完,挂了电话,安心的陪护起卢省长了。

    而赵慎三的确是早班的时候,刚走出出租屋的院子看到小严的车居然在门口等着。他大吃一惊,因为他自从进市政府的那一刻起,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低调内敛、安分守己,坚决不能给郑焰红丢脸,所以从来班都是公交车。今天小严居然开着老板的车来接他,这可真的让他受宠若惊了!

    “哎呦我的哥哎,您这不是让我大热天坐火炉子烤吗?怎么不去接老板来接我呢?这不是折我的寿吗?”赵慎三一走出来,小严帮他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他赶紧亲热的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夸张的叫道。

    “行了吧你,你哥我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明白你想低调一点,不过今天特殊,昨天晚卢省长住院了,老板是他的干女儿,自然是连夜赶去伺候了,所以今天我接了你咱们俩去班。”小严说道。

    赵慎三此时还没有接到郑焰红的电话,自然是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哦,这样啊,只是你怎么不留在省城随时听老板招呼呢?跑回来干嘛?”

    小严说道:“老板让我回来天天去市里班,还让你替她挡着点,能处理的都给处理了,不能处理的拖到她回来,尽量不能让下面越级到找林老板、高老板的。嗨,我也是白交代你一声,等会儿老板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