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110回给他一个柳暗花明
    郑焰红这两天晚回家晚,两次都没有遇到双双,现在听完了双双的叙述,倒真是开始担心起赵慎三来,叹息着说道:“唉,这个年轻人是受了我的影响了!马慧敏在跟我的较量里自认为输了一阵,回去之后开始清理我的人了,小赵是第一个靶子!”

    范前进倒是很不以为然的说道:“反正你已经走了,还管教委那么多破事儿干嘛?再说了,办公室主任跟监察室主任还不一样都是正科级,又没有吃什么亏,年轻人至于那么功利么,一点挫折死样活气的,足以说明这个人心里素质不行。 ”

    郑焰红白了他一眼说道:“前进,我总算是明白你为什么在单位没有人缘了,你怎么那么冷血呢?一个人在单位里混,如果没有自己人捧场抬轿,单枪匹马的能打出什么样的天下?那么反过来想想,人家那些人为什么要累死累活替你抬轿?还不是巴望你在关键时刻拉他们一把?天底下任何事情都是等价交换的,你付出多少真诚能收回多少真诚,如果你连对自己人都不舍得付出,请问谁还能跟你贴心贴肺?”

    范前进颇不服气的反驳道:“我怎么冷血了?你为这个人付出总要考虑值不值得吧?如果已经是一个跟你生活不会再有交集的人,你还为他费神有点过逾了吧?”

    “我们行走在行政路的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转换工作环境,谁也不能保证跟谁一辈子再没有交集,反正我郑焰红用过的人如果因为我受到了挫折,我决不能坐视不理。”郑焰红也懒得跟他分辨了,本来想借此机会劝说他改一改官二代的公子气,但看他冥顽不灵的样子也懒得费口舌了。

    晚,郑焰红又把双双叫到跟前,仔仔细细的问明白了这两天教委发生的事情,当听说李小璐怀了孕的时候,她微笑着说道:“哎呀,连小璐都快要做妈妈了啊,那双双你也要抓紧找个心人把自己嫁出去了啊。”

    双双红着脸说道:“我条件太差,谁要我呀。”

    郑焰红认真的说道:“你怎么条件差了?教委是完全参照公务员的编制,你是正规的工作人员,人又年轻貌美的,哪里差了?你可不要心里有什么傻念头啊双双,我告诉你,过去的事情只有烂在自己肚子才能一辈子幸福,可别想着坦白能换来真爱,那是最最愚蠢的想法!”

    郑焰红之所以这样劝说双双,自然是怕她因为之前跟范前进有染还怀孕流产这件事产生自卑,然后在择偶的事情因心虚而泄露了天机,那样的话,非但双双会被看不起,连他们家也会跟着丢人现眼。

    双双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羞涩的点了点头说道:“郑姐姐,我也不会自己找,还是你帮我物色一个合适的吧。”

    郑焰红点点头说道:“嗯,看你的腼腆劲儿,还真是不好自由恋爱,那只好我托人帮你物色物色,回头相相亲吧。”

    郑焰红回到卧室,范前进已经躺下了,他有些情绪的问道:“你是不是还担心教委那个小伙子,又去找双双打听了?红红,我可是听说现在这个马慧敏主任很不简单,这才多久啊,到处风传她跟高明亮市长怎么怎么着,你可不要因小失大,因为你所谓的义气得罪了高明亮。”

    郑焰红总觉得范前进考虑问题的角度十分特,跟平常人总是差那么一层纸一般不通透,但是她早已经对改造丈夫这项工程彻底失去了信心跟兴趣,也每每在听到他的观点觉得无语的时候真的选择了无语。

    但今晚范前进的话倒是勾起了她的兴趣,她凑了床靠在床头问道:“哈哈老公,怎么连你也听说高市长跟马慧敏的事情了?看来这个女人可真是不简单,这么快成云都的风云人物了,居然连我们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范大公子也知道了啊!”

    范前进一把抱过她放在怀里,捏着她的脸蛋说道:“我都说不许你叫我公子哥了,你还是不听,看我怎么收拾你……”

    接下来,老公如何收拾老婆的不用说了,总之夫妻和睦的休息了。

    第二天,郑焰红到了班拨打了赵慎三的手机,谁知道却显示关机,她居然有些焦躁起来,但很快怨恨起自己的焦躁来,觉得不应该如此沉不住气,居然因为赵慎三的遭遇难以保持冷静。这种怨恨反倒让她的焦躁更加强烈了,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着件,突然间发火了。

    “小廖你过来一下!”郑焰红很少有的带着情绪叫道。

    政府大楼的设计十分巧妙,每个领导的办公室说是一间,其实都是一整套的,进门是一个小会客室,侧边是秘书房,里面也是靠窗户的大间是领导的办公室,从领导的办公室里还能通到一间带卫生间的休息室。

    廖远方在她办公室的外间办公,听到叫声赶紧走了进去,郑焰红重重的把手里的件摔在桌子说道:“这份防控报告是谁写的?幸亏我看了看,要不然等我到省里开汇报会的时候念了出来,咱们的脸都会丢尽的!”

    廖远方怯生生拿过来一看,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来毛病出在哪里,但也不敢问她,那样可怜巴巴的一次次看着,希望那毛病赶紧自己跳出来。

    “你看看咱们的防控数字跟投入数字,还有今年咱们全市一共罹患手足口病的儿童人数,哼!”郑焰红看他急的大冷天一头汗,忍不住冷冰冰说道。

    廖远方受了赦免一般仔细一看,登时更加惊慌失措起来,原来也不知道是打字员的疏漏还是他写材料的时候弄错了数据,居然把云都市防控投入数字少写打两个零,却把患病人数多打了两个零,很显然是这两个零不知道在哪个环节出了毛病,位置被移动了一下,可是这个移动可能导致整个云都防控工作的成绩出现了让人震惊的笑话--投入之小全省之最,患病人数更是全省乃至全国之最!

    也幸亏是郑焰红细心看到了,如果她因为忙碌疏漏了数字,等到在全省汇报会念出来之后,那可成了全省分管副职的笑话了。

    廖远方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郑……郑市长,是打字的时候可能……可能剪切插入错误……幸亏您发现了……对不起……”

    郑焰红看他的样子,也的确觉得这个人坚决不适宜留在身边了,既然不用他了也犯不着责怪他了,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没有酿成笑话算万幸,你出去修改去吧。”

    但是她接下来做了决定,马换掉廖远方!

    廖远方刚刚走出去,却又不得不再次走了进来,郑焰红不耐烦的说道:“又怎么了?”

    “高市长打电话让您过去。”

    “知道了。”

    郑焰红也正准备过去找高明亮汇报昨天的视察情况的,也站起来到16楼了。

    在楼梯的时候,她还有些好玩的猜测今天高明亮会不会又是先接待了马慧敏的汇报才叫她的,虽然她明白高明亮不会那么无聊,把同样的戏码表演两次,却依旧恶作剧般的连门都不敲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吴克俭的办公桌正对着大门,赶紧迎来说道:“郑市长,高市长正在等您。”

    高明亮办公室的门也没关,他虽然不对门,但是也不知道他请了什么风水大师看过了,居然在办公室的墙弄了一面大镜子,所以进门的情况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现如今的领导人似乎都喜欢稍微信奉一点玄学,像这栋办公大楼,刚建好的时候正好是十八层,当时林茂人还没有来当书记,当一任书记因为某些事情被调走之后,他一到地方听到了许多传闻,其最出的是这栋楼在前任书记出事之前,顶层突然间居然遭雷击了一般塌掉了半边,虽然很快修好了,但书记还是不久出事了。

    林茂人估计也是找了什么高人看了,然后政府大楼在不停止办公的情况下被围了起来进行整修,等拆掉了那绿色的围栏之后,云都市民才看到原本十八层的大楼又加高了一层,还在顶楼的两侧弄了两个伸出主楼的造型,远远看去好似明朝官帽的双翅一般。

    据自诩为知情人的人出来透漏,原来这栋楼犯了风水学的大忌讳,众所周知只有地狱才是十八层,而云都的前任书记居然把一个市的最高领导机构建造的跟地狱一样的层数,自然是触了大霉头,所以出事是必然的!

    林茂人书记现在把楼层加高,变成了吉祥的19,大家按谐音念一念会发现变成了“要久”那么林书记的官位自然做得长久了,至于那个官帽子毫无悬念了,因为那原本想要达到的效果是官帽子!

    还别说,从那以后,再打雷还真是没有再震塌顶楼,而林茂人的仕途也真是很顺利,这也不得不让人对超自然的唯心主义有些刮目相看了。

    高明亮接手这间办公室之后,也是把里面原有的摆设重新弄了一遍,这面镜子自然也是很有巧妙的。

    今天,他当然是一个人坐在屋里等郑焰红,所以,他透过镜子把郑焰红推门时那种带着捉狭的表情看了个一清二楚,自己坐在屋里偷偷的笑了一阵子,等郑焰红在吴克俭的带领下走进来的时候,他恰好控制好面部表情。

    “呵呵,高市长,我也正巧想来向您汇报昨天下去查看希望工程进度的情况呢,您刚好让秘书叫我过来了。”郑焰红估计心情也很不错,居然巧笑嫣然的说道。

    “刚才凤泉县的林曾同志跟范浩同志刚走,他们向我汇报了昨天你们的视察情况,而且两位同志还向我提议,看能不能把建造款直接划给县里,然后在咱们的监督下独立完成建房。我个人倒是觉得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这样一来,各县自己找工程队,如果以后工程出了毛病他们得自己负责,另外还大大减轻了咱们领导组的工作压力。把你叫过来是商量一下这样行不行的通,当然这件事一直是你在努力,我原则以你的意见为准。”高明亮说道。

    郑焰红这才知道县里动作挺快,今天一大早来找高市长汇报过了,看来马慧敏在凤泉的信用度真的是差到了极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