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108回暗藏玄机
    赵慎三仿佛不认识刘玉红一般紧盯着她,一直盯了好久,眼里都是绝望跟厌恶,看的刘玉红心里发毛,虚弱的闪躲开了他的眸子,嘴里虽然依旧说着狠话,但却已经带着些反悔的意思了:“赵慎三,你一直瞪着我干嘛?要不是你张口说离婚,我怎么会说出来?

    可惜赵慎三此刻早被悲愤冲昏了头脑,而且世人的冷漠更是让他感觉自己成了一个人人厌弃的可怜虫了,过度的自卑势必引发过度的自尊,他讥讽的大笑起来,一直笑到声嘶力竭才说道:“刘玉红,其实我早应该看出来你是一个虚荣、市侩的人,当初你之所以情愿倒贴房子嫁给我,是不是是看了我是一个可以投资的潜力股啊?

    而现在你觉得自己看错了,我始终是一块扶不墙的烂泥,想一脚踢我出去另攀高枝对不对?房子、孩子都是你的?好啊好啊!我赵慎三净身出户,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想来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按照你的意思去写合同吧,这套新房房款我已经全部付清了,给你可以,但你必须写产权归我女儿所有,日后你嫁了我强的男人,不要亏待了我的丫丫好。()”

    刘玉红也是被他逼到了墙角,心想不写的话岂不显得自己太过软弱?居然逞着意气写出了协议书,果真是新房归女儿继承,但抚养权归刘玉红,赵慎三除了随身衣物之外净身出户。

    赵慎三拉过来签了字,在这种状态下,他居然还貌似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一般,冷静的提醒刘玉红拿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跟他一起去婚姻登记处办理手续。

    刘玉红哪里知道他心里正在滴血,其实已经频临疯狂,看到他说着离婚这件事时居然那么理智,好似对她、对这个家毫不留恋,也是一阵阵心灰意冷,更加不愿意输了气概,赌气找出了一切证件拿着,两人一起去了离家不远的婚姻登记处。

    现在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了离婚不需要调解的阶段,这样做自然是顺应人们充分崇尚自由婚姻跟简化办事程序的原则来的,但是这样做简单倒是简单了,却凭空增加了无数例实际没有什么原则性问题,仅仅凭一时的气愤来离婚的小夫妻的成功几率了。

    如果今天下了鹅毛大雪阻碍了出行,或者赵慎三跟刘玉红任何一方的父母知道这件事,赶紧出现干预一下,调解一下的话,或者是今天登记处没有人班,再或者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有些八婆,非要帮他们调和调和的话,再或者他们的身份证出了问题需要重新办理,等等等等能够阻碍他们顺利离婚的理由只要存在一个,让他们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也许这个婚姻、这个家庭还能够维持下去,等他们两个都白发苍苍的时候,也许会回想起这件可笑的离婚未遂事件,成为他们老来斗嘴的一项娱乐。

    可惜,一起的假象均未出现---天气晴朗,虽然冷但是很通透,街出租车成排。双方的父母谁也没有预感到他们要出问题,而且还好似天故意要结束这段婚姻一般,已经跟他们共同生活的赵慎三的父母因为不放心老房子,居然在几天前回去小住还没有回来,所以援兵自然谁也没来。

    还有今天婚姻登记处坐着的是两个干脆利落的小姑娘,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龄,谁都不喜欢多管闲事。看着他们提供的证件合格,协议没有纠纷,一个小姑娘指示两个人到楼照了照片,复印了相关的证件,下楼之后开始让他们俩填表了。

    捏着笔,赵慎三跟刘玉红的手都开始发抖了,赵慎三先抬起头看了一眼刘玉红,却发现她也正在偷偷看他,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怨恨跟质疑,这个眼神也打消了他最后一缕犹豫,把心一横低下头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其实刘玉红此刻也是骑虎难下,她的心里充满了痛苦,但是对与赵慎三今天的绝情她是十分痛恨的。她心里想的都是自己如何顶着来自父母的压力一意孤行跟他谈恋爱,还为了他未婚先孕,最后又逼着自己的父母倒贴房子嫁给了他,可如今仅仅因为一次争吵,他居然毫无留恋的提出离婚,还先签名了,如果她今天服了软低了头,日后还不是落到了他的嘴下面,一辈子被他看不起呀?

    刘玉红终于也签了字。

    夫妻两个怔怔的看着那两个小姑娘干脆利落的办完了所有手续,然后拿出两本结婚证暗一点的红色本子塞到了钢印下面,两只雪白的小手往下一按……

    这一按可按在了两个人的心了!

    刘玉红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赵慎三却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表露出他的虚弱,故意很潇洒般的接过离婚证,塞了一本给刘玉红,然后说道:“我的衣服这几天我会去拿,祝你幸福啊!”

    至此,这段因爱情组成的家庭彻底不复存在,两个原本父母还要亲密的爱人从此成为陌路。

    刘玉红哭嚎着冲出门打车离去了,赵慎三也仿佛从刚刚的激愤挣扎了出来,心如同被掏空了一般疼痛,想着可爱的小女儿从此成为了“前妻”的孩子,如果她嫁了人,又会对哪一个男人甜甜的叫“爸爸”呢?他心口的揪疼引发了一阵恶心,冲到路边的树根旁边干呕起来,却兀自呕的头晕眼花的什么也没吐出来。

    游魂一般回到李小璐的住处,却看到李小璐不在,他心想不是班去了是被她妈拉回家了,心疼如绞也没心思过问,拉过被子蒙头睡,下午也不知道手机震动了多少次,但他根本不想接听,一开始是在被窝里哭泣,后来不知怎么居然睡着了,睡梦里又总是一个人站在黑暗里无路可逃……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午太阳晒到屁股了,他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办公室主任了,更加忘记了已经没有家了,猛地坐起来埋怨道:“玉红,你怎么不叫我?领导通勤要迟到了!”

    说完之后,居然有一种怪的回音出现,他迷茫的四下看了一圈才发现,这里是李小璐的家,而李小璐居然也不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自己。

    一个人!

    困入绝境般的生活状况一点点回到他脑子里,瞬间让他万念俱灰,垂头丧气的爬下床梳洗了一下,心想反正迟到了,还不如索性慢慢来。

    他有些不放心李小璐,打她手机又怕她跟她妈在一起,打电话到她们科室,谁知是双双接的电话,说小璐姐班了。

    赵慎三这才慢吞吞到了单位,经过李小璐办公室的时候,那丫头特有的骄纵不耐烦声音传到了走廊里:“我都说不吃了,谁让你给我送?我正在班,你赶紧走!”

    赵慎三探头一看,居然看到李小璐曾经的丈夫陈帅正温柔的拍打着她的背柔声说道:“你现在要加强营养啊,这是妈特地给你炖的莲子燕窝粥,小璐乖,你喝了我走。”

    田双双不明状况,羡慕的说道:“小璐姐姐,你看看陈大哥对你多好啊,你赶紧吃了吧。”

    李小璐的位置背对着门,并没有看到赵慎三站在门口,但她并不想让同事知道她新婚被赶的丑事,为了赶紧打发走陈帅,只好妥协的说道:“行行行,你留下我吃,你赶紧走吧。”

    可是陈帅却抱着负荆请罪的态度,居然端起粥来说道:“来,我喂你吃完我走。”

    李小璐也是被娇宠惯了的女孩子,虽然根本对陈帅没有感觉了,却还是很受用他的体贴,更加很受用来自双双的艳羡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张开嘴,任由陈帅喂她一口粥。

    “赵主任,你怎么不进来?是不是需要什么办公用品啊?”双双一回头看到了赵慎三,热情的喊道。

    这一声惊动了李小璐,她惶恐的叫了声:“三……呃,赵主任……我只是……呃,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他是来……”

    赵慎三却没有理会她们任何一个人,而是低下头迅速的走了,没有人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如果不是怕父母痛苦,如果不是不愿意成为方永泰等人称愿的笑柄,看到心头最后一丝慰藉断裂,他也许更愿意一纵身从走廊的栏杆来一个漂亮的跨栏,然后飞鸟一般冲向下面的水泥地面,用鲜血来洗清他被所有人抛弃的耻辱……

    他走回办公室之后办的第一件事是写了一个请假条,说自己病了需要到省城去检查,然后拿着这张请假条找到了现在分管纪检的孙廷栋。

    孙廷栋眼神复杂的看着面色青黄,憔悴不堪的赵慎三,虽然很满意这个年轻人的落魄,但居然也忍住没有再讥讽他,只是很爽快的签了字,嘱咐他好好看病不要担心工作。

    赵慎三连一声谢谢都没说扭头走了,临出大院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一走,这辈子还会不会再踏进这个伤心地……

    走在大街,虽然太阳白花花的耀眼,但他却依旧感到冷到了骨子里,原本临近春节,所有的人都是欢天喜地的样子,而他却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逃窜,冲过大街到了单位对面的广场,随便找了个石凳子坐了下来。

    丧家之犬?赵慎三笑了,在大街,曾经衣冠楚楚最注重仪表的他笑的像一个疯子,他觉得这个词汇简直是太妙了!好似专门为此刻的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是啊,他已经没有家了!昨天之前,他还以为他绝大多数男人都幸运,拥有两个温暖的家,可现在,他才发现,他居然连一个家都没有了!

    除了父母那套破旧的小房子可以随时对他敞开大门以外,刘玉红也罢,李小璐也罢,都已经在他失势的时候作出了选择,各自另外寻找更好的归宿了。

    父母那里是坚决不能去的!他不能忍受自己的失败带给父母的任何打击。只有从小在大杂院长大的他才明白他现在的有出息已经是左邻右舍教导孩子的楷模了,父母老年最大的骄傲是他的成功,之所以愿意时常回老宅小住,更是喜欢在那里能时常接受到来自老邻居的艳羡跟吹捧。如果他现在丧家犬一般回家去舔伤口,父母的心脏从高空被重重摔下来,说不定会此碎裂,再也无法修复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