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106回此消彼长
    郑焰红默默地听完,听林茂人不说话了,还是没做声又想了一会子才说道:“我明白了!高明亮明白以我的本性想要控制不会容易,故意用工程承办权做诱饵拉拢了马慧敏,借此事分化我们俩,然后他争取了主动权,在我们俩斗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他坐收渔翁之利,原来最希望得到决策权的是他啊!”

    “阿弥陀佛,我的小祖宗啊,你总算是明白了!不过高明亮想要的所谓决策权是对你的绝对掌控权,并不单单是这个工程的决策权,他虽然迂腐一点,倒还不至于那么鼠目寸光。

    因为你强硬的背景跟你强硬的性格,在前期跟我的较量更让他见识到了你的真面目,所以你到政府那边去任职,对他来说本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如果对你听之任之的话,对他的威望更是一种伤害。

    但如果用市长的帽子压你的话,又显的他太过器量狭窄,所以,他现在选用的法子是最简单通俗却又是最实用的。”林茂人很是欣慰郑焰红的聪明,总结道。

    “可是马慧敏也不傻啊,她怎么说也在基层做县委书记好几年了,怎么会不明白跟我这个顶头司闹分裂预示着什么呢?为什么要跟着高明亮瞎胡闹呢?”郑焰红不明所以的问道。

    “呵呵……呵呵呵!”林茂人却不解释了,只顾笑。

    郑焰红却突然间明白了,她瞪着眼睛捶了他几下说道:“哼,这还不是都怪你?是你给了她胆量,是你给了她野心,让她以为算是惹恼了我,也有你这个知府大人给她擦屁股的!哼!”

    “好好好,乖宝,怪我怪我都怪我了行不行?好了好了,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你需要考虑如何挽回败局了。”林茂人纵容的说道。

    “咦,对了,你怎么能断定高市长已经釜底抽薪,让那些协作单位直接跟他联系了呢?也许他没有你这么聪明狡诈,我胜败还在两可之间呢!”郑焰红还是不愿意服输的样子。

    “今天下午快下班时,市燃气公司的董事长给我打电话了,说高明亮要求他们加快工程进度,并且可以随时直接向他汇报工程的问题,你说他有没有这么聪明呢?”林茂人施施然一句话尽数把郑焰红的侥幸给熄灭了。

    “啊?”郑焰红傻眼了,随即她恨恨地咬着牙躺下了,却更加对高明亮如此不留情面的跟她作对愤恨不已,对他残留的那一点点感情也随着仇恨尽数蒸发掉了。

    “快睡吧宝宝,我不教你如何具体去实施你的计划,但可以最后再提醒你一句,傻宝宝,也许你是在教委做一把手做久了还没有完成角色转换,要知道你现在是一名副职,无论职务是以前高了多少,副职是副职,位置一定要摆正。”林茂人说完,拥着她躺好,摆出一副不再说话的样子了。

    虽然林茂人很快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很显然是睡着了,但是郑焰红却依旧大睁着双眼躺在黑暗里,默默地思索着自己应该怎么办?

    有了林茂人的一番指点,郑焰红已经明白自己之前的误区在哪里了。

    是的,林茂人的确是一个官场高手,他一句话点出了郑焰红的根源所在---她的确是还没有jin ru副职的角色,依旧拿绝对的决策权来看待任何问题,这样的话自然是要出问题的。

    高明亮虽然口口声声爱她喜欢她,可毕竟是一个为政多年的老政客了,对于权力的热衷跟控制**自然要远远超出这种注定没有结果的男女之情。可偏偏她却毫不知趣的在这件大事独断专行,怎么不让他在不想正面指责她的情况下先是分化她跟马慧敏,然后又拉拢马慧敏共同对付她呢?

    幼稚啊!郑焰红,你的能力也许在市直机关里当个一把手绰绰有余,但一jin ru到更深的官场水潭里,你立马显露除了不成熟与不稳重,还没有站稳脚跟想独创一片天地,殊不知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划分好的疆域,被每个人打了烙印,你凭空想要夺走一块儿去,岂不是从别人碗里抢饭吃吗?

    她默默地想了一阵子,终于明白人家高明亮其实并不是没有提醒过她,从一开始这件事摆桌面,高明亮曾几次暗示这件事要从缓办理,其实是希望她能很识趣的主动要求他参与这件事,可她却懵懂的把这种暗示当成是一种故意想要跟她接近的借口了,不屑一顾的不予理睬。

    结果没多久,市里直接插手把这件事从教育系统的小区域提高成为正式的政府工程,这个决策岂不是第二次给她严重的警告了?

    可惜她依旧是没有看破,如同林茂人形容的那只老鼠一样,因为“窗户是牢不可破”的这个固定思维的局限,一直执迷不悟,终于惹恼了高明亮,使出了维护马慧敏打压她郑焰红的手段,让她一步步处于被动之。

    “郑焰红,你真是个猪头,今天你居然还会沾沾自喜的以为占了风,真是低智商!”她暗暗地骂着自己。

    骂归骂,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该怎么挽回之前的错误,从新占据主导地位呢?指望林茂人吗?不!他刚刚已经点明了只教导不直接参与,还苦口婆心的传授她那么多精辟的知识,很显然是秉着“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于渔”的良苦用心来对待她的,法子跟道理已经讲到了,至于该怎么处理要靠她一个人的本领了。

    “拉拢……分化……示弱……让利……”郑焰红默念着这些词语,脑子里却渐渐的明朗化了,终于,她唇边带着笑容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林茂人已经穿戴齐整了,却伏在她身边正在出神的看着她,郑焰红娇慵的笑了笑说道:“茂人哥哥你早醒了啊?”

    “嗯,乖宝,起来吧,等下要班的。”林茂人看着她的眼神出的温柔,居然看得她一阵阵心跳加速,感念到他昨晚对她毫无保留的教诲,折起身子主动吻了吻他,呢喃道:“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古怪的看着我啊?”

    林茂人更加深情的看着她,得意的笑道:“傻宝宝,你昨夜又说梦话了,不过你叫的是‘茂人哥哥’!宝,你都不知道我听到有多感动,我的宝终于梦里都是我了。”

    这几句话却说得郑焰红面红耳赤起来,她惊愕的低喊道:“啊?我怎么会有这种说梦话的毛病的?以前没听说过啊?那可怎么办呢,如果我回家去夜里也喊你,岂不是……”

    林茂人却不置可否的岔开了话题说道:“小懒猫,赶紧起来吧,不早了。”

    郑焰红这才赶紧起床梳洗了,走到楼下却看到桌子已经摆了早餐,虽然很简单,但却是林茂人一早起来弄的,心里更加高兴了,坐下来一边吃一边夸奖味道好极了。

    林茂人也被她哄的十分好心情,两人吃完饭,郑焰红先开车走了,紧接着林茂人的车才来接走了他。

    可是,满心甜蜜的郑焰红却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她走了之后林茂人等车的这段时间,他居然拨通了马慧敏的电话,对那个女人说道:“小马,你在教委安心干吧,市里的事情有我呢,不会让你太难为的。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教委的班子以及层领导好多都是郑焰红同志的嫡系,你该动一动也需要动一动的,特别是像办公室这样的要害部门,不是你自己的人你会很被动的。

    市里的机关情况很复杂,你可不要被那些下属的表象给蒙混住了,被他们卖了还不知道。”

    他说完以后,也懒得听马慧敏的千恩万谢,直接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的说道:“宝宝,但愿你能通过我的最后考验。”

    马慧敏昨天从高明亮的办公室出来那一刻,真有一种天要塌了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才会调进教委的,整套班子虽说表面跟她一团和气,但是真有了实质性的问题,总是用“以往没有这样的惯例”这样的话抵制她的决策,这也都罢了,她确信通过她的努力,教委会变成她马慧敏的天下的。

    可是最让她受不了的却是郑焰红虽然已经做了副市长,但对教育工作却依旧放不开手,好似完全没有从教委主任这个角色脱离出去一样,每逢到了大的事情决策时刻,居然根本不跟她这个现任领导商量,已经该拍板拍板,该进行进行了。

    这怎么能行呢?马慧敏也不是省油的灯,又怎么会做这样的傀儡领导呢?她先是想依靠跟林茂人的老关系抵制郑焰红的**,但是林茂人却根本不理她了,转而只好投向了对她不甚抗拒的高明亮了。

    没想到她精心构建的防御工程,却被郑焰红不费吹灰之力摧毁殆尽,回想着郑焰红走后高明亮翻了脸对她的挖苦,马慧敏简直是无地自容,在大院里难以控制的给林茂人打了个电话,几乎有想要落荒而逃的想法了。

    谁知道大大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一次林茂人并没有冰冷冷的不管不问,而是很耐心的听她哭诉完了,还跟她承诺一定帮她走出困境,安慰她让她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压力。

    这样一来,马慧敏心下稍安,灰溜溜的回去了,一夜辗转反侧也不知道该如何改善跟郑焰红的关系,谁知林茂人居然大早又主动打电话过来问候,还给她出了那么高明的一个点子,怎不让她精神振奋,一夜的惶恐一扫而空呢?

    马慧敏起来之后,并没有急于班,而是坐下来仔仔细细的把教委的班子以及层都想了一遍,该怎么调整分工以及层该如何调换使用,她一个个的想,一遍遍的筛,最终都有了定论,只是想到办公室主任一职的时候,对于赵慎三是走是留,她依旧是十分的拿不准。

    但是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林茂人刚刚电话最后特别点到这个办公室主任,是否是提醒她最最需要防备的是这个赵慎三呢?

    对于这个千伶百俐的小伙子,马慧敏不是没有怀疑他依旧是忠心郑焰红的,但是,他却又太会揣测她的心事了!作为一个办公室主任,他永远都可以在她想到之前或者刚刚想到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她想到的事情,那种用起来顺手的感觉甚至她事先拟定的从县里带来的那个人还要好用,所以她才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换掉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