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99回财色双收春风得意
    赵慎三听孙廷栋语气都软了下来,还带着些可怜兮兮的央求味道,想到平时这个领导眼睛长在脑门儿,看到他总是大刺刺的代答不理的样子,心里那份痛快简直是无与伦,神色间更是不可一世的样子了。()

    但是孙廷栋刚刚央求过赵慎三之后,马意识到自己太慌乱了!他暗暗责备自己为什么会被赵慎三虚张声势的几句话弄乱了阵脚,要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赵慎三手里真有他跟黄海菊私通的证据,那么他也有郑焰红的证据呀?看赵慎三的意思分明是替郑焰红出头,想用他跟黄海菊的**换取他对郑焰红**的三缄其口,既然是等价交换,他又何必显得太过惊慌失措,被赵慎三这个低三下四的小人笑话了去呢?

    “小赵啊!”孙廷栋在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马又高高在般的领导姿态,在这一场斗智斗勇,他明白自己不能失败,如果一旦败了,今后在教委天天被一个科级下属牵着鼻子,那可是生不如死了!

    赵慎三虽然有五六分醉意,却也在等待孙廷栋的时候消解了许多,此刻也十分清醒,看着孙廷栋从慌乱变得镇静进而威严起来,他发热的头脑也迅速的冷静了,脑子更加在酒精的作用下兴奋地旋转着,高频率的分析着眼前的形势。

    刚一分析,赵慎三马明白自己刚刚的态度有点得意忘形了!要知道现如今领导干部们有些花花草草的事情,只要不被人死盯住告发,那简直是成功的荣耀了,要不然他自己也不会因为李小璐死心踏地给他做小三而骄傲不已了。

    反之,孙廷栋玩一个黄海菊,又能是多大点儿的事呢?只要人家黄海菊愿意跟他睡,莫说是在小会议室睡了,算是孙主任把她领回家去睡,只要人家老婆不造反,那也是人家的本事,你凭什么以为这算揪住了人家的小辫子呢?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是迫使孙廷栋不要继续跟马慧敏联手坑害郑姐姐,其余的可都是出于自己想要翻身做主的私心了!算是逼迫的孙主任向自己低头,又没有第三个人在场,缺少了喝彩呐喊的观众,这荣耀也如同是衣锦夜行,终归没有任何的意义!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郑焰红再怎么亲近他赵慎三,毕竟现在已经不在教委了,算是想要罩着他,奈何也距离太远,他赵慎三想在教委这个一亩三分地混下去,还是不能跟孙廷栋这个主官分庭抗礼的!因为,算是孙廷栋并不分管办公室,但一个班子领导想要欺负他一个小科长,给他弄一双小鞋穿穿的话,那还是要多容易有多容易的!更何况现在他赵慎三虽然貌似跟马慧敏主任也关系不错,可人家孙廷栋都能把郑焰红市长的**都拿来巴结马主任,他赵慎三何德何能能够盖得过这一份忠诚呢?

    太轻率了啊!赵慎三在心里暗暗骂自己,次因为不谨慎已经吃过了大亏,当时再三把父亲给他起的名字咬嚼再三,勒令自己一定要做好三慎,不再因为轻率而招致大误,可今晚居然因为想要图一时的扬眉吐气再次犯了忌讳,如果不是孙廷栋神色大变,也许他会执迷不悟下去,把眼前这个人往死里得罪了!

    他仔细地想着朱长山为人处事的点点滴滴,这段时间跟着朱长山,他还真是觉得自己高深了许多,最起码对于为人处事已经稍有心得了!如对待司以及周围同事之间的矛盾,他有了跟以往完全不一样的理解跟看法了。

    机关,为什么叫做机关?是因为这个地方是一个由无数各有作用的零部件构造成的一台机器,最终这台机器该如何运转,那个方向盘自然掌握在大老板的手里。从表面意义来看,你要想在这个机器里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不能被替换掉的位置做个零件,一定要跟这台机器里面属于这个位置的结构做好协调关系。如说这个机器如果是一台车的话,那么发动机必然是最重要的一个结构,你想做发动机里的一个零件,必然要适应发动机这个结构的每一个环境,如果不想适应,那很简单,你滚蛋是了!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驾驶员很是喜欢你这枚锃明发亮的螺丝,没有地方安**,你永远是驾驶员手里的一个玩物,既然无法深入到结构去,在这台机器的运转过程所带来的利益你自然也无法享受了。

    现在,虽然属于他赵慎三的小结构的大环境是钱成山在左右,但是你可不要忘了,发动机这个结构要想运转是需要油箱来提供动力的,那么眼前的孙廷栋是这个油箱的最重要的大环境了。如果孙廷栋想阴他赵慎三的话,漫说是停止供油威胁钱成山了,算是在钱成山面前略微露出一点点那种意思,赵慎三会被钱成山毫不犹豫的贡献出去让孙廷栋解恨。在两大最关键结构主官的联合压力下,算是驾驶员再舍不得他,也不会冒着机器停运的风险保护他的,而他,注定了会是被丢弃的螺丝钉,算是纯金的螺丝钉,没了扎进去的地方,也屁松之极!

    想明白一切之后,赵慎三赶紧在孙廷栋那一声恢复副主任威严的叫喊之后孙廷栋更加迅速的找到了属于他的位置,坐直了身子嘻嘻笑着答应道:“嘿嘿嘿,孙主任,我刚刚装腔作势的没有蒙住您啊?嗨!毕竟您还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啊,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我身,那可是会被活活吓尿裤子的啊!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哪里有您跟黄姐的什么录音啊?只是说良心话孙主任,咱们做下属的,不不不,是我这种做下属的,如果拿司的风流韵事做章的话,其实是很傻很傻的!毕竟现在社会已经发现到这么要命的混蛋程度了,算是有一点花花草草的事情,反而更加能给领导人以人性化、平民化的形象,完全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的!不瞒您说,我还认为能够在搞定自己老婆的情况下多一两个红颜知己,非但不是丑事,反而是天大的能耐呢!所以,您也罢,我也罢,说到底仍旧是老板的兵,分别的也无非是您是一个副手,而我是颗小卒子罢了,犯不着为了老板的赏识赔自己的前程跟良心!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无论是郑市长的事情还是黄大姐的事情泄露出去,她们两个人的家庭必然要拆散,那么咱们可一辈子被良心折磨的抬不起头来了!孙主任,我一向佩服您是个敢作敢当的好汉,今天给您透个实底,您不要跟着马主任走下去了,郑市长那边您惹不起的!这是我的心腹话,相信孙主任一定不会以为我是个狐假虎威的小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故意危言耸听的吧?”

    从赵慎三这番四平八稳的话里,我们能看出来这个小伙子的确是在短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了官场的另一个层面,完全可以对待任何突发事件游刃有余的处理了,

    果然孙廷栋听了他这番话之后,脸刚刚因为过度的自尊带的倨傲也随着赵慎三这番发自肺腑的话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柔和的友好,嘴角刚刚一条线般的轮廓也渐渐变宽变圆,慢慢的朝弯出了一个笑笑的弧度了。

    “小赵,从次在教委大院里我误会了你,可你却依旧对我毫无芥蒂时开始,我知道你是一个很知道远近深浅的小伙子,所以后来郑主任提出要提你当办公室主任,你不知道开班子会的时候别的领导都一致反对,只有我自己全力支持郑主任的决定,不信你可以问一问郑主任当时是不是这样的?”

    孙廷栋明白赵慎三既然已经伸来了橄榄枝,自己如果再依仗级的威严压制的话可有些不识时务了,毕竟自己也有短处握在对方手里,而且到现在为止,赵慎三仅仅说是受人之托,那么托他的人究竟是郑市长还是林书记可难说了!如果一旦赵慎三一再被郑焰红重用居然是跟林书记有关系,那么自己再跟着马慧敏瞎混,其结果一定是惨不堪言!他也很聪明的不单单伸手拉住了赵慎三的橄榄枝,还顺便抛了个**过去,明确表示自己可以跟赵慎三一拍即合了。

    “嗯嗯,我不用问,当时我知道是您一个人扭转乾坤,因为我的事情,您还得罪了杨主任,因为他一直推荐小教部的主任过来的,所以我才一直把您当成我的伯乐呢!只是您也知道,我这个人很有些书呆子气,十分崇信咱们国的‘大恩不言谢’这条古训,也没有赶着去找您感谢了,其实这份大恩我一直没忘的,今天为什么会约您私下出来谈谈领导们的事情,也是想着咱们能够私下沟通好了,不会引起什么恶果了。”赵慎三也不傻。

    “是啊,咱们只要能够把自己门前的雪扫干净了,保住屁股不挨打成了,领导们的闲事谁愿意去管?马主任也是的,我无非是当成一件闲事讲给她听,怎知她会拿来做章了呢?难道她不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吗?为什么要跟郑市长作对呢?更何况里面还牵扯着林书记,真真是不可思议!兄弟呀,要不是你今天告诉哥哥我,说不定我被糊里糊涂当成替死鬼,烧成炮灰了还蒙在鼓里呢!”孙廷栋话锋一转开始为自己掩护了。

    赵慎三明白今天这件事要想彻底让孙廷栋打消对他的忌惮,只能抛出点猛料镇镇他,让他明白他赵慎三只可以拉,不可以踩!

    “孙主任……”赵慎三的表情突然间变得神秘起来,他把自己的身子探向孙廷栋,还神经质的左右看了看,仿佛想看看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包厢里是否在哪里还潜藏着一个第三者一样,然后才更加压低了嗓音凑近了孙廷栋的耳朵悄声说道:“我只告诉您一个人,这可是个大秘密,您知道了可不要说给任何人啊!”

    咱们早说过了,男人八卦起来这女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孙廷栋一看赵慎三的样子,赶紧把头点的鸡啄米一般答应着。

    “马主任之所以敢动郑市长,是因为她才是林书记的情人!”赵慎三终于爆出了猛料。

    孙廷栋果真吓了一跳,吃惊的把身子往后一靠,满脸的不可思议说道:“啊?怎么会是这样啊?那为什么当初马主任跟郑主任竞争副市长,最后郑主任胜利了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