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93回山庄两人夜……
    赵慎三也是带着几分酒意,故意想在朱长山面前显摆他在郑焰红跟前十分趟的开,卖弄的当着朱长山的面打了这通电话。()

    毕竟是当着朱长山,他即便再兴奋,说话的分寸还是有的,听着对方接通了很恭谨的说道:“郑市长,我是小赵啊,还是白天说的那件事,朱大哥很感激您大人大量,想邀请跟全家周末到温泉去度假,请问您有空去吗?”

    林茂人刚刚一直恶狠狠地盯着郑焰红,而且还竖着耳朵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如果赵慎三这通电话不是当着朱长山无法暧昧,一声“姐姐”喊出口,顷刻间是一场滔天大祸!

    可是他卑微而又客套的话语听在林茂人耳朵里,他刚刚的笃定可消失了不少,看着女人的眼神也有点飘忽了。女人瞪了他一眼,抓过电话,依旧带着没有压抑住的哽咽说道:“小赵啊……我现在有事情,这件事明天再说吧……呃……”

    赵慎三这边因为跟朱长山在另一间僻静的房间,虽然不是免提,但女人的话朱长山也能听得十分清楚,他听到女人说完话最后居然带着一声明显的哭音,然后才挂了电话,怪的问道:“三弟,怎么你们领导好像哭了?她那样的女人谁还敢欺负她么?”

    赵慎三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一阵难受,黯然的说道:“她再威风也是别人的妻子,外人不敢欺负她,她老公总是敢的……”

    “不会的!他老公那么窝囊,绝对不敢欺负她的!她一定是另外被人欺负了!”朱长山对郑焰红的情绪表现的超乎寻常的关注,居然带着几分气忿忿的说道。

    “唉!人家是领导,咱们还是别管了吧……”赵慎三无奈的叹口气说道:“走吧大哥,咱们接着喝酒去。”

    “嗯,你先进去吧,我去卫生间方便一下再去。”朱长山一脸很古怪的神色,看不清是喜是悲,把赵慎三打发走了,他才掏出一支香烟,一个人坐在空空的房间里抽了起来……

    再说郑焰红挂断了电话之后继续站了起来要走,林茂人拉住她死不松手,两个人争执了一会子,郑焰红终是女人力气小,气恼的坐倒在沙发叫道:“你要干嘛?既然已经不信任了,还死留着我干嘛?刚刚你逼我接电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怀疑我连一个小小的下属都勾搭吗?

    好了,我已经当你面接电话了,你听出来什么猫腻没有?我郑焰红是不是人尽可夫到连下属都摸手的女人啊?既然我在你眼里如此不堪,你干嘛还要死气白咧的追求我?我可没有跟马慧敏一样看你是市委书记贴来的,你现在说声后悔了我立马走人,从此后要是再纠缠你一次,我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林茂人下意识的说道:“我也是次听你半夜叫‘三、三’的,当时没意识到这会是个人的名字,今天马慧敏去我办公室说汇报工作,我才知道你的办公室主任叫赵慎三,恰好这个人又这么晚打来电话,一时起了疑心……一个女人能在最危急的时刻叫出来的名字不是心里最重要的人吗?”

    “啊?”女人心里一阵惊慌,她早把夜半恐慌叫错的事情忘干净了,此刻才明白林茂人为何今天一直对她古古怪怪的了。

    但她明白此时表露出心虚才是最傻的表现,更加受了侮辱般的站起来紧盯着林茂人,好似气的好半天一句话说不出的样子,最后才一字字说道:“林书记,你是不是告诉马慧敏咱们的关系了?今天下午,这个女人跑到高市长那里说有急务给我汇报可我不在,连手机也关了,让高市长打电话到我办公室找我,幸亏我解释清了我午奉你的命令去医院打吊瓶了高市长才罢休。没想到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居然跑到你跟前又去告我的恶状了啊?

    行行行!行啊,你们原本是老情人不是吗?她说的话你自然是言听计从的不是吗?那么好吧,我郑焰红是你眼的坏女人,那个小办公室主任更加正是我的情夫,我身的印痕也不是范前进报复我的,而是这个年轻力壮的帅小伙子弄出来的,我郑焰红是这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林书记,您可以满意了吧?马慧敏才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人,除了您,她可以不跟老公睡,也不跟别的男人睡,完完全全属于您一个人!那您又何必拉着我不放呢?放开我让我走!虽然我人尽可夫,倒也不喜欢多您这么一位位高权重的情人!”

    林茂人听完女人的哭诉,心里已经明白自己估计是了马慧敏的当了!那个女人为了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他已经充分领路过了,没准是那女人看出来了他对郑焰红的好感,今天门原本是故意在他面前栽赃郑焰红的,可他偏偏昨晚没能约出来郑焰红心里烦闷,更加她不愿意跟范前进彻底决裂也让他闷气,这才会了马慧敏的当,把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拉扯到了一起,进而误会了女人,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他仔细的想了想,郑焰红心高气傲的,的确不可能跟一个下属搞什么暧昧,而且刚听到那个人给郑焰红打电话的语气那么恭恭敬敬,如果是情人关系的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客套的。

    他已经十二万分的懊悔了,死死地抱住女人不放手,把头埋进她脖子里一声不吭,郑焰红使性子的使劲挣脱着,可他是不说话也不放手,却开始亲吻起她的脖子来,一边亲吻一边沉痛的呢喃道:“我只是太心疼了……我只是太爱你了!除了我,我不能容忍你身任何男人留下的痕迹,范前进也不行!宝宝,刚才我已经对你说过一遍对不起,所以我不想再跟你道歉了,但是你必须明白一点---如果你一开始没有接受我的爱,没有给我拥有你的快乐,也许这辈子我郁郁寡欢也罢,含恨终生也罢,总算是不会承受得到了又失去的痛苦,那也只能算我没福气,怨不得你!”

    郑焰红听着他的话,心里一时间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那哭泣跟挣扎也减弱了好多,林茂人接着说道:“但是,你已经接受了我了,也成了我的女人,这算是你招惹我了!既然你招惹我了,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我会创造机会彻底给你一个属于我的理由的,但是这都需要时间,没有达到之前我也不给你什么虚假的承诺,只能尽我所能爱你罢了!

    郑焰红,你现在要明白的是你必须认命,你作为我林茂人的宝宝,甘心也罢不甘心也罢,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所以,别费神去逃,你逃不开的!”

    他那话语一句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又清晰又坚决,又带着一种无与伦的决绝跟强势,简直跟初坠爱河的小伙子一样狂妄,但却听的郑焰红毛骨悚然,居然有一种感觉---这男人的确认真了,她要是逃的话他没准真会杀了她的!

    这种感觉让她更害怕了,居然在他怀里瑟瑟发抖起来,林茂人感觉到了,赶紧把她拦腰抱起来又坐倒在沙发,紧紧地拥着她说道:“我明白我委屈了你,你打我咬我都可以,是不准逃,明白吗?”

    郑焰红无奈的闭了眼,心头翻翻滚滚的都是后悔,但是她明白硬碰硬自己是斗不过林茂人的,只能慢慢的想法子逃离他了……

    “唉……”女人听天由命般的软在他怀里,长长地,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我这个人是这样,既不会甜言蜜语的哄你,也觉得没必要一个劲跟你道歉,反正我想你也不傻,能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才会做出来的,你一定能理解。如果你现在不能理解,也要习惯让自己慢慢去理解,因为我已经说过了,你不可能逃开我的!”林茂人盯着她的眼睛,继续强势的说道。

    女人简直无语极了!哪有这样的男人,明明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她,却还这样气势足足的教训她的?真是狂妄到了极点了!不过这样性格的男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也真不亏了他做了市委书记好几年了!

    看着女人委委屈屈的看着他,却不敢说话的样子,林茂人满意极了,他哪里知道女人正在寻思该怎么样一步步的逃离他呢,还以为她终于接受了他别出心裁的表白不再闹腾了呢,说道:“乖宝宝,闹腾半天饿了吧?去洗洗脸,我让他们把饭送来。”

    郑焰红明知道逃走无望,也只好忍气吞声的站起来去洗脸了。

    在她洗脸的时间,听到外面门开了又关住的声音,还听到碗盘落在桌子的声音,等她走出来的时候发现,果真是饭菜摆好了。

    林茂人自知理亏了,赶紧把她扶过来坐下,然后一口口把饭菜吹凉了喂给她,女人一开始使性子不吃,他却不屈不饶的一直喂,没法子她也只好大口大口赶紧吃了一阵子了,说声吃饱了站起来气咻咻离开了。

    吃完饭其实也还早,郑焰红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看电视,林茂人自己细细的吃完饭,把碗盘收进那个木质的食盒里放在大门外,又回头关好房门,这才走近了她,伸臂揽住她说道:“宝宝,刚才那个姓赵的小伙子打电话过来问你周末能不能去温泉,还说是你大人大量什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郑焰红心里一动,倒想起这件事还没办呢,借着自己被他“误会”了的气势白了他一眼说道:“茂人哥哥……”

    这一声茂人哥哥喊出口,林茂人的脸立刻更加柔和了,他情不自禁的答应了一声:“嗯,宝宝,你说吧。”

    “哼!你这个人真是霸道极了!你都不知道你给我的爱让我多害怕……”女人娇滴滴抬起拳头在他胸口颇为使力的捶打了几下,他装模作样的呲牙咧嘴着逗她开心。

    “刚刚听了你连范前进的醋都吃,我真被你打败了呢!”女人撒了一阵子娇接着说道:“咱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在平安路口等你,有个混蛋凑过来跟我搭讪,你是不是收拾人家了?”

    “哼!他敢调、戏我的女人,我怎么能放过他?”林茂人冷哼一声说道。

    “什么呀?他也不过是看我单身又长的好看些,凑过来想借问路打打俏皮罢了,我一训斥人家走了,这种人当场骂几句是了,做什么非要把人家饭碗都给拿了呢?”女人不以为然地说到。

    “他跟别的女人獠牙斗嘴的可以,跟我的女人不行!宝宝,这跟你刚刚接的电话有关系吗?是不是你已经答应原谅他了?”林茂人不愧是老奸巨猾,瞬间猜透了原因。

    女人倒也不想跟他兜圈子,而且她经过今晚的事情,更加看明白了这个男人对她那种狠到骨子里的独占**,她更加在刚刚看似百无聊赖的时候想明白了他对她的爱是一把双刃剑,一面自然是限制了她的自由是害处,可另一面却因为对她的爱会十分纵容她的任性,这样的话只要她利用好了这把剑,避其害而用其利,能最大限度的利用他的优势达到她的目的了!

    反正他是这么样霸道的一个人,而她也已经猪头的“招惹”了他,了这条贼船,在没有平安下船之前,也只能是暂时隐忍,并且享受船提供的一切奢华了。

    “嗯!茂人哥哥,你可别小看这些煤黑子们,他们也很有能量的!这一次这个矿长没长眼睛惹到了咱们,居然被矿产局免职了,他昨晚在电视看到我认出了我,这才辗转找到这个小赵,托他找我道歉……”郑焰红实话实说了。

    “不行!算是他知错了也不能饶他,这种腰里有了几个钱不知道姓什么了的人不要可怜,免职了还算是老李识相,要是不处理的话,下一步我会对矿产局实施属地限制的!”林茂人却没那么好打发,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