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90回调戏的女人是市长
    此时此刻,朱长山的山庄里,已经好几个弟兄都坐在那里分析原因了,赵慎三又回去的时候,恰好看到方东民也开车过来了,两人一起进去,徐朝栋又一次面无人色的述说了这天降之灾。

    朱长山冷着脸说道:“这不用分析了,一定是你昨天开车在街得罪什么人了,结果闹到林书记那里,原本那些当官的对咱们企业高管拿高薪满肚子怨气,这下子还不顺势收拾你一下啊?东民,你问问看你们系统有没有什么线索?”

    作为一个警察分局副局长,方东民听他一说局长骂他不该开奔驰车,想起一个可能来,赶紧打电话到交警队找到一个哥们儿询问昨天是否有人追查一辆奔驰车。

    也巧,方东民问到的恰好是昨天被政委责令赶紧追查的那个交警,他说是的,政委接到市委书记的电话,让追查**8888的奔驰越野,他查出来了车主是三矿矿长徐朝栋,并且汇报给了政委。

    方东民又问是几点的事情?那人说了时间,这个倒霉蛋徐朝栋一直竖着耳朵听着电话呢,看方东民挂了电话一拍大腿说道:“完了完了!我知道咋回事了!可能是我昨天看到那个女人有问题,我***惹了麻烦了!”

    朱长山冷哼一声说道:“哼!我知道你小子又犯浑了,说吧,什么女人?到底咋回事?”

    徐朝栋十分畏惧朱长山,胆怯的说道:“呃……我昨天下午从矿回家,路过平安路口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我看到一个女人长的十分扎眼,一个人在路边晃来晃去,我还以为是等活儿的马、子呢,开车过去搭讪想带她玩玩儿,谁知道走近了一看她的样子倒挺高贵的……虽然……”

    “哼!虽然你已经发现人家绝对不会是出来卖的女人了,但是还是色心不退对吧?你是不是凑去调戏人家了?”朱长山一听明白咋回事了,打断他吼道。

    “大哥您别生气……我也是看她一个人在那里晃,心想如果她跟她老公生气了,我也可以趁虚而入……不是不是,我也能……谁知道那女人还挺烈,居然要报警,刚好开过来一辆车停在跟前,我怕惹麻烦车走了。”徐朝栋吞吞吐吐的说道。

    “不用说了!大家都回去该忙啥忙啥去!你这个蠢材因为你那一根**,闹出多少麻烦来了?咹?你自己说说,咱们自己开的有娱乐城,你啥样的女人弄不来,怎么偏偏喜欢当街调戏人呢?次你去**学院门口,把人家一个女学生拐带出来玩了两天,最后人家父母不依报了警,老子找了多少人才帮你摆平,东民为了捞你还差点挨处分!你居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还去做这种事?这还用说吗?你一定是调戏到林书记的心人了,算不是心人,最起码也是个很有地位的女人,否则怎么会让你这个也不算没见过世面的王八蛋都觉得人家很高贵呢?哼,李局说得对,你赶紧退休回家抱孩子去吧!”朱长山听完了怒不可遏的骂道。

    “大哥……”徐朝栋可怜的满头流汗,乞怜的看着他说道:“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咱们也不能这样认栽了啊?还求大哥最后帮我这一回,我以后要是在管不住**,我自己拿刀割了它喂狗行不行?”

    赵慎三自从加入这帮人之后,这个徐朝栋倒是跟他接触最多的一个人,而且也是在他身花钱最多的一个人,他们俩一起出去消费,都是人家爽快的把大把的票子拍出来。此刻他怜悯起来,说到:“大哥,徐哥已经知道错了,咱们还是想想法子帮帮他吧!现在最重要是找到这个女人,哪怕给人家点精神损失费呢,只要人家不追究,想来林书记也消气了。”

    大家伙也都随声附和,说现在还是处理大事要紧,至于怎么让徐朝栋改过,等麻烦过去了再说不迟。

    朱长山也是一时恨徐朝栋不争气,此刻发过脾气了也开始替他考虑起来,冷静的问道:“那个女人什么特征你还记得吗?还有后来去的那辆车车号你还记得吗?如果记得车号,让东民帮你查查,也许会有线索。”

    可是徐朝栋偏偏昨天看有人过来,生怕人家认出他是个堂堂矿长却当街调戏女人,急匆匆逃走了,怎么会顾得看人家的车号?翻来覆去的只是说那女人身材不高不矮,很丰、满,很白皙,很高贵,很迷人,穿着一件紫色的裙子,却始终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在大家陷入僵局的时候,屋子里原本打开着的电视一直在小声的播放着云都台的电视剧,这会儿演完了又在播放本市新闻。因为屋里一时之间没人说话了,播音员的声音十分清晰:“昨天,我市召开了迎国庆团拜会,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的相关领导参加了会议,为了活跃气氛,副市长郑焰红还高歌一曲‘十送红军’,用优美的歌声将团拜会的气氛推向了高的潮……”

    赵慎三看着电视画面出现了身穿紫色衣裙,正深情高歌的郑焰红,不自禁的深情看着电视机,脸露出了向往的笑容。

    “是她!是她!”突然之间,徐朝栋见了鬼一般指着电视机大叫起来:“我想起来这女人像谁了!昨天怪道我一下车走近她觉得十分眼熟呢,此刻想起来,这女人倒真的慎三兄弟以前的老板,现在的副市长郑焰红!你们看你们看,她穿的是我看到时那件紫裙子!不过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好像挺不开心的,我确信我还看见她脸有流过泪的样子呢,要不然我也不会想乘虚而……呃……”

    “什么?”

    “什么?”

    “什么?”

    赵慎三、朱长山跟方东民听了徐朝栋的话,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三声惊呼。

    “徐大哥,你怎么会去招惹她啊?我的老板可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啊,你……你也太混……唉!”赵慎三一听徐朝栋调戏的居然是他的心尖子郑姐姐,对这个倒霉蛋的同情心瞬间没有了,气愤的指着他叫道。

    朱长山对于赵慎三和郑焰红的暧昧关系早有察觉,但是因为赵慎三始终没有正面承认,他作为大哥也不好逼问,所以算是心里有些芥蒂也只能暂时隐忍,此刻看到赵慎三暴跳如雷的样子好似徐朝栋调戏了他的老婆一般,心里更不舒服了。

    “唉!自作孽不可活!你这个混蛋居然惹了她,我可是没法子了!你自己求求慎三,看看他肯不肯替你出面,如果他不肯的话,那你自求多福吧!”朱长山一听徐朝栋说出那女人是郑焰红,明白这个解铃人一定是赵慎三了,听完赵慎三的抱怨,他暗暗给徐朝栋使眼色让他央求赵慎三。

    徐朝栋自然把大哥的眼色看的明白,听赵慎三骂完,走到他跟前站住了,突然抬起手冲自己的脸重重的打了两个耳光。

    赵慎三看他抬手还要打,虽然心里依旧很生气很生气,但毕竟都是弟兄们,而且人家在他身也花了不少的钱了,总不能一点台阶都不给人家吧?赶紧站起来拉住了徐朝栋的手说道:“徐哥,你这是干嘛啊?有话好好说嘛!再说人家郑主任现在已经是市长了,也早不是我的老板了,我去说也不管用的,你又何必自己打自己呢?”

    徐朝栋可怜巴巴的说道:“三弟,现在能跟郑市长说话的人也只有兄弟你了,哥哥知道自己做事太混,但是昨天实在是喝多酒了有些不清醒,要不然我怎么敢调戏郑市长呢?肯定是她向林书记告状了,此刻要想消灾只能是求门去让郑市长原谅我的混蛋,可我要是一个人去了岂不是火浇油吗?所以求兄弟你看在咱们的情分帮忙出面调停一下,需要多少钱哥哥都给你行不行?”

    方东民叹口气说道:“唉!这回徐哥估计真是惹到马蜂窝了!这个郑市长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的社会背景极其复杂,我听说当初因为林书记另外拟定了副市长的人选没有提拔她,她闹到省里去连省委书记都惊动了,差一点连林书记都背亏!这样的女人到林书记那里告了你一状,你倒霉还不是现把现的啊?三啊,你现在别替你老板不平衡了,再怎么着,徐大哥也是咱自己弟兄,到了难处不帮忙,平时要咱们这些弟兄们干什么呢?你还是勉为其难出面调停一下吧。”

    朱长山看气氛差不多了,长叹一口说道:“三啊,虽然我也觉得朝栋这个王八蛋真该吃点苦头长长记性,但是这次的事情太过凶险,要真把他一撸到底他后半辈子怎么办啊?你还是帮帮他吧,你们领导也算是跟你渊源很深的,更加是受过你的恩惠,我知道你有调停这个能力的,自己人都在这里,你不用推脱了!”

    到底是大哥大,一开口把赵慎三的退路尽数封掉了,赵慎三一听他把次帮郑焰红解决麻烦的事情都快说出来了,转念一想次郑姐姐能逃脱,说起来这帮人也都有些功劳的,加平时吃人家的、喝人家的、收人家的也不少了,此刻眼看徐朝栋走投无路,他怎么能不帮忙呢?

    “嗯,其实我一听徐大哥说是我的老板,我打算出面帮忙的,刚才埋怨几句也是想让徐大哥在这件事里吸取点教训,根本不是真的不管的!刚才民大哥说的对啊,难时不帮忙,要咱们这帮兄弟干什么呢?徐大哥,你放心,这件事无论成与不成,反正我会出面替你联系的,到时候我尽我百分之百的力量,至于成不成的您可别埋怨我。”赵慎三赶紧话锋一转诚挚的说道。

    “行行行!只要你出面,一切都好办!一切都好办!谢谢你兄弟,谢谢了!”徐朝栋一看赵慎三答应了,登时感激的连连感谢。

    “三,你别替这个混蛋省钱,估摸该多少管他要多少,总要让你的老板觉得心里气顺了才行!你小子听到没有?先去取三百万出来给三弟,让他拿去给他老板消气!你小子别抱屈,人家一个大市长让你给调戏了,这些钱也不一定能不能够用呢!”朱长山安排到。

    赵慎三吓了一跳,绝没想到这么点事他们居然出手这么大方?其实他哪里晓得这些矿长们,一年下来光明面的年薪是一两百万,别说别的收入了,如果一旦一撸到底,他要损失多少钱啊?所以说徐朝栋一听三百万,二话不说把头点的鸡啄米一般,说马去办卡,明天一早交给赵慎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