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88回婚内
    郑焰红急匆匆回到家里,因为等下还要开会,所以她打开门想赶紧到衣帽间去换衣服,谁知没提防从客厅的沙发传来阴森森、冷冰冰的说话声:“夜游的女神回来了?昨晚市政府可没有加班啊,郑市长能否给我这个老公解释下,昨夜什么事情阻碍了你回家啊?”

    郑焰红一回头,看到范前进满脸胡茬,歪在沙发正用一种怨恨和憎恶的眼神盯着她,嘴角挂着恶毒的讥讽。

    她心里一阵发虚,毕竟这个男人再怎么不成器,也在法律是她名正言顺的老公啊!昨夜yi夜欢、爱却不是跟他,现在他作为丈夫质问她的行踪,算是不在乎他,也不能不在乎从小到大的道德规范。

    “怎么?是不好意思回答啊还是不屑于回答啊?我明白我这个卑微的老公在你心里不值一钱,但是好歹我还挂着丈夫的名义不是?你也不能让我一点权力都没有吧?”范前进今天好似打定主意要跟她闹别扭了,看郑焰红怔怔的不说话,误以为她是不屑于理会他,又冷嘲热讽起来。

    他如果第一次质问完了见好收,始终有着习惯性道德理念的郑焰红会一直感到很愧疚很愧疚,对他之前对不起她的傻事也会谅解很多,可惜他又逼问了这一通适得其反了!

    郑焰红看着他怨毒的眼神,听着他刻薄的质问,反而猛然间起了逆反之心,冷冰冰说道:“我去哪里了需要向你汇报吗?你说得对,如果你真是我丈夫的话,我的确应该向你解释的,可你自己觉得你配得‘丈夫’这两个字吗?天底下的丈夫也许有很多种,但是把老婆的短处提供给仇人帮人家毁灭老婆的丈夫也许只有你范前进了!你在我心里配不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太神圣,而你太猥琐,在我心里你已经不属于这两个字了,所以我并不觉得我夜不归宿对你负有责任!”

    说完,她自顾自的走进了衣帽间,反手把门一掩,拉开衣服脱了下来,谁知没等她从衣柜里把另一套衣裙取出来,身后一股大力冲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范前进已经猛虎一样从身后抱住了她,猝不及防的把她死死压在真皮的长条衣帽凳了。

    “郑焰红,你不要太过份!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丈夫,那么点事我都已经给你道过多少次歉了你还是揪着不放?你不是也没有被人家害死吗?非但没害死你,副市长你不也当了吗?你现在威风八面的为所欲为我无权干涉,但你是我的老婆却让我天天干靠着,自己夜不归宿的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男人!妈的你不是说我不配当你的丈夫吗?但你不要忘了,你一天不跟我离婚,一天是我的老婆,我今天还偏偏要行使一下丈夫的权利,草一**这个市长大人!”

    范前进一边凶狠的骂着她,一边伸手把她的衣服狠狠的拽下来仍的远远的,身子压着她不让她挣扎

    郑焰红反应过来之后感到了深深地羞辱,她两只手使劲从范前进的胳膊下面挣脱出来,然后拼命地推打着他,但是范前进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证明一下他是可以称为丈夫的,哪里放开她?

    郑焰红毫不客气的打他的脸,挠他的背,掐他的胸口。她情急之下哪里分轻重?不一会儿范前进身好多地方都被她抓挠的出血了,但都没有阻止他的决心,他不知道疼一样不管不顾的继续制服她,男人的力气怎么说也女人大多了,没多久,郑焰红发现他已经成功的jin ru她的身体了。

    她一下子觉得很没有意思,心里一片死灰般的空寂,对这个男人的最后一点香火之情终于尽数泯灭。她明白,从现在起,这个男人已经彻底不配做她的伴侣了!两夫妻间如果连这种事都成为强bao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这婚姻维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她不再反抗了,那样死鱼一般瘫软在那个长条凳。

    范前进带着恨意居然平时厉害多了,郑焰红的不反抗让他错误的以为这女人接受了他这种粗暴的惩罚,所以很得意的在猪头般的被杨千里蛊惑之后,第一次成功的行使了丈夫的权利。

    当他满身大汉的伏在女人身喘息的时候,却听到身子底下传来女人木呆呆毫无表情的声音:“你完事了吗?完事了让我起来,我要开会去。”

    范前进赶紧翻身下来了,还想把女人也抱起来,谁知她没事人一般翻身一滚蹲在了地。小脸不悲不喜的,跟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一样木木的,站起来也不穿衣服,那样裸着去了浴室,在她行走过的地板,不停地有粘稠的液体点点滴落,可她好似混无察觉。

    她裸着,却毫不魅、惑,因为她走路的样子那么的生硬,生硬的连她美丽的脊背都没有了往昔的柔美,看去那么的……决绝……

    突然之间,范前进涌起了一阵深深的恐惧,他甚至希望此时此刻,郑焰红能够再跟刚才一样发疯般的吵骂揪打他一顿,因为算是吵骂揪打,最起码也说明她还在乎他啊,可现在,她居然行尸走肉般的承受了他的欺辱,是不是表示她已经彻彻底底的不在乎他了啊?

    女人急匆匆冲洗了一遍,又裹了条浴巾走回衣帽间,当她看到范前进还脸带着血痕眼巴巴坐在那里看着她时,眼里精光一闪,伸手把身的浴巾拉掉了,大大方方的袒露着傲人的身段站在他面前问道:“还要吗?你不是丈夫吗?如果要我还躺下,如果要够了请出去,我要换衣服。”

    范前进低声的说道:“红红……我……我不是故意的……”

    “无所谓!要要,不要请出去。”

    范前进终于耷拉着脑袋走出去了,郑焰红关房门,才让恼怒跟悲愤涌脸庞,但她死死地攥着拳头,不让屈辱的泪溜出来,更加不让想要把整栋房子都炸毁的恨意泄露出来,这种忍耐原本不是率真的她擅长的,这让她憋得简直要发疯了,胸口好似聚集着一腔熊熊的火焰,如果没处发泄的话,马要把她烧死!

    这种压抑让她无处宣泄,因为她不想在范前进面前显示出自己的软弱,即便是发狂也是了他当的一种表现,他会以为这个法子对付她很有效,说不定下次还会用的!

    她只有彻底表现出不在乎,没趣之下,那男人会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很无聊了!

    她死死地把尖利的指甲掐进了大腿的肉里,用疼痛来让自己胸口的憋闷一点点消退,很快的,掐到的地方开始流血,而她好像毫无察觉一般继续用力,却又硬生生憋住了眼眶里的眼泪……

    范前进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忐忑的等待着郑焰红出来,因为这段时间的冷战让他十分不爽,离开了郑焰红对他的指导跟辅佐,他甚至有一种孩子般不知所措的感觉,一天到晚都心里空落落的充满了恐惧。昨夜他回家的时候下定了决心想要跟郑焰红敞开了好好谈谈,算是下跪求饶也在所不惜,总要缓和一下两人的冷战关系,找回夫妻恩爱的日子。

    可是整整一夜的等待跟猜忌磨光了他的耐性,更加磨光了他的人性,他已经在郑焰红开门前成功的被恶魔俘虏了,这才会疯狂的掠夺了她,其实,那还原本属于他!

    现在发泄完了,他已经很后悔了,所以他想道歉。

    终于,郑焰红走了出来,她已经换了一套高贵优雅的衣服,米色带小点点的衣,黑色合体的裙子,脚一双跟衣同色系的高跟鞋,大波浪垂在肩,明艳而又高雅,高贵的好似母仪天下的王后,仪态万方的走了出来,脸居然丝毫没有一点怨怼或者是愤恨,平淡光洁的跟象牙雕琢的一般。

    “红红,原谅我刚才……”范前进看着光彩照人的郑焰红,心里可半点没敢觉得自己是这位王后的帝王老公,反而更加觉得自己配不她了,胆怯的说道。

    “不必道歉了,你没错前进。你说得对,咱们俩一天没离婚,我一天是你的老婆,你刚刚了你老婆怎么会有错呢?我原本想着为了小虎有个亲爸亲妈,咱们俩如果相安无事的话这么凑合一辈子,大不了我权当没老公守活寡也罢了!可你今天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能忍住没男人,你可不能忍住没女人的。现在双双估计不敢理你了,人家一个小丫头为你怀了孩子,你先是英雄气概的要跟我离婚娶人家,给了人家希望了又发现误会了我舍不得踹开我,回来后一声让做掉逼人家做掉了,让人家也对你彻底的寒了心!现在你忍不住了只能强迫我对吧?所以我非但不怨恨你,还很感激你呢!因为要不是你的提醒,我还没想起来咱们俩要想相安无事,还缺少一张离婚证的,那么你如果今天不忙的话,考虑一下离婚的事宜吧,除了小虎我必须要以外,我可以净身出户,我随时恭候你的消息。”郑焰红依旧脸色不变的说道。

    听着郑焰红的谴责句句剜在他肉,范前进越来越绝望,想要拉住她闹腾又觉得很没意思,在他犹豫之间,郑焰红扬长已经出门走了。而心慌意乱的范前进自然不会发现女人在走路的时候微微有些生硬,那是因为她的两个膝盖都有着五个小小的伤口。

    午的大会果真是规格很高的全市工作会,各个市直单位的一把手都要一一汇报工作,原本教委的汇报工作都是郑焰红做的,现在人家已经做了市领导了,自然高高的坐在了主席台,在马慧敏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沐浴下支持着会议了。

    等到马慧敏汇报教育工作的时候,郑焰红自然而然的听的十分仔细,但是她仅仅听了个开头,忍不住低下头讥讽的笑了,觉得这个女人可真够皮厚的,才去教委几天呀,居然把所有的半年工作成绩都算到自己头了,把她这个前主任的功劳尽数抹杀殆尽,而且还在汇报花团锦簇的弄那么多风花雪月的东西,好好的工作汇报,简直被她弄成诗歌朗诵了!也真不知道这东西是谁帮她写出来的,郑焰红心想一定不是赵慎三,因为他的笔路她自信还是了解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