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86回连人带心要了她
    林茂人哪里知道刚刚他怜惜郑焰红的姿态让马慧敏气的哭了一夜呢?他满心喜悦的带着心爱的女人驱车进了市区,却又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一直往东开去,闹得郑焰红不停地问他要去哪里?而他却神神秘秘的一直说等下知道了。

    郑焰红心里却暗暗叫苦,因为她根本不想这么快跟这个人了床,她明白一旦他得到了她,没准会跟高明亮一样对她萌生强烈的占有**,并且在以后的工作以他的女人这样的身份看待她,而不是用公平的心态对待身为副市长下属的她。

    这是她最最不能容忍的!为了事业顺利,她可以陪他们玩玩暧昧,更加可以顺便享受一下老公范前进不能给她的宠爱。

    而且,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偶尔两个人一起快乐一下也未尝不可,毕竟她也不是古时候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摸手要自杀的贞节烈女。现如今这个时代原本已经这么操、蛋了,男人都可以为所欲为,凭什么她不能在身体跟心情都需要的情况下,跟合适的男人欢快一下呢?

    但是如果得到她的男人想把她当成附庸可大错特错了!想她郑焰红,貌美如花却又不是绣花枕头,满腔的真才实干也一点不输于男人们,凭什么跟你老丫挺的睡一觉以后要臣服于你?所以高明亮也罢,林茂人也罢,玩玩是可以,想要从身体到心理都占有她那是休想!

    她也不傻,她已经从跟林茂人玩的这两个月暧、昧看出来这个男人高明亮对她更加心,高明亮是因为恨她叔叔想要报复而逼迫了她,却又在得到她之后才爱了她,而这个男人却是从一开始抱定要把她彻底占有的!要不然,他那么牛b哄哄的性格,怎么会耐下性子来陪她玩儿暧、昧,一点点的想要软化她的防线,最终彻底的臣服他。

    今晚,她明白她搞的一系列小手段终于让这个老家伙坐不住了!高明亮对她掩饰不住的喜爱还有那个倒霉的矿长不识相的调戏都让他觉的跟她耗不起了,她那么魅力四射,惹人垂涎,如果他不赶紧得到她的话,没准会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了!

    可是,她一点跟他了床的心情都没有!

    那么,该怎么逃脱今晚这一劫难呢?

    她歪着脑袋看着窗外,把一根大拇指咬在嘴里下意识的啃着,脑子却飞速的旋转着,思考着逃脱的方法,殊不知她这种妩媚带着童真的样子更看的她身边的林茂人爱到骨子里去了。

    终于,车开到了紧邻云都市的县级市竹阳市。这里距离云都市区也二十分钟的车程,十车道的城际公交路十分畅通,所以到达的时候郑焰红猛一看到路标,居然吓了一跳,但她很快调整好情绪,故意小女孩般大惊小怪的惊叫起来:“啊?怎么到了竹阳了?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不会把我卖到农村去吧?我可告诉你,我年纪大了卖不了几个钱的!你想要多少我给你,千万别把我卖给农民啊!”

    林茂人今天晚真是太开心了,他居然一扫一贯的矜持,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被你猜到了啊?你放心,我已经找好买家了,那家男人找不到媳妇儿有点着急,愿意出大价钱买你,所以啊,你别想逃了,乖乖跟人家吧!”

    郑焰红满脸故意的恐惧说道:“啊?那他给你多少钱啊?我能不能自己把自己赎回来呢?”

    “你赎不起的,人家给了五千块呢!哈哈哈!”林茂人笑道。

    郑焰红嘟着嘴巴说道:“行行行,卖卖吧,看卖了我谁心疼!哼!”

    林茂人居然被女人撒娇的一句话弄得心里一热,喉咙发堵,眼睛发酸的哑声说道:“傻宝宝,自然是我心疼!所以,那是万万舍不得卖你的!”

    他的真诚让郑焰红也心里一软,转身对着他柔柔的说道:“茂人哥哥,谢谢你这么看重我……”

    这句“茂人哥哥”叫出口,莫说是林茂人心里一震,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怔怔的看着女人发呆,连郑焰红自己都被这自然地称呼吓了一跳,醒悟过来之后登时面红耳赤,赶紧别转脸逃开了林茂人的凝视,呐呐的说道:“呃……那个……刚才我……我不是想……您别误会我……”

    “再叫一声,宝宝,再叫一声,我想听!”耳边,他因感动而更加显得沙哑的声音强悍的命令道。

    “嗯……茂人……哥哥……”

    “宝宝……”

    林茂人伸臂过来,用力把女人拉过去,在她唇印下了重重的一吻,然后又利落的把她放回去,二话不说再次发动了车,满脸带着甜蜜的笑容,却也不再看她了,居然吹起了口哨。

    郑焰红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弄得耳热心跳,还别说,还真是有种谈恋爱的感觉了,心头对他的抗拒跟愤恨也随着这种甜蜜消逝了不少,她很不好意思的又看着窗外,却不经意间从玻璃窗里看到了自己的脸,当看到里面那张脸居然都是甜蜜跟幸福的时候,她承认,她又被自己吓到了!

    她内心开始了严重的纠结,眼看着这个男人对她越来越溺爱,而且他的感情绝对不是假的,那么她的抗争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呢?如果跟了他,他会不会得到了不珍惜了,以后对待她失去这种全心全意的爱,完全变成纯兽性的欢愉呢?

    可是如果今晚拒绝了他,会不会让他彻底对她失去信心,从此后恼羞成怒,反目成仇呢?想一想次为了没有猜透他的心思迎合他,他让纪委出面折腾她的那一幕,现在她还是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她慢慢的转过身,听着他欢快的吹着《军港的夜》这首歌,是啊,这首歌应该是他那个年纪的男人最喜欢的歌曲,毕竟,他她大了二十岁。卢博仅仅她大了17岁,用父辈的感情来疼爱她了,而这个男人却对她纯粹是男女之间的爱啊!而且他的爱绝对是带着一种决绝跟痴迷的,要嘛得到她,要嘛灭了她!

    打了个冷战之后,女人心里对这个男人刚刚产生的甜蜜爱意瞬间又被恐惧替代了,她脸因爱情带来的可爱娇红瞬间消退,苍白的看着这个亦妖亦仙的男人发起呆来。

    林茂人的心里却没有这么多的心思,他已经被迟到的爱情鼓胀的满是快乐跟幸福了,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开着车,急着赶紧带心爱的宝贝到达目的地。

    终于,郑焰红长久的凝视让他觉察到了,幸福的转过脸问道:“宝宝你为什么……你怎么了?不舒服了吗?”

    他看到女人脸色苍白,正用狐疑跟痛苦的眼神直视着他的时候,猛然间收起了甜蜜,慌乱的问道。

    女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失态了,赶紧收住心头的怨怼,强笑着说道:“呃……没事,我可能有点晕车了,怎么还没到啊?”

    林茂人探究的看了她一眼,却也不再吹口哨了,而是默默地开着车继续,好在真的不远,也在穿越了竹阳城区之后不久到了郊外一家雅致的小旅馆。

    这里居然并不是那种火柴盒样的楼房,而是一栋栋精致的青砖瓦房,林茂人让女人等在车,自己下车熟门熟路的走进去订好了房间,也没有服务员跟出来,他拎着钥匙走出来叫出女人一起绕过一从菊花照壁墙,到了一个挂着老式铁锁的门口,用钥匙打开了门,拉着女人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倒很大,两间房打通了,房顶也没有搭天花板,露着房梁跟檩条,椽子,看起来很是古朴。墙用刺绣的粗布蒙了一层,靠墙摆着一张老式的大床,外面却放着柔软的沙发,虽然屋里摆设的有些不伦不类,但却也让人感到十分舒服,十分家常。

    林茂人转过身关好了门,还把老式的门闩了两道,那一连串的声音让女人心里一阵阵发寒,心乱如麻的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到底该怎么应对?

    林茂人关好门之后走近呆呆的站在那里的女人,二话不说拦腰一搂把她横抱了起来,女人无力的“嘤咛”一声,身子更加无力的象征性抗拒了一下,但那里能抵御得了他的强势?也半推半般的被他抱到沙发那里坐下来了。

    林茂人却并没有如同郑焰红想象的那样急吼吼的亲热她,而是把她端端正正放在膝头,却两手把她的脸捧过来跟他面对面。

    他的样子让郑焰红有点害怕了,垂下眼帘,让长长地睫毛挡住她眸子里的慌乱。

    林茂人却异常严肃的看着她说道:“宝宝,你看着我,我有话对你说。”

    她突如其来的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被动的、听天由命般的抬起了眼睛,但是里面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汪满了晶莹的泪,更有着浓浓的委屈跟一触即发的叛逆,她跟林茂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猛然爆发了!

    郑焰红已经纠结了一路了,刚刚更是迷乱的不知所措,如果林茂人抱起她二话不说直奔主题,她没准也屈服他了,可是他现在却又要故弄玄虚的跟她说什么,这可彻底引发了女人满腹的怨怼了。

    “不!你什么话都别对我说!我不想听了!”她哭了出来,猛地从他膝头跳下来跑到了床边坐下来了,一张小脸倔强的看着房顶,仿佛在借此抑制眼泪下落的速度。

    林茂人吓了一跳赶紧追过去,揽住她问道:“你怎么了宝宝?我想跟你说的话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你别生气……”

    郑焰红再次甩开了他的手,任性的说道:“林书记,你要想要了我你要,我一个弱女子也难以抗衡,一次还不是差一点被你给灭了?原本我想要逃到省城去的,可你却又三番五次的做工作不让我走,也是我自己不争气对你……心一软留了下来,现在人都被你带到这里了自然是任由你,可是你要是想假惺惺给我表达什么你爱我之类的话请打住吧!虽然你我大一二十岁,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对这样的游戏都心知肚明,所以……你别拿我的爱情开玩笑……”

    林茂人其实刚刚是在车看到了郑焰红对他的那种复杂的眼光,明白这个女人对他的心结并没有打开,所以他才想要开诚布公的跟她谈谈他对她的感情,却没想到女人他还早的爆发了。

    听了郑焰红的话,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里十分的开心,因为他明白如果郑焰红仅仅出于无法抗拒他的强势依附于他的话,会对他一意奉迎,绝不会冲他发火的,她发火了说明她真对他动了心了,只有动了真心才能让她不愿意被他瞒哄。

    “宝宝,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不听!你也别叫我宝宝,弄得好像你有多重视我一样,哼!现在你想要我自然叫的甜蜜,不是你想让纪委整死我的时候了!”女人的脾气发作起来委实是任性之极,居然丝毫不想压抑自己了,继续闹腾到。

    “呵呵呵!傻宝宝,你不想让我叫也不行,这辈子,我还准备一直这么叫你了!”林茂人却出人意料的好脾气,依旧笑呵呵的纵容着她。

    “我明白你对我一直存有怨恨之心,之所以一直没有说破你遭到审查的事情,也是因为我太害怕失去你了,才一直没胆量跟你敞开谈谈的。宝宝,你先别生气,既然我今晚把你带出来了,是想跟你彻底消除误会坦诚相对的,所以请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说出我的心里话行不行?如果你听着不顺耳可以随时制止我的好吗?”林茂人柔声的央求道。

    郑焰红的脾气是这样吃软不吃硬,她看着林茂人一再的低声下气哄着她,也不好意思再闹腾了,也乖乖的把脖子软下来,准备听他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