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姐姐我想你了
    赵慎三,不,现在应该叫赵主任了!

    赵主任这几天的际遇简直可以用“传”两个字来概括了!

    几天前,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任人欺负的小科员,在人才济济、关系复杂,背景后台硬挺的科员多多的市教委里,委实属于狗尾巴草一般的人物,算是高贵点的人遛狗,都会毫不客气的在他头踩一脚的。

    可老天爷似乎永远都会给任何人一样多的机会,算是狗尾巴草一般的赵慎三,也会有时来运转的这一天啊!

    他想起来想跪在地,双手合十高声念百儿八十遍“祖宗有灵”,然后再模仿星爷的经典台词来几句:“曾经有一个与不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可以选择不,更可以选择,祖宗保佑啊!我了!于是,我升了!如果老天让我再次选择与不时,我一定还会义无反顾的,哪怕了是刀山火海粉身碎骨,也好过一辈子不发达郁郁终生!”

    这份得意埋藏在他内心的最深处,委实是不可告天地,下不可告爹娘,这让他瞬间发达的快乐多了几分无人分享的遗憾,但是他宁愿一个人遗憾,也不敢把这件事说出来给两三知己听,毕竟,他太知道自己的升迁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了!

    他曾经在那天晚之后无数次的考虑过后果,但以他二十六年的正向思维构成的生活经历,导致了每个推测结果都是不详的,灰暗的,甚至是隐隐然透着灭顶之灾的。

    第二次跟郑主任的缠0绵之后,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但依旧是忐忑居多,因为他太知道当官的人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伎俩了,更加明白圣人千古传下来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古训,所以依旧在时刻担忧郑主任在吃饱喝足之后,会不会杀人灭口,把他踢出机关,发配边疆以儆效尤。

    可是,今天午,当委里的件下达之后,看看蒋海波跟方永泰的嘴脸吧!哈哈哈!那可简直叫做一个青一个绿,快赶腊月的萝卜六月的黄瓜了啊!

    姓蒋的,姓方的,你们谁也没想到吧?你们踩了好几年,踏了好几年的我,赵慎三!这本事你们谁有?妈的,算你们有,郑主任看得形容猥琐的你们么?

    回到家,他故意用波澜不惊的口吻说出了自己荣升副科级的事情,老婆居然把嘴惊讶成一个她教英语时常常用到的那个字母“o”,而且还是大写超大号的,足足有五分钟那么久,等合的时候却也没有跟赵慎三预想的那样扑过来抱住他猛亲,而是闪烁着狐疑的目光盯着他看了一阵,仿佛在猜度他是否喝醉了。

    最后又拨通了李小璐的电话,两个女人“唧唧咯咯”说了一阵子,她才发出一声百思不得其解般的感叹:“了怪了,你们郑主任了邪了么?怎么想起提拔你这个窝囊废了呢?”

    老婆的一句话好像淘气的孩子拔掉了轮胎的气门芯一般,赵慎三满腔的凌云壮志登时化为乌有!

    他做出一种小人得志的嘴脸气忿忿的说道:“哼!我窝囊怎么提拔了?你不是总说方永泰有气质吗?为什么没有提拔他?我回我家去了,你一个人慢慢迷茫吧!”

    自结婚后第一次敢摔门而出的赵慎三高昂着头,跟一只斗鸡一样梗着脖子出了自己的家,走出楼洞到了院子里,他抬头看了看自己位于顶楼的阳台,瞬间想到这套五十多平方的结婚房子还是老婆娘家陪送的,心里登时又没了底气,脊梁也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城市好一个衣着光鲜的时髦女子,尽量的把不光彩的地方都隐藏在咯吱窝以及脚后跟处,赵家很不幸的处于这个城市的咯吱窝里,这里因为临近矿区,因为长年采煤,地底下已经成了一个大大的溃疡,稍一不慎会下陷,每每是刚铺好了路,一场雨下来,地到处是砸碎的冰棱一般的裂痕,还汪满了水连路都走不成。

    赵慎三的父亲是一个国营机械厂的电焊工,当年国企风光无限的时候,也算是技术人才很吃香的,在厂宿舍楼分了一套七十多平米的房子,人人见了都要尊称一声“赵师傅”的,他也曾很以此教导赵慎三一个人没有真材实料是不行的!

    可惜后来他们的机械厂也跟无数国企一样,莫名其妙的在不经意间轰然倒闭了,赵师傅也成了一个萎靡不振的下岗工人。和他一个厂子的赵师母眼看着坐吃山空不行,拉着他一起在厂子门口开了一个小吃店,卖些包子油条稀饭之类的早餐和饺子卤面一类的晚餐,虽然没档次但是贵在实惠,很适合这种大杂院式的场合。虽然小本生意十分辛苦,生意居然也很兴隆,两口子也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独生子赵慎三身,用一碗面一碗汤赚来的辛苦钱把争气的儿子一直供到了大学毕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