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吓退
    楚问天,看着手上逐渐腐朽的神剑,一只洋溢着自信笑容的脸上,瞬间挂满了惊慌失措,极度震惊的情绪充斥在他的心头。

    “这怎么可能!我的魔剑怎么会这样!”嘴里一边大声叫嚷着楚问天,下意识的就想将魔剑收回来。

    然而他才刚刚用力,锋锐无比的魔剑,则瞬间变成了两段,从剑腰到剑尖处,已经彻底化为了铁泥,在陈超的轮回意境之下,彻底腐朽。

    亲眼看着这一幕的发生,楚问天心中心疼得直欲滴血,曾经为了练成这把魔剑,他屠戮千万众生,以众生精血为引,才得这一把魔剑。

    然而现在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锻造的魔剑,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断成了两截,彻底毁了,数千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让楚问天,恨与发狂。

    “该死的家伙,你怎么敢!毁我魔剑,我要你偿命!”

    冲动之下,楚问天瞬间调集起了全身力量,将所有力量压缩于食指之上,随后对着陈超一指点出,此乃苍穹宗最强大的秘术之一,苍穹指,其威力达到巅峰,可一指破天。

    如今从楚问天的手中使出来,虽然没有达到一指破天的程度,但是威力也绝对不可小视。

    一道青光,从楚问天的手中,向着陈超疯狂激射而来,青光所过之处,空间寸寸泯灭,光是散落的余波便可让人心惊胆寒。

    然而此刻陈超仿佛失去了人的情绪,面无表情,没有任何过激的情绪反应,在她脸上所呈现出来的,只有最深沉的平静,而在这平静的背后,则是无尽的冷漠。

    面对楚问天的苍穹指,陈超同样一指迎了上去,没有什么强大的秘术,仅仅是将自身力量汇聚在指尖点出,只不过在这其中添加了一抹轮回之意。

    下一刻,两人的攻击准确无误的相撞在了一起,并没有发生任何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然而楚问天,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

    只见两者碰撞在一起之后,楚问天的底牌,苍穹只在这一瞬间,冰雪消融,连一丝烟火气息都没有溅起。

    这一刻,楚问天突然冷静了下来,看着陈超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如果说暴怒状态之下,他还没有察觉到陈超有所不对的话,但现在冷静下来之后,他要是再没察觉,那就真的白修炼到这般境界了。

    此刻陈超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无尽的死亡,腐朽,朱文天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他感觉在陈超的身后展现出一个残破的世界,天空是血红色的,大地之上一片枯败,而在陈超的脚下,还淌着无尽的尸山血海。

    顿时,楚问天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个激灵,随后从幻境当中清醒了过来,看向陈超的目光,也带起了一丝惊恐。

    就在这时,陈超终于转头看向他,一眼之下,楚问天瞬间感觉到自己浑身开始枯败,原本飘逸的长发瞬间变得枯黄,体内的力量别再以极快的速度疯狂流逝。

    楚问天的面部更是出现了各种各样

    的肮脏之物,此刻的情景,他感觉就好像传说中的天人五衰一般。

    如果说刚才楚问天还有一点点的惊疑不定的话,此刻自身所发生的这一切都告诉他,眼前的陈超十分危险,自己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再加上自己身上频发的各种异象,楚问天,彻底丧失了继续交战的信心。

    当即不敢再做任何停留,身形一转,转身就走,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此地,而陈超从头到尾都极其冷静的看着,就算楚问天逃跑陈超都没有出手阻止。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陈超身上的轮回意境突然散去,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感涌上陈超的身体,甚至让陈超整个人都站立不稳,一下子半跪在了原地。

    同时陈超的脸色也变得极度苍白,眉宇之间充满了无尽的疲惫。

    陈超发现自己还是太小看轮回意境了,虽然这东西是自己领悟出来的,但是陈超没有想到消耗竟然这般恐怖。

    刚才楚问天逃跑,并非他不想追,而是他没有力气了,如果楚问天在不走的话,陈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说不定到时候该跑路的就是他了。

    不过不管怎样,总算将楚问天,这尊强敌吓退了,陈超的心里才猛然松了口气。

    这时在远处观战的方寒,见到,事情结束之后,仔细看了看四周,确定不会再有任何意外发生,随后才连忙向着陈超走了过来。

    来到近前,看着陈超,一副无比虚弱的模样,方寒连忙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听这话,陈超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任何事情,随后又命方寒在一旁为他看护,陈超则盘膝坐下,开始调息起来。

    花了好一会的功夫,陈超总算缓过来这口气,虽然体内的力量还没有尽数,但是也已经恢复到了1/3,自保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因此陈超便暂时停止了打坐。

    毕竟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实在不是恢复的好时候。

    从原地站了起来,陈超漫步向着南宫家主走了过去,此时南宫家主犹如一个废人,一般躺在地上,之前他本就已经身受重伤,但是在之后陈超与楚问天的交战当中,受到波及,如今除了一个脑袋和双眼还能动之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看着陈超向自己靠近,南宫家主的脸上出现一丝极为怨毒之色,“都是这家伙,不是他的话,我绝对不会落到这种下场,我南宫家族也不会因此灭族!”

    心中疯狂的想着,南宫家主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陈超,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此刻陈超早已经被千刀万剐。

    对此陈超则根本不在意,他走到如今,恨他的人太多了,陈超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神,这只不过是弱者最后耀武扬威的方式罢了,根本就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来到南宫家主近前之后,陈超没有开口跟他废话,毕竟就算问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