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凄惨
    ,精彩小说免费!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山本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痛苦,整个后背的骨骼都仿佛要被撞散架了一般,但同时也让山本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

    因此对于身体上的疼痛,山本完全不在意,只是一边呲牙咧嘴,一边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山本从来没有觉得,平日里视之如常的空气,在此刻竟然这般珍贵,如果有人在此刻询问,山本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山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是空气。

    有些东西终究要等到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反之,如果它一直存在在那里,则根本得不到人们的重视,就犹如空气一般。

    缺氧的状况缓慢缓解,山本的脑海再次恢复一丝神智,随后山本便察觉到自己的手脚完全被固定在了墙上,但是手脚之上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偏偏他整个人呈大字型态,就这般死死的固定在墙上,无论山本怎样挣扎,身体依旧纹丝不动。

    看着站在眼前的陈超,山本大声的骂道,“混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经过刚才那一刻,山本已然确定陈超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放过他,所以此刻山本也懒得再装出一副可怜的神态来博同情,并且直接撕破脸,对着陈超一阵怒骂。

    可惜简单的言语根本就无法影响陈超的心智,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亲眼目睹心爱之人在这句话里死去,陈超已经不知道情绪为何物了,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杀意这种东西。

    没有丝毫的废话,陈超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小刀,小刀闪烁着森寒的光芒,看上去十分锋利,山本看着这一幕,心中一突,整个人有些慌忙的叫道,“混蛋你想干什么,有本事就给我个痛快……”随后又是一连串的怒骂。

    可惜无论他怎样辱骂陈超,陈超脸上都毫无所动,缓步走的山本身前,右手直接扯着山本的衣服,用力一拽,随后山本的衣服被当场撕裂,扯了下来。

    同时巨大的拉扯力,更是将山本的手骨活活折断,深入骨髓的痛楚,让山本整个人忍不住嚎叫出声,声音中所蕴含的凄惨之意,任谁听了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此刻,山本的上半身已然被扒光,而山本由于感受到手骨被生生折断的极致痛处,因此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大滴大滴的冷汗不断从额头上滑落。

    虽然无法说话,但是山本的大脑依旧可以思考,看着陈超一步步的动作,山本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甚至在此刻达到了顶峰。

    下一秒,陈超突然出手了,没有任何惊人的威势,只有一个字,快。

    快到极致的一种快,小刀在陈超的手上,迅速从山本的胸前滑落,由于速度过快的缘故,升本只捕捉到一抹银光,随后便再无其他感觉。

    一丝奇怪在山本的心中升起,最后山本缓缓低头看向胸口处。

    只见胸口处,不知何时被削掉了一块肉,亦或者可以说是削掉了一块皮,总之一眼看上去没少什么,但是又感觉少了点什么。

    大约过了三秒钟之后,山本才感受到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从胸口处传来,却是由于陈超的速度太快,快到了超过了人体的痛觉神经反应速度,所以山本胸前被削掉了一块肉,而山本依旧毫无所觉,由此可以看出,陈超出手的速度究竟有多么的迅速。

    胸前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但是山本知道这只是个开始,随后在山本惊恐的眼神之下,陈超迅速出手,一阵银光不断的从山本的眼前闪过,随后便见陈超的右手快速的在他的身上划过,并且还有一片片的东西飞起。

    这一套动作在陈超的手中,使得行云流水,看上去赏心悦目到了极点,完全就是大师般的手艺,然而,越是美丽的东西背后所隐藏的黑暗,就越发的恐怖。

    在陈超完美至极的手艺之下,伴随着的是山本胸口的肉正一片片的被切下,每一片肉长宽厚薄度都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显示出得陈超对力量的把控。

    并且由于速度快到极点的缘故,三本都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等到陈超再一次停手的时候,一股难以言明的感觉,才传递到山本的脑海之中。

    此刻山本的双眼瞪大看着胸口,一种火辣到极点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啊!啊!啊!”嘶哑到极致的吼叫声,从山本的口中疯狂传出。

    经过刚才陈超大师一般的手艺处理之后,此刻,山本胸前的皮肉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脖子以下只剩下森森白骨,甚至完全可以透过白骨看到里面还在运行的内脏系统。

    相比于肉身上的痛苦来说,眼前这恐怖的一幕,更是极具冲击着山本的心神。

    此刻,山本突然想到了在华夏古国失传已久的一种行之法,堪称为世间极刑,那就是凌迟。

    将一个活人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切割下来,并且还要保证犯人在行刑的过程当中不会死亡,让犯人亲眼看着自己被削成骨架的这一幕幕,可谓是世间刑罚的极致。

    而此刻,山本所经历的就是这个刑法,凌迟!

    亲眼目睹着自己的血肉被削掉,肉身上的痛苦,再加上心神上的冲击,将山本整个人都折磨得苦不堪言。

    此刻,他已经不再奢求,继续活下去了,他只求速死,死了也就解脱了,但是这一切都不是他可以决定的,就在他嚎叫的时候,陈超继续动手了,山本下.体的衣裤也再一次被扒了下来。

    一阵凉飕飕的感觉,让山本的大脑顿时变得清明,而越是清明的大脑,此刻就越发能够感受到清晰的恐惧。

    陈超手上的小刀再次开始迅速转动,目睹着自己被一刀一刀的切成肉片,山本的精神此刻已然完全崩溃,整个人除了嚎叫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余的话语,当真是凄惨到了极点,让人看了都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