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苏醒
    ,精彩小说免费!

    一声莫名的叹息在虚空之中响起,躺在地上的陈超,二人已经失去了意识,所以没有任何人听到这声叹息。

    之后一个小时过去了,现场的情况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之前的叹息也早已消失不见,此刻欧阳娜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就在这时,处于昏迷中的陈超手指蓦然动了一下,渐渐的原本昏迷的陈超,随着眼皮的颤动,双眼缓慢睁开。

    “我这是在哪儿?”入眼便是狭窄的楼梯口,再加上长时间的昏迷,让陈超的脑袋一时之间有些不清醒。

    在原地躺了好一会儿,陈超总算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自己耗尽所有的精神力,斩杀了15只怪兽,随后便因为精神力枯竭而陷入昏迷状态。

    想到这儿,陈超不由张嘴叫了一句,“赵信,赵信!”

    可惜叫了半天,都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由于之前接二连三的战斗,那怕以陈超的身体也感觉十分的疲累,所以浑身筋骨都在隐隐作痛,根本就不想动弹。

    但是见没有人回应自己,陈超敏锐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此强撑着身体从地上缓慢坐了起来,转头一看,一眼便看见了倒在不远处的欧阳娜娜。

    看着欧阳娜娜一脸苍白的模样,地上还留着一大滩的鲜血,陈超心中一急,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根本顾不上身体内部传来的痛楚,向着欧阳娜娜快步走了过去。

    来到欧阳娜娜身前,陈超对于欧阳娜娜的状态看得更加清楚了,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简直犹如风中的一盏灯,随时都有可能被吹灭。

    一念至此,陈超心中越发焦急起来,他本想伸手将欧阳娜娜抱起,但是手伸到欧阳娜的身边却又停住了。

    以欧阳娜娜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宜动弹,否则随时都有可能就此沉沦,到时候陈超一辈子都良心不安。

    所以陈超只能在欧阳娜娜旁边呼唤着她,不断的呼喊着他的名字,想要将她从昏迷之中唤醒,同时,陈超的大脑也开始飞速转动,想尽一切办法。

    可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陈超已经知道他们现在身处何地楼道的尽头,大楼已经坍塌,眼前的石门也彻底封锁,凭他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无法推开,所以他们已经被困死在这里,并且陈超自身也不懂得任何的急救,所以最终陈超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们已经被彻底困死在这里,别说医药用品,就连食物都没有。

    第一次,陈超的心中泛起了一丝绝望,他头一次感到这般无力,自德道系统以来,陈超一路高歌猛进,无论是在商业上创出的神话,还是个人实力的飞速提升,都让陈超的自信心大涨。

    甚至陈超还隐隐有种感觉,自己就是神无所不能,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自己,区别只在于自己想不想去做。

    这是在这之前陈超自己的心态,说自傲也好,说骄狂也罢,陈超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有那个底气,取自傲娇狂。

    但是世事难料,他们最终流落到了这般困境之地,不仅自己身受重伤,就连欧阳娜娜也濒临死亡,而陈超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在这一刻,他所有的自傲,全部都被粉碎一空。

    “原来我也只是个弱者,我连自己想救的人都救不了,我真tm是个废物。”

    一阵自责的话语,不断从陈超的口中说出,此刻,他双手捂住了脑袋,脸上流露出极其懊悔的神色,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信,欧阳娜娜等人也不会跟着他,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进入敌方的老巢。

    现在欧阳娜娜濒临死境,而赵信等人又下落无踪,不是遇害了,就是被抓了,而这一切全部都是他造成的。

    一想到这,陈超的心中便涌起一股深深的自责,自责自己为何会把事情搞成这样,自责自己为何不弄清楚情况,就冒冒失失的冲进来。

    可惜无论在怎样的懊恼,陈超都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现状,看欧阳娜娜的状态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了,甚至有可能下一秒就会彻底失去生命。

    就如同欧阳娜娜对陈超有特殊感觉一样,陈超对欧阳娜娜也并非毫无所动,只是陈超已经有了两个心爱之人,不想再招惹第三个了,所以一直都与欧阳娜娜保持着距离。

    因此此刻看着欧阳娜娜即将死在自己的眼前,陈超心痛得无以复加,但是又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这时之前,出现的叹息声再次响起,一声充满了悲哀气息的叹息,在陈超的耳边清晰的响起。

    原本沉浸在悲伤氛围中的陈超,听到这声叹息声之后,整个人面色一凛,一股威势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是谁给我滚出来!少在这给我装神弄鬼!”

    俗话说的好,虎死威还在,陈超哪怕现在身受重伤,但是一身狂霸之气依旧不减,这是长久战斗以后培养出来的气质,一般人面对此刻的陈超,恐怕一声暴喝就可以吓得他屁滚尿流。

    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威严,换作一种较为玄学的方法来说,这种威严也叫做威压。

    可以压迫一个人的意志力,甚至强大到极点的时候,就如同玄幻小说中所描述的,一个威压,便可以压塌万古。

    陈超双目锐利的看着四周,无感的功能更是被陈超调动到了极限,想要找出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但是无论陈超怎样寻找感应,他的四周都是空无一物,并没有隐藏着任何东西。

    就在陈超以为是不是自己幻听的时候,刚才那声叹息声的主人再次出现了,“老朋友相见,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何必呢?”

    听着这熟悉而又感到陌生的声音,陈超心中涌起无尽的疑惑,嘴上却开口问道,“既然你说我们是老朋友,那就出来见一见,好好叙叙旧如何?”

    陈超的话音落下半天,他一直静静等待着刚才那声叹息的主人回话,但是人好像死了一般,周围的环境再次恢复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