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折磨
    ,精彩小说免费!

    “呲!”伴随着一身入肉的声音,子弹钻进了陈超后背的皮肤,一道血花从陈超的后背溢出,让陈超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

    而扑在陈超怀中的童念瞬间察觉到了陈超的不对劲,同时也听到了刺耳的枪声,顿时,童念原本渐渐有些平缓的神情,瞬间崩溃,“不要!”

    枪声继续响起,你听说连胜疯狂的将手中的子弹全部打了出去,一边打还一边疯狂大叫道,“你去死,该死的杂种,你去死!”

    此时他的心中人性早已经丧失了,人生充满了狰狞到极致的神情,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就仿佛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一般。

    童念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枪声,看着陈超痛苦到极致的脸色,一种绝望从内心之中升起,一种痛到无法呼吸的感觉,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此时他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嘴里喃喃的嘟囔着什么,但是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很快枪声停止了,李天书的子弹已经全部射到了陈超的背上,陈超整个后背早已经被血水浸湿,一时之间,他身上充满了悲凉之感,就仿佛英雄迟暮一般,有太多的不甘。

    童念将抱在陈超腰上的手,缓缓收了回来,慢慢移到眼前,看着手上布满鲜血的手掌,童念终于彻底崩溃了,放肆尖叫起来,工厂之内再次回荡起了刺耳的尖叫声。

    此时童念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要给陈超报仇,她一定要杀死李天书,要将他生吞活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承受了七枚子弹的陈超突然动了,原本苍白的脸颊此时更是毫无一丝血色,但是毫无意外,陈超还活着。

    “啊,好痛啊!”此时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是落在童念的耳中,却不亚于天籁之音,原本正打算不顾一切代价杀死李天舒的童念,听到陈超的声音之后,一下子回过神来,随后一脸焦急的叫道,“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我给你叫救护车!”

    原本正被疼痛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陈超,听到童念关怀的话语之后,脸色苍白的看向童念,看着她脸上焦急的神情,陈超心中一暖。

    虽然身上痛苦难当,但是陈超此时却感觉到心里暖洋洋的,不为别的,是因为童念此刻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是真情流露。

    俗话说,生死间有大恐怖,同样也有大感动,此时童念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毫无疑问的告诉了陈超,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很重,而如此也就足够了。

    想到这,陈超在脸上强行牵动的一抹微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自然,“放心吧,我没事,区区一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你先去外面等我一会儿,我解决那个家伙就出去找你。”

    早就已经六神无主的童念,听到陈超的安排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就点了点头,只不过脸上有些担忧的看着陈超,张口就想说些什么。

    而陈超见此还,不等童念开口就已经察觉到了他要说什么,因此极力将脸上痛苦的神情掩盖,装作没事人一般对童念笑道,“放心吧,我好得很,你要相信我,乖乖去外面等我。”

    童念见陈超,真的没事,随后这才向着工厂之外而去。

    而此时,李天书站在一旁,整个人都傻眼了,童念没有站在陈超的背后,所以不知道陈超背后是什么模样,但是李天舒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七颗子弹全部从陈超的后心灌入,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不科学!

    一时之间,原本刚才还十分猖狂的李天书,心中瞬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随后就打算转身开溜,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陈超的声音传过来,“你想去哪!”

    听着陈超的话语,李天书脸上神情一僵,刚要有所动作的身子瞬间停在了原地,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站着,机械的将头转了过来看向陈超,随后脸上露出了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这一切都是误会,手滑了一下。”

    对于李天书的话,陈超自然不可能相信,甚至对于他的借口,更是让陈超不屑一顾,这种烂借口都可以拿的出来,不愧是做政客的,脸皮当真厚到极点。

    下一秒,陈超的身形动了,没有一丝耽搁,陈超瞬间出现在了李天书的身旁,鬼魅的速度让李天书双眼瞳孔一缩,整个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陈超便已经来到近前。

    一股惊天的杀意从陈超的身上散发而出,无论是李天舒刚才的出手偷袭,还是之前他对付童念的手段,都让陈超心中充满了杀意,而此刻面对正主,陈超心中的杀意再也克制不住了,疯狂涌动起来,瞬间透体而出,弥漫在这片空间。

    而李天书感受着陈超身上的杀意,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窟,原本炎热的天气,但是此刻却让李天书觉得犹如在冰窖一般,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在发抖。

    全身上下瞬间布满了冷汗,将李天书的衣服全部打湿了,但是他却一动都不敢动,一时之间就这样呆愣在原地,只能看着陈超对他有所动作。

    而陈超来到李天书身旁之后,更是一丝犹豫都没有,抬手就给了李天书一个巴掌,庞大的力道瞬间倾泻在了李天书的脸颊之上,当即将她整个人打的飞转起来,在空中旋转了720度,随即脸部着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一声惨叫,直接从李天书的嘴里发出,巨大的疼痛让他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留下本能的惨叫声,犹如被掐住脖子的公鸭一般,难听到了极点。

    而陈超听着这刺耳的声音,本就不爽的心情变得更加不好了,抬腿一脚踩到了李天书的脑袋之上,瞬间惨叫声消失了,李天书的脸颊完全和大地贴合在了一起,甚至在陈超的强力压制之下,连五官都被压平了,鼻骨直接断裂。

    一时之间,李天书的痛觉神经被刺激到了极点,偏偏还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可以说是受尽了折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