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兵对兵将对将
    ,精彩小说免费!

    无数人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等待着最终结果的出炉,而且街道上的战斗还在继续,曾经有人说过,这个社会就是人吃人的世界,想要爬上顶峰,只能踩着一堆人铺成的尸骨,才可以走向通往顶端的王座。

    而现在陈超对这句话的感触更深了,原本干净的街道已经被鲜血染红,密密麻麻的人倒在了血泊当中,有些人是太.子党的,有些人是金河帮的,他们全部都在为了自家老大的前程而拼命,完全印证了一句话,一将功成万骨枯。

    而此时战场之中,虎王大发神威,能坐上一堂堂主之位,虎王自然不是什么绣花枕头,一把开山刀在其手中耍得虎虎生风,三五成群的太.子党众人根本就进不了其身,反而被他趁机砍翻了好几个。

    就在这个时候,王全则手持一把三菱军刺,向着虎王跑了过来,“你们全部退下,这个人交给我对付。”正在围攻虎王的太.子党众人,听了王全的话后,纷纷转移了目标。

    而虎王也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王全的身上,他在王全身上,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所以虎王也不得不集中所有的精神来应对王全。

    而另外一边,猎豹,金河帮三大堂主之一,也被冷风盯上了,两人分分钟对方视作自己的对手,对于一些小喽啰则选择了视而不见。

    而两帮的普通帮众也十分明智的,没有选择插手进来,遵循着古老的战场法则,兵对兵将对将。

    就在这边的两人找到对手之际,王卫也找到了自己的对手。

    豺狼堂主,金河帮,三大堂主之首,其为人凶险,狡诈,实力非凡,与他交手的人非死即残,出手狠辣之余,不留一丝余地。

    而王卫最终就对上了这么个家伙。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王卫,豺狼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你就是太.子党的堂主吗?不知道你的血是甜的,还是咸的。”阴冷的语气弥漫在战场之中,而王卫听了豺狼的话之后,全身上下也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俗话说的好,输人不输阵,还没开打,万万不能落了自身的气势,“想知道我的血是什么味道,那你来尝尝,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完之后,两人同时不在多言,王卫心中的警惕也提到了最高点。

    此时在两人之间,战场上的喧闹声仿佛已经离二人远去,他们的双眼之中都只有彼此,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将对方撕得粉碎。

    一阵微风吹过,血腥气味弥漫在二人的鼻尖,下一秒两人同时动了。

    两人,一个是退伍的特种兵出身,生死搏杀的能力,自然不用多言,绝对是普通人中最拔尖的存在。

    而豺狼也不弱,在帮派这种人吃人的世界,手底下功夫不够用的话,想要成为2号人物,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大大小小的帮派战役,豺狼也经过了上千场,搏杀经验十分丰富,较之王卫也不相上下。

    毕竟特种兵的大部分实力还是在于枪械武器之上,如果不使用枪械武器的话,特种兵的实力,十成便去了七成,偏偏这又属于帮派争斗,根本就不可能动用枪械这种违禁武器,所以两人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两人的身形迅疾如电,同时向着对方扑了过去,王卫手上拎着一根三菱军刺,今天晚上所有的退伍兵都拿着这个武器。

    因为这是他们最熟悉同样也是杀伤力最大的武器。

    这批三菱军刺,还是临时赶造出来的,还做不到普及整个太.子党上下,而且王卫他们也不敢做太多,毕竟三菱军刺有伤天和,如果真的将人捅个对穿的话,那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难救了。

    而豺狼手上所用的则是一对短刀,刀口闪烁着锋利的寒光,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往往取走他人性命时,被杀之人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整个人便没了知觉,同样也是一件凶器。

    当两人碰撞在一起之后,两人手上的兵器交击,立即传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声。

    而在这声音背后则是两人身上蕴涵着的杀机,两人看向对方的目光,都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他们知道今天注定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而究竟是谁活下来,就凭各自的手段了。

    一阵快若如电的交手,让旁人看得心惊胆战,别看两人打得精彩纷呈至极,但只要谁稍微出一点差错,那等待他们的便只有死亡的结局,所以两个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投入到了这场战斗之中,没有谁敢分神。

    而这边的战局开启之后,另外两处战场也同时开启了战斗,两大帮派的三大领头人互相交战,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手下留情,每个人都是奔着要对方的命,这个目的而去的。

    在这一刻杀戮的心里成为了整个战场的主题,无数条鲜活生命,永远的长眠于此。

    战场的后方,问天翔,看着眼前战场上的情形,脸色难看到极点,因为,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观看战斗,问天祥发现自己这一方竟然处于下风状态,虽然自己这一方人多势众,但是太.子党一方人员比自己这一方更加精锐,而且相互之间还懂得配合。

    在看自己这一方完全就是各自为战,别说普通的配合了,杀红了眼,甚至差点连自己人都分不清,与太.子党一方人马比起来,自己这一方完全就是乌合之众,根本就上不得台面。

    一股挫败感在问天翔的心中升起,当了这么多年的王者,问天翔自认已经做得够好了,以往对自己的一众手下也十分满意,觉得他们都是精锐,但是凡事就怕对比,有了对比之后就有了好坏之分。

    而现在自己带领的一众手下,却不如对面的,让问天翔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难道我真的老了吗?真的该退位让贤了吗?我不甘心,我不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